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麒麟城风云

第50章 乔迁之喜

可是他们很快就按着宁越的吩咐,出去办事。
只是有一天中午,宁越在后院菜园闲逛,就见着有几个穿着平日里神策军制式皮甲的将卒,跳过园子的栅栏,直接去了猪栏,打开栏门,就向外拉猪。
李寒孤和南笙等人的神色先是有些错愕,随后都是哑声失笑。
这真是要命啊!
不过他也大概知道了为什么会这样。
那些从宁越小院拉了肥猪的神策军兵卒,一回营地,就开始宰猪烧水,在自己那片营地忙的热火朝天。
几个将卒似乎也是没有想到有人在这,也是有些惊讶。
彪悍小校说完这话,也不等宁越回应,直接招呼人直接拉出两头肥猪,直接就走。
宁越有些错愕,不由慢步走了过去。
宁越买下了院子,当天就率众收拾了出来,傍晚的时候,直接带人住了进去。
彪悍小校一愣,似乎没有想到来抓头猪,居然被主人发现,可是脸上的神色却没有什么变化,又是大剌剌的冲着宁越点了点头,说道:“你就是这个院子的心主人,认和-图-书识军爷身上这套军甲吗?军爷是神策军的人,大营就在你家的一边,以后后院的们开着就好,我们没事会来抓些猪羊回去,要是你这里有什么事,就来神策军找你军爷我。”
一个神色彪悍的小校站了出来,指着宁越问道;“你是哪里来的,怎么在军爷的这个院子里面?”
其余人看着这几个军卒的神色不对,也是先老实站去了一边。
营地里的一群军卒都知道,宁越这要是收拾他们的话,有的是办法,心里都是一阵忐忑。
此后的几天,宁越只是去兵马寺点卯,要是无事,变回来指点白洛洛武功,独有一个院子,比住在驿馆自在了不少。
一些军卒见有好菜,就做了煮饭,取了藏着的酒水,全都在营地中间聚了起来。
眼见着红烧肉渐渐做熟,一群军卒就准备大快朵颐。
“记住了,在神策军吃饭,一定要规规矩矩。”
彪悍小校得意大笑,说了过程,一群军卒都是称赞几句,眼神都直勾勾的看着锅里的红烧www.hetushu.com肉,口水都快流了出来。
几个军卒都觉得宁越胆大,可是听着有菜谱可拿,带头的彪悍小校就走了过来。
宁越嘴角笑笑,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一拳砸向地面,将营地中心生火造饭的东西全都砸进了地面,轰出一个巨大的土坑。
小校终归看宁越没有大发雷霆,脑子还算灵活,马上吩咐人端茶递水,将做好的饭菜给宁越一行人浩浩端上,神色间恭敬无比。
李寒孤几人见状,心里也是觉得好笑,这个营地的兵卒与他们麾下的亲信兵卒相比,实力差了好一大截,连战场的血腥弄不好都没见过,所以看着他们,身子能看出在不断抖着。
宁越暗笑,这里明明是自己的院子,却被人家这样询问,这是好笑。
至于这人为什么会来这里。
宁越说完这些,直接在原本这个营地小校等人布置好的餐席上坐了下去。
宁越没有做些其它,只是写了红烧肉的菜谱,随后去了它间,从次元战场取出了一些炖肉调料,一股脑的交给http://m.hetushu.com了这个小校,送着军卒从后门离开。
再有,他扫了一眼这些兵卒,里面没有眼熟的人,想来也不是归在他的部下,所以不认识他也是正常。
宁越想通了这些,不由笑着回道:“我刚买了这间院子,所以这是我家后园。”
一群人与这些人耳语几声,也是听出了事情不对,自家小校,居然去这个都尉家的院子,当着人家的面拉走了两头猪,还大言不惭的说了许多有的没的。
宁越做完这些,笑着穿上校尉甲胄,直接驾马去了神策军的军营,唤来李寒孤几人,吩咐了几声。
白洛洛只管有没有和宁越住在一起,其余的事情都不在意,李寒孤等人自然也是更愿意,和宁越住在一个院子里亲近,所以一群人热火朝天的搬了进去。
他虽然管着神策军一部,可是平日里大都在兵马寺办公,平日里都是李寒孤等人负责练兵。
可是在离开的时候,宁越脚步一顿,身后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立刻浮现,巨大的四阶虚相震得小校等人心惊胆丧www.hetushu.com,强大的威压震的他们哭喊着跪地求饶,以为宁越这就要解决了他们。
宁越眉头微挑,心里想着彪悍小校这话看起来说着敞亮,像是以后这边真要有什么事,就可以去神策军找他帮忙。
这片营中编制的军卒马上转头,结果就见着穿着一身校尉制甲的宁越带人走了进来,一群军卒带着武器,将他们百余人的营地围了起来。
彪悍小校的神色最先惨变,其余几个去拉猪的也是脸色煞白一片,他们看着宁越的制甲,哪里不知道这一次只是想打打牙祭,结果一脚踢到了铁板上面。
不一会儿的功夫,热水烧开,那些人按着宁越给的红烧肉配方做了起来,几个大锅里很快就肉香扑鼻,惹得这片营地里百多军卒都围了过来,询问哪里来的这样的好菜谱。
可是还没等他们动起碗筷,就听着一阵脚步声传进营地,随后一人的声音大声响起:“这红烧肉做的不错,远远的就闻见了肉香,看样子正好可以吃了。”
可是宁越进门就带着一副淡淡的笑意,见着手下把这群兵http://www•hetushu•com卒镇住,不由招呼李寒孤等人说道:“来来来,正好你们都赶上本都尉乔迁之喜,顿了写猪肉,大家一起吃吃,算是一起庆贺了。”
宁越不由轻笑一声,迈步赶上了那些军卒,也不阻拦他们拉猪,只是说道:“几位军爷,你们要吃这猪,我这里有着一份烧肉菜谱,要是不嫌弃的话,军爷们一起拿走。”
几个军卒对菜谱居然相当热心,小校想了想,就让那些人先带猪回去,跟着宁越进了院子。
可是细想一下,平常人家,哪有人敢随便去军营找人,更别说这人说的大气,根本就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放在眼里,根本没有报他的名号,这样就算去了神策军,照样找不到人。
留下这话,宁越就带着李寒孤等人离开,只留下一群被吓的破了胆子的军卒瘫在地上。
宁越想想平日里神策军大营的操练三五不时,这些人明显就是出来寻些好东西,回去打打牙祭的。
宁越暗笑,说是需要回去取来笔墨,才能写出菜谱。
宁越笑着带着手下吃饱喝足,也是没有提这些人去拉猪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