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麒麟城风云

第48章 边军的几个禽兽

白星武神色淡淡,就像是没有看到这些人在打招呼一样,看了一眼座无虚席的一楼,直接迈步上了二楼。
两人一人一句,说到这里,就又是静了下来。
宁越想了想,对没有离开的白星武说道:“要是你不嫌弃,不如坐下,一起喝杯水酒吧,这世上虽然有些人在心里当做对手,却不像是一些人那样讨厌。”
结果整个酒楼一层二层,都是响起了一阵桌椅拉动碰撞的声响,一群人看着白星武走进了酒楼,不少人都是高声问好。
白星武不客气的叫小二弄了把椅子,直接坐到了宁越的桌子一旁,算是就这样并了桌子。
宁越也是没有想到白星武上来就这样开口,不由哈哈一笑,说道:“我今天在城门是见到了一个嘴贱的家伙,可是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方夜,看他不喜,就随手打发了。”
整个二楼就这样骤然一静,谁也没有想到白星武会主动去接触他人,一和图书群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这边,都想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能引得白星武主动上前。
宁越没有再问,可是白星武也是不客气的倒酒就喝,继续说道:“我也听说过一些人胡乱传了一些,我跟某人决斗的事情,吹的有些夸张,说是跟我打成了平手。可是麒麟城这年轻一辈,现在能跟我斗个平手的,大概也就只有你一个人罢了,我倒是没发现有第二个。”
不过还有一些人,壮着胆子跟白星武谄媚招呼,白星武依旧充耳不闻,一副没看到听到的样子,只是跟着小二走向给他安排的座位。
宁越见着白星武,心想这人还真是有些阴魂不散,本不想喝酒搭理,可是却被白星武一眼看到。
“武爷来了!”那人高喊一声,一群人的目光马上投向了酒楼门口。
飘香楼的掌柜的连忙招呼小二上楼,给白星武安排座位,开门做买卖,他们也是怕得罪了白和-图-书星武这样的人物。
进来飘香楼传信的人,仿佛没见着酒楼里的死寂,继续喊道:“白星源今天出城接他的妹子,结果方夜瞧着人家妹子美貌,就出言调戏,那白星源的妹妹也不是一般人,十几岁年纪就有二阶虚相实力,一拳斩断了羽林军百余匹战马的马腿,惹得方夜动手,结果白星源怒起动手,一拳就把方夜打的半死不活。”
两个前世宿敌就这样坐在了一桌,闲谈喝酒,就像是变成了早早相识的旧友,和气一片。
白星武这番贬低三刀三剑,根本就是没有将这些人放在眼中,让他们知道将白星武跟三刀三剑相提并论,明显让白星武心里不喜。
任谁也没有想到,他们刚刚谈论的白星源,居然也在飘香楼吃酒,而且看样子,跟白星武并不像是传说那样敌对……
宁越一桌的人都是低声暗笑了一阵,酒桌上的气氛渐渐又是变得热闹了起来。
和图书星武这样轻描淡写的说着,周围不少之前夸赞三刀三剑的人都是噤若寒蝉。
至于听到白星武提到的边军禽兽,他们有的若有所思,有的则瞬间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从中可见,白星武像是若不经意的提到的什么禽兽,也绝非是什么普通人物。
结果那个报信的人得了酒楼的赏钱,刚一要走,就看着酒楼门口瞪大了眼睛。
白星武微微一愣,有些奇怪的看着宁越,说道:“三刀三剑是什么东西……噢,我记得好像是有几次被人邀斗,结果还未出手,那些废物的气势就一溃千里,连我的半招也接不下,我也就懒得动手,那之后除了我看上的对手,其余人的挑战我都没有兴趣。”
原本不少人还在等着看宁越这桌倒霉,以为白星武是看什么不顺眼,过去生事,可是都没想到会有这样的转折。
李寒孤等人知道宁越和白星武的关系有些复杂,一群人都是一言不发,看着宁和图书越如何反应。
谁知没等宁越开口,白星武看着宁越就是淡淡出声:“方夜真的招惹你了?他平日里也不是什么贪花好色的人,不过他的那张嘴巴刻薄,让人讨厌!”
不少人都是看得一头雾水,不过惧于白星武和宁越的威势,都是低头好好吃饭,再不敢有大声喧嚣。
白星武似乎颇为惊讶能在这里见到宁越,直接走了过来,站在宁越桌前,静静的看着宁越。
宁越笑着举杯,白星武又是和宁越喝了一口,嘴里没停:“要是说麒麟城里真出过一些可以算做对手的人,边军的几个禽兽或许算得,下次等他们回来参加御前比武,有兴趣的话,可以去找他们斗一斗,最起码不会像是一些废材那样只知道出风头,实力皆无。”
飘香楼里其他的客人,就没有宁越这桌的人那样轻松了,白星武只是坐在这里,他们就连大气都不敢出,完全可见白星武的麒麟城的威煞之重。
这究和*图*书竟是怎么回事?
宁越见白星武坐下,不由举杯问道:“刚才我听人说什么三刀三剑,居然都能跟你打了平手,他们莫不是哪方的年轻豪杰?”
白星武上了二楼,酒客们都是隐隐生出一股敬畏的心思,声音也是低了不少,就算是那些见白星武进门打了招呼的人,大多也是不敢多看白星武一眼。
宁越自然没有将白星武说的这些人放在眼中,要论武道上的体悟,年龄相近的人中,也只有白星武明显得了郭侃的武学,进了他的法眼,其余交手的人中,就连实力稳稳压了他一头的燕龙皇的总管,宁越觉得也只是在虚相品阶上被压,武道本身还是有着极大的自信。
周围偷看白星武的人,这时候都是一脸惊讶,白星武一向独来独往,从未见过他跟谁这样亲近,居然被人一邀,就熟络的坐了下去。
这人的声音在酒楼大声回荡,一群原本在说宁越的人都是面面相觑,没想到居然看走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