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麒麟城风云

第52章 骄兵悍卒(二)

虽然云豹骑的兵将不是很喜欢宁越,却也不愿完全得罪了这个燕重光亲自册封的神策军云骑都尉。
乱势重典,李寒孤魂力全力催动,这种时候,必须要让云豹骑知道宁越的规矩!
宁越声音森冷:“我没叫你说话,就待在一边!”
说到这里,宁越指着被南笙一行人压着跪在地上的兵卒,说道:“他们不按时点卯,就一人一百军棍,开始行刑!”
这人想着,就上前准备对宁越继续说些什么。
这样的话,他们和宁越的矛盾将无法缓和,双方一定要分出一个胜负。
出头的队长见着宁越就要这样行刑,马上又是上前。
宁越这时才有抬头,眼神扫过台下一众云豹骑兵将,缓缓说道:“我知道你们有人不服我,可是你们到了我的手下,就只有听命一途,不要想着玩弄任何心思,一旦被我发现,绝不会给你们任何机会。”
可是他眼神眯成一道细线,里面射出狠戾的光和-图-书芒,心里发狠:“只凭实力压制,你就不怕我们反了你这个云骑校尉吗!”
齐风暗叫不好,身子向后一倾,就准备退回身后云豹骑的大队之中。
他在跟李寒孤等人商议整顿云豹骑之后,南笙就整理了云豹骑上下领队队长和兵卒的详细信息,像是齐风这类的老兵领队队长更是在名单前列。
“慢!”
一群云豹骑兵卒看着,都是一阵哗然,可是齐风看着是李寒孤出手,眼底闪过一丝狠厉,伸手就拔剑在手,向着李寒孤的手臂削去。
可是这样一来,整个校场之中,气氛更加凝重。原本跟宁越针锋相对的云豹骑的队长等人,都是一脸紧绷的神色,相互间眼神频递,他们知道宁越和绝对会利用这次机会立威,可是却没想到用这样直接的手段,单纯的想用实力镇压。
校场上的云豹骑闻声,立刻有人呼喝着支持齐风,场面乱作一团。
宁越的眼神又是和_图_书落在这个兵将身上,突然嘴角一样,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笑意,淡淡说道:“齐风队长,我要行刑,你觉得我做的不对?”
原本喧哗的营地顿时安静了下来,最先开口对宁越说话的兵将一看这番情景,不由心里暗笑,觉得宁越这番杀鸡儆猴太过幼稚,只是抓了几个没有点卯的兵卒,怕不是要当着众人的面打上一顿吧?可是他们又有何惧。
李寒孤冷笑一声:“大人叫我拿你,你跑不掉的!”
宁越看着齐风扬着脖子看向自己,这话简直说的撕破脸皮,根本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神色间顿时也再不掩盖心底的厌恶与讥嘲,冷笑了一声:“来人,将齐风拿下。”
李寒孤身形侧向一冲,快一步站到齐风退步的侧向,将手里夺来的长剑一挥,直接拍在齐风的后背上,一股巨力顿时拍得齐风胸口一闷,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前冲跌了几步。
齐风的眼神又是一紧www.hetushu.com,狠狠瞪着宁越,大喊道:“我是云豹骑队长,就算你是都尉,也不能无故拿我!”
最先发话的兵将队长,脸色最为难看,他首当其冲的被宁越的气势冲击,震得不能发话。
可是宁越眼神直接和他对上,四阶虚相的魂力强度顿时压得这个兵将身体一滞。
想到这里,齐风上前一步,说道:“白都尉,这些云豹骑兵卒,一定是不小心惫懒了一次,我们都知道白都尉新官上任三把火,要借着处置这些兵卒扬扬威风,可若是惩处的过了,你就不怕其余人心生不忿吗!”
这人还想开口说话,宁越身后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隐隐浮现,一股偌大的压力直接冲覆全场,一众云豹骑虽然全都修炼三阶云豹虚相,可是真正修炼到三阶虚相的,也就只有几个兵将队长罢了。
齐风暗叫不好,将喉头涌上来的血努力压了下去,抬头看着宁越,狠狠说道:“白都尉无缘无故www.hetushu.com就要拿我,还令亲兵以下犯上,对我动手,今日怕是大人想接这些没有及时集合的兵卒立威不成,恼羞成怒了吗!”
宁越根本没在去看暂时被他镇住的兵将队长,南笙等人已经将抓来的云豹骑兵卒压到了台前。
李寒孤也是神色不变,齐风动手明显没有看得起他,可是越是这样,他心里越是平静,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帮助宁越驯服了云豹骑的兵将,将之化为宁越手下可用的力量。
一百军棍可不是闹着玩的,要是认真行刑,这些云豹骑的兵卒,没有一个能在刑棍下活下去。
他虽然不敢对宁越动手,可是见李寒孤只是宁越手下,顿时就准备击杀了李寒孤。
李寒孤虽然只有三阶虚相的实力,可是在和亲出使一路上历经血战,加上宁越私下指点,与四阶虚相只差临门一脚,所以同为三阶虚相实力的齐风,根本不是李寒孤的对手。
宁越四阶虚相的气势一出,令原本蠢蠢欲动的一群云豹和图书骑兵卒又是平静了下来。
可是这个时候,齐风知道自己不能退却,要是他的气势一退,岂不是代表这些云豹骑老兵,怕了一个新人都尉。
李寒孤的手掌突地切在齐风的长剑上面,魂力疾涌,齐风只感觉虎口一麻,手里的长剑就直接落在了李寒孤的手里。
宁越冷笑着不在说话,李寒孤上前一步,伸手就抓向齐风。
宁越看着齐风出手,神色间的不屑更浓。
在他看来,李寒孤只是宁越亲兵,按照神策军军制,低于他这个云豹骑队长的职务,所以他觉得就算杀了,也可以借口李寒孤以下犯上,到时候云豹骑的老兵都会向着他,自然可以推脱责任,更是借此扫了宁越的面子。
一直在出头的齐风突地一震,他眼神一缩,不知道宁越为何清楚的记得他的名字!他只是脑中一转,就得背后一阵冷汗快速渗出,宁越早早下令集合,之前被他们嘲笑了多次,可是现在看来,人家准备的比自己这帮人要更加充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