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麒麟城风云

第33章 恶战千招

宁越驾着马,一路走回了他心头曾经久久萦绕的生长故地。
白星武神色不变,只有声音变得冷厉,在空中幽幽响起:“今日说了很多废话,还是拳脚上见真章吧。”
只是还没等宁越走出兵马寺,就见着白星武现身在他的神策军中,一见到他,就眉头一扬:“来找你再打一场。”
宁越看着熟悉的房屋院落,记忆中满院的生机却是不再,空空荡荡的只剩一片死寂。
羿嬛嬛失踪的事情,仿佛就这样不了了之,大夏朝廷上的人似乎都在忙碌着其他的事情,没人关注这个小国和亲公主的生死安危。
话音未落,白星武就骤然出手,冲向宁越。
时日匆匆而过,宁越来到大夏之后,也是过了半月有余。
宁越站稳身形,晃了晃肩膀,看着一脸欠楱神色的白星武,越发的觉得白星武眼底内敛的凌厉,就如同当时他遇到的郭侃一样。
最后监造官员还是小心询问了一下宁越http://www.hetushu.com自己的想法,询问他有什么重建的想法。
宁越和白星武就像是没有看到这些人一样,神色自然的步入场中。
可是当宁越遥遥的看到自家府邸一副凋敝的景象的时候,脑中那些深埋了不知道多久的记忆,又是都浮现出来。
谁知道李寒孤安排的时候,校场被驱散的军卒,将宁越将和人在校场比斗的消息传了出去,加上宁越麾下的军卒都是好奇自家云骑都尉的实力究竟如何,没有当值的军卒都是聚在了校场左右,等着看下热闹。
至于于二十八,两人关系虽然交好,却因为有着于伯牙的关系,宁越并没有将他拉进他刚刚构建出的势力雏形。
回来大夏这么久,宁越却没有回去过白河愁身为大司农时的白府。
宁越皱眉,实在是拿不准白家本宗对他的看法。
有内官揭下了白府正门的封条,宁越带着几人走进白府。
可是白星m•hetushu.com武明显只是催动了白家的青龙册秘法,却将虚像与自身凝合在了一起,别看他现在没有唤出青龙虚像,他发出的每一记攻击,都会夹带着青龙虚像附着的力度。
宁越眼神一动,白星武身形裹带一层青色光芒,隐隐发出龙啸,整个人就像是一柄出鞘的利刃,锋芒毕露。
宁越眼中闪过一丝缅怀,不由说道:“现在白府并没有那么多人了,这么大的府邸,看样子很多院房什么的都是用不到了,只要重新修缮一下就好。不过一定要重建一个练武场,不要计较练武场的花费。”
宁越的生活似乎就这样安定了下来,除了每隔一段时间,就去神策军点卯,剩下的时间,他大都继续留在驿馆修炼。
可是没等他悠闲多久,重新建造白府的监造官员就派人来驿馆寻他,说是已经准备好了材料,今日原本准备开工重修白府,可是却有一拨说是白河愁府上的人,一大早就将http://www•hetushu.com工地围了起来。
这一段时间里,宁越将绝大部分的心思都放在了兵马寺中,自身小势力发展的速度令他相当满意。
现在宁越真正可用的人,就是和他一起加入神策军的李寒孤,南笙,珞瑶姬和慕容姐妹。
这一次燕重光拨下不少资金,用于修建白府,监造官员也是看得出燕重光对宁越的重视,他也是准备借机讨好一下这个得到提拔的年轻人。
宁越心知这件事推却不了,就与宫里派来负责重建他这一支百家府邸的监造联系,一起去了之前被查抄了的白府。
宁越回道:“要是今天有笑话要看,也只会是你被我打成猪头,被人架着扔出兵马寺。”
他也曾在闪过不少对于白府的记忆,可是更多更清晰的只是他从白府拼杀逃生的过程,似乎已经将那些生活在白府的记忆,早早忘记。
这段时间里他经历了许多,却也成功的组建出了自己势力的雏形,除了羿天罚身hetushu•com份有些特殊,本身是乾国皇族子弟,其余和亲使节团里的八派弟子,几乎都和他关系良好。
白星武这样上门挑战,宁越也是直接应下,放下白府工地那边的事情,唤来与他一起当值的李寒孤和南笙,令两人去清理出一处神策军的校场,作为两人比试的场所。
白河洛虽然得了皇命,说好会传授他万灵宝鉴的完整功法,可是直到现在都是没有音信,今天居然还派人去围了他重修府邸的工地,宁越也想看看白家的人究竟是怀了怎样的心思。
监造官员不管宁越说是什么,他就认真的点头记下,态度好的不能再好。
整整大半天的时间,宁越就跟着这个热情的监造官员,将整个白府都是走了一通,计划好了将怎样重建白府。
几人的到来给院子里增添了一点生气,内官见没了他的事情,也是就此告辞,回宫复命。
放眼望去,原本净洁宽敞的院落里杂草横生,看样子自从燕重光查抄白河愁府www.hetushu.com门之后,就没有人再来过这里。
等着宁越一路带着白星武走到校场的时候,校场周围聚集起了数百神策军卒,不仅宁越麾下的军卒赶来,还引来了不少兵马寺其他所属的军卒围观。
宁越期间进入几次次元战场,给羿嬛嬛送去了生活用品,都是见着这个乾国公主完全没有哀闷愁苦的样子,似乎在这空寂的次元战场里,暂时体会到了她从来未有过的自由。
只是宫里很快又出来一道旨意,燕重光似乎真心想让白河愁这支的白府重建,所以再做吩咐,派出人手,询问宁越何时会有时间,好去在原有的白府上重建一座府邸。
白星武冲着宁越一扬眉,戏谑地说道:“你聚了这么多人围观,可是需要他们给你壮胆,真是可惜了,他们今天只会看着你被我暴打,到时候你就成了神策军的笑话。”
至于燕重光派来的监造官员,则是抽出了一张白府原来的设计图纸,看着本物对比着图纸上的建筑,认真的勘察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