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麒麟城风云

第39章 避之大吉

宁越马上联想到白天与姐妹花去逛的曦光塔,当年曦光塔的皇后出关,就是凭着十阶虚相的战力,一举助得她的皇子成为大夏国君。现在燕重光本身就有这样的实力,就凭着他十阶火麒麟虚相的实力,实力绝对强横,可以说是天下无敌。
羿環環几次又是想要开口,可是最后也是没有再说出什么。
于伯牙见着宁越的时候,一脸和蔼,叫人上茶,让宁越坐下说话。
宁越又是想要开口,于伯牙抬手打断,又是说道:“你现在还真不能走,恰好我这里有一件事,需要你留下帮我。”
羿天罚最后又是笑了一声,对宁越说道:“環環的事情,就摆脱白兄弟你了,只是今天我说的事情,万望你不要告知他人。”
做好了这样的打算,宁越马上起身,去找自己的直属上司,于二十八的校尉父亲。
于伯牙喝着茶水,依旧面色和蔼地说道:“说了让你不用这么拘谨,有什么事直接说出来就好。”
驿馆www•hetushu•com羿天罚的院落里,在羿天罚说出所要去做的事情之后,整个院落里安寂一片,就连风吹树叶的沙沙响动都特别清晰。
羿天罚随后又是跟羿環環在院中关切的闲谈了一阵,直到没有话说,宁越才将羿環環带回次元战场,也是与羿天罚告别,离开了他的小院。
羿天罚认真看着羿環環,笑了笑,说道:“今天还能见你,我真是开心,既然白兄弟将你救了出来,以后你就借机离开就好,我现在所做的事情,你帮不上,也管不了,事关乾国皇室,我必须要做。”
宁越出声道谢,又是开口说道:“我现在还觉得不放心妹妹,想跟您请休一段时间,暂时离开大夏麒麟城,回去乾国雁行宗,接洛洛过来。”
他十分清楚他所在的白河愁一系,刚刚经历过了府门查斩一事,绝对不能再度卷入这种跟自己完全无关的风波之中,不然绝对自身难保。
宁越心里发急,可是还是http://m•hetushu.com忍住心急,恭敬说道:“不知大人您有何吩咐。”
宁越进帐之后,先是向于伯牙问好,等坐下之后,才忍不住开口说道:“校尉大人,今天属下前来,是有事想与你请假。”
宁越的震惊也是缓了过来,他真是没想到能在羿天罚口中听闻这样一件大事。
由于于二十八和宁越的关系,于伯牙也是做出一副将宁越当家里小辈的态度,宁越也是感应到对方的拉拢,两人一拍即合,所以宁越才在神策军这样顺利的建立了自己的班底。
宁越闻言,眼神顿时一亮,既然能离开麒麟城,那对他来说就是一个避开灾祸的好机会。
宁越听羿天罚这样回答,想不到再怎样开口劝说,只好看向羿環環,却见羿環環对他摇头,似乎也是没有办法。
于伯牙放下茶盏,哈哈一笑,说道:“你小子不是已经派人去接你妹妹了吗,何必亲自再去。”
他可是亲眼见过大夏当朝帝皇燕重光http://www•hetushu•com,心里清楚燕重光的强大,若是这世间有谁的实力能够达到十阶虚相境,燕重光必定是其中一人!
羿環環微张嘴巴,抓住羿天罚的手掌下意识的狠狠用力,她看着羿天罚大声说道:“堂兄,你怎能如此大胆,燕重光现在还在皇位之上,你怎么能生出这样的心思,去帮助大夏太子篡位,这可是弥天大罪,要是失败的话,你肯定连逃路都找不到,你……你怎能这样!”
宁越跟羿天罚分开之后,心里一阵思虑,不由暗咐:“羿天罚代表乾国,这就是说乾国支持大夏太子燕惊龙,支持他篡夺燕重光的皇位,可是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凭仗,这样自信……”
“可是……”羿環環想要继续相劝,却被羿天罚一下子用抬手止住。
于伯牙正巧今日早早就来到了兵马寺,听着有人传报宁越有事拜见,就将使人将宁越唤了进来。
宁越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在羿環環闭口之后,也是劝说了羿天罚一句:“我不hetushu•com知道你们凭什么觉得这件事情有机会成功,燕重光实力那样强大,我真心劝你不要参与此事,不如你也学羿環環一样消失,我找机会将你带离麒麟城,如何?”
这样实力强大的帝皇,真不知道大夏的太子燕惊龙凭什么,又是为什么敢反抗他的父皇。
宁越心头的想法渐渐成型,他觉得自己既然知道这件事情,那就要尽量避开这番大夏帝皇和太子的篡位之争。
宁越和羿環環都是满脸惊异,都是没有想到会在羿天罚的口中,得到这样一个讯息。
宁越点头应下,这种事情,他才不愿牵扯其中。
回到军中,宁越的思路越发清晰起来:“这种篡位大事要事发生的话,影响必然极大,现在根本看不出麒麟城里的各方势力,到底有谁是在支持太子燕惊龙的,一旦被卷入其中,定难脱离牵连。”
羿天罚看着宁越,脸上的笑意有些苦涩,说道:“白兄弟,这件事已经开始,我就绝对不能中途退出,不然牵扯众多,事发之后www.hetushu.com,很多事便一发不可收拾。”
于伯牙从怀中取出了一封书信,对宁越说道:“其实这事也需要你暂时离开麒麟村一段时间,我这里有一封公函,需要你帮我送去云州。”
宁越一夜都是没有睡好,天一亮,他就下了决定,准备暂时离开麒麟城,只有从这个灾祸的漩涡里脱身出去,才能真正避免到时候会发生的大事。
宁越一路想着,与沐蓉沐蕊姐妹打了一声招呼,就离开驿馆,回了兵马寺中的军营住所。
羿天罚见到羿環環神色关切,不由得在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认真说道:“这件事是陛下亲自与我商谈的,说是这时乾国的一个机会,我身为皇族,怎能不为咱们乾国考虑,既然陛下做出了这样的决定,那么定是经过深思熟虑,我只要做好他吩咐安排好的事情就好。”
她身为皇族子女,也是知道一些事情并不是他们能够左右的,就像是她被当做和亲的对象,不管她是否同意,就送来了大夏,羿天罚定是也有他自己不能说的苦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