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麒麟城风云

第57章 皇叔特使(二)

“哈哈哈,军司马真是足智多谋,那个愣头青来了南荒山,居然被你直接忽悠去了百目峰,看来他这一次是没机会再回来了。”
宁越做了决定,命令李寒孤几人带领云豹骑暗地警戒,自己从军营潜行出去,直接奔向马飞鸣的军镇中心。
这边的院墙只有几个一段时间一过的巡逻守卫,看样子军镇中心戒备提升,可是没人觉得会有人敢大胆潜行进来。
宁越脑中也闪过疑惑,燕龙皇这样对付自己,为何当时不干脆让他的老管家动手,自己可绝对不是那个老管家的对手。
被称作皇叔特使的中年男子也是放声大笑,完全没有发现潜行进院的宁越,抬手指点了马飞鸣几下,说道:“放心,你这一次帮着皇叔办事,要是这白星源真载在百目峰那边,对你的封赏定然不会少了,你在这边的军司马的职务随时可以调动,想要去哪里,也只是皇叔的一句话。”
可是越是这样www.hetushu.com,宁越自然就越是好奇马飞鸣究竟是在帮谁对付自己。
宁越马上将百目峰的遭遇说出,一群人都是位置恻目。
宁越点头,和几个心腹的目光对在一起,几人都想通,若是想知道马飞鸣这边有没有问题,还是要去马飞鸣的地方查探一番。
小半天的时间,宁越就全速赶回了军镇。
随后的一天一夜,宁越只是带人简单的在山间休息了一下,一行人脚步不停,用最快的速度赶出了百目峰的范围,与等在外面的百十来人集合在一起。
宁越很快就寻到了马飞鸣之前接待他的院落,院落四周守卫更多。
宁越闻言微微蹙眉,心想这一次算是来对了,没想到到了这边,还有人算计着自己。
可是这时候,他的目光直落在燕龙皇的特使身上,怒火难以抑制,因为他不知道燕龙皇这样针对自己,现在白洛洛在麒麟城是否安全,要是白www•hetushu•com洛洛受到牵连,宁越根本不想做出这个设想!
马飞鸣连忙有举杯道谢,屋子里的两个人喝的其乐融融。
宁越的眼底闪过一股厉色,他以为成为云豹骑都尉之后,燕龙皇即使拉拢自己不成,也会生出一些顾忌,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就,燕龙皇却在私底下这样算计着自己。
李寒孤也是回忆了一下,说道:“上次去大冢宰接任务,我并没有看到近期有什么任务被分到南荒山才是。”
珞瑶姬仿佛一下子想到了什么,对宁越说道:“若是说你出发前后军镇有什么变动,就在昨天晚上,又有一批小支的人马赶来了军镇,我们都是没有太过在意,以为是其他所属的军属小队来执行任务,可是马飞鸣对来人极为重视,直接接到了主营休息……”
带了人马到了安全的地方,宁越直接下令他们原地休整,第二天一早自行归去,而他自己,连夜向着马飞鸣的军镇www.hetushu.com潜行了回去。
宁越抓着一个机会,避开巡逻和守卫的视线,身体凌空飞起,不偏不向的落在了一直树叶繁密的树枝上面。
刚一落在树上,没等宁越靠近马飞鸣屋子的后窗,宁越就听着窗口里传出一阵声音沉厚的笑声。
一路上,宁越发现军镇守卫,明显比前几日他所见严密了不少,各条道路上多出了几波巡视,整个军镇外松内紧,靠近军镇中心的位置。莫名的变成战时戒备的水准。
大冢宰发布的抓捕麒麟彪的任务,每年都会有帝都军队接下任务,应该不会遇到血蝙蝠这么大群危险的妖兽才是,可是他和云豹骑,怎么就这么蹊跷,还没到百目峰,就遇到了它们。
见着宁越现身,李寒孤几人都是相当意外。
宁越唤出万里烟云兽,在身边形成小片云雾,与山间略微潮湿的环境相映,沿着山边快速接近军镇中心。
只可惜这些在军镇中心守备的军卒,最高也只http://m.hetushu.com有二阶虚相的实力境界,宁越凭着万里烟云兽虚相藏匿身形,翻墙过院,还是很轻松的潜进军镇中心,没人发现他行动的踪迹。
宁循着记忆,抓到了院落的一侧,这边在院墙外就可看到院子里的一颗大树,这可大树正对着马飞鸣屋子的后窗,当时饮酒,马飞鸣还赞这古树扎根在此不知道多久,这才长成了几人环抱的大小。
离开百目峰的一路上,宁越越想越觉得事有蹊跷。
这要是真到了百目峰主峰去抓麒麟彪,谁知道会不会遇到更加危险的妖兽。
他小心的避开军镇军卒的巡视,先回去了云豹骑的军营驻地,寻到了李寒孤等人。
宁越小心的沿着树干走向靠近屋子后窗的地方,在这个位置,正好能够看到马飞鸣和一个背对着他坐着的胖乎乎的中年人。
宁越一个闪身,再不准备隐匿身形,他从树上直接飘然落下,就像是一片树叶,无声无息的从后窗飞进了马飞鸣的屋子。
和-图-书宁越只觉得胸口一股怒火升腾而起,他已经在努力避开麒麟城皇权内斗,甚至找机会带兵离开了麒麟城那个是非之地,没想到到了这里,燕龙皇都没有准备放过自己。
宁越这一次自己带队出发,一共只带了三百精兵,每一个士兵都是凝出一阶虚相,现在在血蝙蝠口中丧生了将尽二十人,宁越也是极为心疼。
李寒孤几人都是说了几个办法,可是都不合适,宁越最后还是决定亲自动手,在这个军镇之中,应该没人的实力会高过他,也只有他亲自出手,才有可能不被马飞鸣那边发现。
马飞鸣正在举杯请酒,脸上也是没有掩饰一份得意,笑道:“下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军镇军司马,哪里比得上大人风光得意,现在为皇叔特使,定是得到皇叔倚重,以后定是更加风光无限。”
不仅如此,宁越发现在接近军镇中心的范围里,多出了一些军备精良的士兵,看得出都是经过战场磨砺,一个个实力都是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