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麒麟城风云

第53章 南荒山

齐风惨叫了几声之后,又是带头挣扎否认,其余兵卒里,也是有几人随着叫嚷。
齐风闻言浑身一震,感受到宁越目光中的冷意,身上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不,你不敢对我动手……”
珞瑶姬轻轻点头,上前一步,将从军营兵册和账册上查出的疏漏一一道出,分别联系上了被抓出的各人。
不过宁越还是对现有的云豹骑不是十分满意,他虽然下狠手立威,让云豹骑不敢生出任何反对的声音,可是还有一些死硬分子只是装作服软,这种隐藏起来的小人物也需要想办法尽快清除。
宁越冷笑:“你尽可试试,来人,齐风玩忽职守,篡改账册兵册,合计一百五十军棍,等着执行。”
没等宁越话音落下,李寒孤一脚踹在齐风腿弯,齐风只觉得腿上一麻,直接跪在了地上。
宁越眼神一递,李寒孤这些人身后行刑的兵卒马上加大力度,越是叫嚷得厉害,越是打的势大力沉和-图-书
云豹骑修炼的秘法虽然可修炼到三阶,可是整个云豹骑千余人的规模,却只有聊聊几人修炼到了二阶虚相。
宁越用手指敲了敲桌子,继续说道:“我已经让于二十八替我申请了任务,这一次我们要带队去南荒山猎杀妖兽。”
宁越又是将目光扫过一片神色滞愣的云豹骑兵卒,从一旁亲兵手里拿出一个整理出的名单,扔给珞瑶姬。
齐风一听,身子剧烈颤动几下,最后还是不甘伏低。
珞瑶姬站在台上,马上又是接连点出几个人的名字,引得校场上又是一阵骚乱,南笙不管那些骚乱的人,直接依着名单上被点到的名字,将这些人一个个的抓了出来。
齐风疑惑的抬头看着宁越,却发现宁越看着他的目光冷淡至极,让他的心里一阵犹疑,宁越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宁越买下的小院子里,李寒孤和南笙几个心腹都被宁越唤来。
珞瑶hetushu.com姬说完这些,直接命令行刑,有宁越麾下兵卒拿出军棍,同时执行。
有人挣扎抵抗,马上被宁越亲兵动手制服,全都按在了地上。
好一阵子,军棍才都打完。
李寒孤坐在靠前的位置,闻言点头,说道:“都尉要想将云豹骑完全掌握在手里,确实还需要想些办法。”
这些被行刑的军卒,期间认罪的人,都还剩下一丝气息,那些叫嚷的厉害的,都是没想到引来亲兵下了死手,行刑结束之前,就都被活活打死!
现在齐风被李寒孤击败,其余队长和兵卒遇到宁越手下的亲兵,下意识的都是变得有些畏手畏脚,毕竟宁越是云豹骑现任上峰,无论老兵怎样不喜,也不敢真正动手拼杀。
宁越坐在首位,等着几个重要心腹来齐,就开口说道:“云豹骑还需整顿,这件事于二十八给了我一个提议,我觉得不错,就找来大家商议一下。”
齐风一个愣神,www•hetushu•com似乎没有想到宁越会这样回答,自己想错了什么,难道宁越这是看着云豹骑不好掌握在手中,向着自己变相的服软么?
宁越看也不看云豹骑群情激奋的状况,只是看着齐风,淡淡说道:“你想的真是错了,这些兵卒没有听令集合,我只是依照军令处罚罢了。”
此后的几天,宁越为掌控云豹骑的手段传遍了神策军,众人对他这样狠辣的手段褒贬不一,可是宁越占着军规道理,云豹骑里抵触他的声音都是销声匿迹,宁越成为了云豹骑里唯一的声音。
李寒孤眼神一动,不由的变得晶亮不少,看着有人不知道这处的模样,就替宁越说道:“南荒山就在麒麟城附近,说近也不能算近,那片山横跨一片荒原,也可以说那片荒原都属于那南荒山,在大夏极为出名,数万里的荒山范围里,妖兽横行,若是不怕死的话,是冒险者捕猎的最佳去处。”
行刑完后,整个校场上晕染上了一http://m.hetushu•com层浓浓的血腥气味,原本还存在一些抵抗心里的云豹骑,都是不敢再面对宁越扫视的目光。
云豹骑有不少兵卒试图上前救人,可是都被宁越的亲兵逼退了回去。
齐风试图挣扎,李寒孤手里的长剑直接从他的脖颈侧面闪过,声音同样冷厉的如同深冬寒风:“你若是敢再动一下,不从都尉之命,可以试试看我敢不敢直接把你脖子斩断。”
宁越说完这些,抬步离开,只留下李寒孤等人收尾。
齐风被李寒孤一招击败,回过神来的云豹骑兵卒都是下意识的前涌上来,准备应援齐风。
宁越站在台上,大声说道:“今日我来,就是来立规矩的……以后这云豹骑,我就是规矩,今日就到这里。”
像是三阶虚相,也只有齐风一人修炼而成而已。
其余几人也都是表示赞同,他们现在的利益与宁越牵连在一起,云豹骑是他们必须吃下的可用势力。
“南荒山?”
可是李寒孤持剑回身,南笙一行http://www•hetushu•com人也是向前,宁越立在台前的三十余个亲兵组成一道人墙,同时爆发魂力,三阶二阶虚相魂力相映成势。顿时压得校场上冲上前来的兵卒不敢动弹。
云豹骑各队一阵死寂,宁越的下马威比他们想象的要重上太多,不仅这一次废掉了齐风,更是连毙了十二个早早就进了云豹骑的骄兵悍卒,权威就这样无声而立,再无人敢违逆他一点半分。
齐风前期也是嘴硬,后来见到有抵抗的兵卒被直接打死,也是怕了,开始想宁越求饶,可是宁越为的就是彻底掌握云豹骑,考虑到齐风之前代领云豹骑,最后只是打断了齐风的四肢,废了他的武功,还是给他留下了一口活气。
宁越吩咐珞瑶姬说道:“将查出来的东西说给这些人听,听听他们是否承认,承认与否,你知道怎样处理。”
宁越的眼神再次从齐风身上淡淡扫过,冷声说道:“若是没有你带头的话,还有多少人会与我作对,所以我从一开始定下要拿来立威的人就是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