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麒麟城风云

第43章 白洛洛入京

宁越根本不敢想象,要是这个老者单纯只是为了杀他的话,就凭着刚才那一瞬,就完全可以得手。
老总管没有发话,只是点头。
宁越在少司农府和大司农府接连抢走几万块青石,当晚大司农就知道了这件事情,被气得浑身发抖。
宁越先是大喜过望,随后心里又是极为复杂,他也不知道这番将白洛洛接了回来,到底是好是坏。
燕龙皇的老总管抬眼看了一眼宁越,阴沉出声。
燕龙皇的声音一落,一个身材高瘦,目光阴沉的老者从一处阴影中现出身形,静立在了燕龙皇的身后。
宁越这番反问,其实是在装傻充愣。
燕龙皇见着老者现身,神色间满是尊敬,想了想才又说道:“白星源值得拉拢一下试试,这件事就麻烦老总管了。”
所以宁越虽然拔剑在手,却感觉着自己就像是在寒冬狂风暴雪中,赤裸着身体,又一下子掉进了一个冰窟之中……心里的寒意简直无法形容。
老总管闻言眼神一张,身上一片黑色魂力瞬和图书间晕入房屋阴影,一股偌大的压力一下子压的宁越几乎喘不过气来。
老总管说完这句,就只是看着宁越,不再开口。
宁越在两个司农府抢来了足够数量的青砖,第二天交给内宫监造之后,便又回了驿馆,尽量避免外出。
宁越感受着老总管寒彻人心的目光,紧紧握剑,最后还是毅然决然的目光回视,说道:“我只是一个小角色罢了,只想轻松的活着。”
老者的声音低沉,有些阴仄地说道:“老爷只管吩咐,老奴会听命做事。”
大司农越想越觉得气愤难忍,直接挥手驱走大司农府官员,唤来亲信家仆,写了一封密信,令他去交给皇叔燕龙皇。
宁越几次想要直接逃进次元战场,可是老总管的目光仿佛直透他的心里,让他完全不敢妄动。
宁越马上催动搬天正法和万灵宝鉴,可是他身上的魂力刚刚浮出体表,就被四周的黑色魂力直接压迫回了身体,就像是被一张无形的大手按住了身体,动弹不得。hetushu.com
大司农家仆连夜赶路,终于在第二天上午,将密信交到了燕龙皇的手中。
老总管似乎很满意宁越的举动,又是沉声说道:“这次我是来提燕龙皇传话,他有个提议,希望你能加入他那一边,近期若是麒麟城发生什么大事,你必须认认真真的执行他吩咐你的事情,到时候加官晋爵,前途无量。”
老总管再没有半句话留下,宁越甚至没有看清他的身形怎样移动,老总管的身形就在他的屋子里不见踪影。
他鼓起勇气,冲着老总管反问道:“你是燕龙皇的人?他为何要收我当做手下?”
下属连忙劝说,毕竟这事是他们难为宁越在先,万一被戳破开来,根本不好与燕重光解释。
燕龙皇静坐密室,看了密信之后,心思连转,最后一扬眉,仿佛自言自语地说道:“这个小子要是能抓在手里的话,或许能作为奇兵,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说服他加入我一边,老总管你怎样看?”
宁越的身子忍不住又是打了一个寒颤www.hetushu.com
“放松一些,不要害怕,老夫找你这个小子,是帮人带话传给你听。”
他周身魂力可以散开数十米的距离,神识感应极为敏锐,可是在进屋之后,才发现这个老者的存在,感知之中,居然完全感应不到这个活生生坐在他屋子里的老者,这怎能不令他心惊。
燕龙皇所说的大事,定然和羿天罚提到的太子燕惊龙篡位,有着极大的关联,可是他没有笨到去戳破这件事情。
只是一进屋子,宁越的眼神瞬间就紧缩在了一起,就在他屋子里的椅子上,静坐着一个身材高瘦的老者,他一进屋子,才发现了这人存在。
燕龙皇随后又是低声交代几句,老总管听完之后,也不知道用了什么秘法,身形直接在密室中消失不见。
老总管的声音幽幽响起:“我自然是燕龙皇的人,至于其他的,你都不用去管,我只是问你是否愿意听话做事。”
傍晚吃了晚饭,宁越走回他的小院,准备继续闭关静修,那日与白星武的一战,令他hetushu.com深感实力不足,每天都要坚持修炼到很晚。
宁越手里有着燕重光重建白府的旨意,无论在少司农府还是他的大司农府取走青石,都是无话可说,这番强抢,若是戳破,谁也得不到好处。
宁越心里清楚的很,要是让这个老者,知道他知道所谓的大事为何,他就完全断了自己的退路,只能依附燕龙皇,不然他知道那么多重要信息,小命定然不保。
毕竟燕重光亲批重建白府,要是被知道他们为难宁越的话,这可是大大丢了燕重光的脸面,到时候大司农府不会少了斥责。
宁越心情低落了一晚,谁知第二天一早,就有人早早赶来他的院落报信,说是去接回白洛洛的队伍到了麒麟城,正在向着驿馆赶来。
老总管的实力深不可测,他甚至感受不到他身上有着任何一丝魂力波动,就像是面对着一个瓦全不懂武功的老人一眼。
可是宁越清楚,这时候要是他要是真的敢动手的话,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
话虽简单,可是宁越还是表述出了他不和*图*书愿臣服。
“你是何人!”宁越大声喝道,直接将天龙剑拔剑出鞘。
老总管的声音依旧是那副阴仄仄,半死不活的调子,眼神只是瞥了宁越一眼,就有气没力地说道:“既然如此,老奴就回去禀报皇叔了。”
宁越身上的压力骤减,一下子瘫坐在一把椅子上面,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避开这次大夏皇位争夺,卷起的漩涡,以他现在的实力,在真正强大的势力手中,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宁越身体僵硬的站在门口,保持着拔剑的姿势不敢乱动,听了老总管的话后,神色间才有了一丝波动。
大司农沉吟了好一阵子,才知道宁越这番看似莽撞的行动,其实反而是拿住了他们的蛇身七寸。
宁越看着这个老人,只觉得心头一股寒气上涌。
两人就这样沉静的待了许久,就在宁越意识几乎被周围强大魂力,压得崩溃的时候,老总管站起身来,四周黑色的魂力瞬间消失不见。
他指着报信的官吏厉喝,说这事一定要报给皇帝,让燕重光令人责罚宁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