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麒麟城风云

第40章 一场恶战

宁越见劝说无果,抓紧时间,赶在正午之前,直接带着队伍出发。
兵马寺见宁越队伍浩浩荡荡,将整个麾下兵营都是调用,不由报给于伯牙。
奔行了快半个时辰,宁越一行人赶到了一个宽大的交叉路口,向西就是云州,就是天高地阔,直接避开了麒麟城的危险。
沐蓉和沐蕊两人上前,在宁越身边压阵。
羿天罚还是不肯跟宁越离开,听到宁越的想法,想了想也是赞同,最后只是希望宁越多多照顾羿環環,就再无它话。
白星武闲庭信步般的转身,向着宁越走近几步,神色却是渐渐发冷,只是说道:“今天我在这里,你哪里也去不了。”
宁越没有时间浪费,直接跟于伯牙领命,将送去云州的公函收在手里。
可是两人刀剑相交,魂力震荡剧烈,刀光剑影闪动,碰撞之声宛若雷霆,震得沐蓉沐蕊不得不带军又是撤远了一段距离。
两女也是感受到宁越身上散发出的压力,心有明悟,总之宁越不会害她们和麾下的亲信,这番举动和-图-书,定是另有深意。
宁越准备继续带队疾行,可是赶到路口正中,他的大队人马被一个人的身影拦阻在了此地。
宁越认真的看向白星武,越发的确定他已经完全得了郭侃的性格,这场比试完全无法避开。
宁越点头,他也是想不通白星武为何会赶来这里与自己挑战。
沐蕊压低声音,在宁越耳边俏皮说道:“他这样只身前来挑战你,我们这么多人,不用管他,看他敢不敢出手。”
他现在所在意的事情,就是避开藏在麒麟城平静下的那团致命漩涡,其余的事情,不在他的考虑之中。
可是白星武的刀技爆发,只是刚刚开始,他身在空中,脚下浮现一节青龙虚像,身体瞬间飞至高处,又是一道猛力下劈,将宁越的身形完全包覆在内。
宁越感受到白星武身上真实的杀意,单手一挥,剑鞘也是随之飞出,天龙剑剑身锋寒,身边空间都仿佛随之温降,令人身上泛寒。
突地,白星武大喝一声,身上猛然浮现一www.hetushu.com条巨大的青龙虚像,占据了整片天空,巨龙飞扑宁越,整个龙身都是生出一股惨烈霸道的刀气,整片大地都是随之猛颤。
可是这时候要是不应战,以他所了解的郭侃的性子,那绝对就像是缠上了猎物的狼群,不咬死猎物是绝对不会罢手的。
宁越刚想开口说话,白星武从身侧拿出一个长形包裹,扯开裹布,伸手从里面取出一柄长刀。
宁越带军出了麒麟城,就驾马狂奔,一刻不停。
宁越只好对沐蓉沐蕊姐妹吩咐了一声,令两人带队去路口旁边休息,他则翻身下马,随手将燕重光赐给的天龙剑持在手中,他也是许久没有全力施展武学,这番白星武异常认真的上门挑战,让他也不得不全神贯注,认真对待。
路口重剑站着一个年轻人,见着宁越大队赶来,不由转头,冲着宁越一扬眉头,却没有说话。
两人同样将高阶秘法修炼到了四阶虚相。白星武专修青龙册,魂力雄浑无匹,内外兼修。宁越搬天正法的六臂和*图*书妖魔虚相本就有着天下第一刚猛之力,更加上了万灵宝鉴的虚相秘纹加持,硬拼之下,都是相距无差,刚柔并济。
沐蓉沐蕊姐妹关心询问,宁越低声告诉两人,这一次出门,必须带上所有亲信。
宁越不敢怠慢,手中接连射出数十道剑气,把白星武进击的路线全部封死,剑气纵横。
他一夜思索,感受到麒麟城暗处偌大的暗流疾涌,真是片刻也不愿待在麒麟城中,现在出了险地,心情不由变好了不少。
白星武大喝一声,猛然出刀竖劈,身上青龙虚影浮现,瞬间融入刀势,身形步法都是与之融为一体,狠狠的劈向宁越,宁越神色不变,身体先是向后微仰,随后整个身体就宛如张弓射出的利箭一样,迅若闪电,天龙剑眨眼间就破空射出。
宁越期间出去了一趟,再次找到了羿天罚,认真的说了他不信燕惊龙能篡位成功,希望羿天罚能够抽身而出,借机与他离开麒麟城。
宁越手中长剑一抖,犹如盛花绽放,剑刃一旋,在白星武长刀刀影和_图_书上都轻点了一下,才又收回,身形在原地也是陀螺般的一转,就卸御掉了白星武刀锋上刚柔并济的爆发力度。
霎时间,白星武身上的气势陡升,真个个人就犹如一座刀型的擎天高峰,陡峭锋险,令人望而却步。
白星武的身体骤然凝立半空,完全违逆了一些学科常识,长刀刀锋在与宁越长剑触碰到之前的一刻,居然化刚为柔,生出万千刀影,从地面八方斩向宁越手中的天龙剑身。
宁越告辞之后,回去了自己在兵马寺中的办公之所,直接使人去驿馆唤来了沐蓉沐蕊姐妹。
“白星源,你要是接不下我这一刀,不如就去死了!”
白星武不闪不避,只是凝厉大喝,双手持刀,全力猛劈,与宁越射出的剑气猛轰硬撼在了一起。
宁越没有跟姐妹花,完全说明自己所知的危险,只是告诉他们要去云州送一封公函,担心路上危险,令两女去将他麾下所有兵卒集合,一起出发。
白星武等着宁越走近,身子微微伏低,长刀刀鞘被他随手丢在一旁,整个身形就和_图_书犹如蓄势待扑的猛虎,眼神瞬间锁定了宁越的动手。
于伯牙将公函交给宁越之后,吩咐宁越尽快办事。
宁越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一些,强两次见到白星武,他只是空手挑战,这次取了他最擅长的兵刃,预示着这场战斗绝对不会轻松完结。
宁越皱眉,心想这人怎么会来到这里,不由喝道:“白星武,让路离开,我有公事要去云州。”
两姐妹来的很快,可是都没弄清楚宁越为什么会这样着急召唤她们,昨日里三人同游了一日,宁越明明告知她们可以沐休几天,心想或许是李寒孤南笙都出去办事,现在另有重要的事,需要她们去办。
不到半天的功夫,宁越在兵马寺和神策军的人马都是集合完毕。
于伯牙笑着说宁越这是去云州办事,就再无人对宁越的行动有什么意见。
沐蓉瞪了沐蕊一眼,沐蕊立刻撇嘴在马上坐好,沐蕊这才对宁越说道:“白星武这人武功天赋奇高,可是脾气很怪,不知道怎么就这样缠上了你,要是解决不了,他一路跟着,对行军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