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麒麟城风云

第46章 花花草草

城门守备看了一眼城门处遍地断了马腿的军马,又是叹息一声:“敢这么做的,弄不好也是一个凶巴巴的主儿,可是他们遇到了方夜,弄不好就要倒霉了,反正这事儿我们别掺和,被拉进去就是咱们的错处。”
可是考虑到白洛洛住宿的时候,由于白府正在重建,就在驿馆旁找了一间最好的客栈,将白洛洛先安置了进去。
城门附近人群散开,风声鹤唳,方夜的虚空龙虚相在冲天而起的那一刻,城门守备的城卫军都是躲去了一边。
方夜瞬间蓄力完毕,面目狰狞的冲着白洛洛喝道:“今天本都尉好好教你一个乖,这个世上有很多人,不是你们这种低贱的家伙能够招惹的!”
看着一众城卫认可点头,城门守备看着逞凶动手的方夜,不由撇嘴说道:“其实在这麒麟城待着也有好处,就像是这个羽林军的都尉方夜,之前就是一个无名小卒,谁知道实力不俗,得了太子欣赏和-图-书,又得了陛下赐婚,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狂傲的没边的主儿,要是别人在城门这番闹事,早就被抓走砍了脑袋,可是是他,咱们只好睁一只,再眼闭一只眼,就算是上峰知道了,也顶多申斥几句,没有关碍的。”
宁越面对着方夜的虚空龙,仿佛可以撕裂时间万物的攻击,神色淡然,身形宛如渊岳。
方夜见到这种状况,怒气上涌,顿时气晕了过去。
这种情绪下,他根本不再去想什么韬光养晦,避免生事卷入麒麟城暗处的风卷云涌。
轰的一声巨响,方夜的身体到撞在城门旁的城墙之上,万千年屹立的大夏皇城足够坚固,方夜身上护体的虚空龙虚相应声而碎,整个人狼狈的摔在地上,口吐鲜血,半晌回不过气。
特别是方夜这个主将被人打的这样凄惨,他们更是自觉不适宁越等人的对手,便都唯诺的让开了城门的通路。
只是这时,宁越的身影www.hetushu.com不慌不忙的拦在了方夜和白洛洛的身前,方夜只感受到一股仿佛远古凶兽的暴戾铺面而来!
他根本顾不得感知到的凶险,双手前插,虚空龙气劲凝聚指尖,十根锋利的虚相龙爪直抓宁越后背,痛下狠手。
城门守备嗤笑一声,指了一下方夜扑向宁越兄妹的虚空龙虚相,说道:“放心好了,方夜这边动手,那些人想留下个全尸都难,被轰成渣滓,到时候多运些砂土铺上,夯实了就好。”
年轻城卫顺着城门守备的指向,向着场中的战局看去,结果他的眼神一瞪,仿佛一下子看到了一幕天外飞仙般难以置信的景象。
宁越嘴角微扬,高大的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的手臂一挥,一只手掌瞬间就拍在方夜的身上,就像是拍飞一只虫子一样,轻描淡写的就将方夜激起的魂力威势拍散,拍飞方夜的去势比来势更快!
方夜身边魂力激荡,听不清宁越说的什么www.hetushu.com,可是那股完全无视了他的反应,简直把他气得几乎咬碎了满嘴的牙齿。
宁越护在白洛洛身前,自然满心自信,方夜不过修炼出一只四阶虚空龙虚相罢了,感应场中气势,就算是随便凝出一个万灵宝鉴上的虚相,他都可落在不败之地。
宁越又是说道:“所以说咯,不要因为一些烦人的虫子随便动怒,它们连那些花花草草都不如,拍死了的话,还会脏了自己的手掌。”
宁越进城之后,就像是没发生之前的与方夜的事端一样,带着白洛洛在麒麟城好好的逛了一圈。
可是方夜这般嚣张的做法他本就不喜,更是对白洛洛出手,完全触了他的逆鳞。
方夜的亲卫想要上前阻拦,却被李寒孤等人杀人般的目光逼退,羽林军里也有着不少上过战场的人,他们都是感觉得到宁越一行人身上的血腥杀意,要是打起来的话,对方肯定不会手下留情。
宁越做完这些,依旧云淡风http://www.hetushu.com轻的继续看着白洛洛,笑看着少女惊讶微张嘴巴的惊喜神色。
安排好这件事情,宁越也是没有让李寒孤带队接人的队伍散去,又是去寻麒麟城最为出门的一些酒楼,准备为白洛洛和这些手下接风洗尘。
话音未落,方夜的身形就在空中一个瞬移,四阶虚空龙虚相将他的速度爆发到了极致,几乎眨眼间就出现了在白洛洛的上空。
白洛洛开心的点头受教,她也是感应出自己不是方夜的对手,可是见宁越这般护着她,就任由宁越溺爱的拍了怕她的小脑袋,一副舒服的样子。
一些岁数大些的城卫,都是跟着点头,心有戚戚。
他这时背对着方夜,可是就像是身后长了一双眼睛一样,在方夜虚空龙爪飞射而至的那一刻,全力催动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万灵宝鉴的秘纹瞬间不满虚相身体,高大的虚相擎天而立。
胖乎乎的城门守备也是在跟身边的兵卒感叹:“跟你们说,这麒麟城的城门守和*图*书备真是做不得,要是能换去其他的城镇,我肯定马上就走,这遍地的权贵都是惹不起的。”
方夜在亲卫的帮助下努力的支起身子,看着宁越的眼神满是凶狠,可是宁越这时候就像是根本没有看到他一样,直接进了城门,把他当做了空气。
一个年轻一些的城卫感受着城门处激荡的魂力,脸色有些不好看,闻言抱怨着说道:“大人,我看那边的小子要倒霉了,惹了方夜这种人,还杀了那么多羽林军的军马,可是今天这事儿也真是倒霉,偏偏摊上了咱们西城城门这边,到时候出了人命,收拾起来可不是一般麻烦。”
所以宁越这时的神色看似云淡风轻,可是心里也是暴怒至极。
在这种要紧的时候,宁越居然还有时间转头对白洛洛说教:“我早就跟洛洛你说过了,咱们修炼秘法的人,没事儿可是不能乱挥拳头,不然万一打到什么小朋友可多危险,就算没有达到小朋友,不小心毁了一些花花草草的也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