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麒麟城风云

第68章 老宅重光

宁越先让白洛洛使人,将他带回来的云豹骑百人送进府里安排休息,这才跟着白洛洛走进白府。
宁越一边走,一边听着白洛洛和监造说着,意外发现府中多出了不少仆从,见着他回来,都是连称少主。
宁越有些无奈的轻笑了几声,白星武哪里是来专程给自己送圣旨的,麒麟城随便派来那个人带来圣旨,自己敢违命不尊,这个家伙显然就是为了过来跟自己过招打上一场罢了。
不到一日的功夫,宁越连夜赶路,很快赶到了麒麟城下,等着城门打开,就迫不及待的回去了老宅上重建的白府。
宁越见白星武离开,向四周挥了挥手,示意云豹骑各自散开,可是他却站在了两人交手崩塌的小广场上,凝神而立。
看着白洛洛出门接他,先是下马亲昵的拍了拍白洛洛的头,让小姑娘一阵瘪嘴,不过马上又开心缠着他说起话来。
宁越抬头,和白星武的目光对视在一起,这个宿世对手,几次和图书相遇,实力也在迅速提升,给人一种相持相恶的复杂感觉。
白星武似乎也是早就想到宁越会这样回答,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张圣旨,随手掷向了宁越:“圣旨我给了你,这次你还是要去的,此番御前比武有很多人参加,虽然还是会有三刀三剑那类的废物,可是我说过的边军的几个禽兽,还有一些宗门势力的弟子,都会去参加比武,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现在能让我有出刀欲望的人,也就只有你一人罢了。”
至于那些世家权贵送人,找个机会打发了就好。
毕竟当初自家白府事发,身为主家的族长,白河洛却连伸手拉白河愁一把的举动都是没有,现在这么关注这边,应该是处于燕重光对自己的重视。
马上有宫中负责白府重建的监造赶了过来,引着宁越在重建白府中走了一圈。
所有人都是见到白星武的恐怖实力,看着宁越没有令他们阻拦的意思,都是和图书纷纷让路,任由白星武驾马离开。
白洛洛挥退跟在她身边的婢女,跟宁越在白府后院建好的花园里散步。
李寒孤得了宁越的命令,留在军镇,将这个根据地死死攥在手里,加入将军镇守军融进云豹骑的训练也不能停下,宁越需要一支随时调来可战的军队。
宁越仿佛感受到了这些视线,神色微微放缓,转身离开,那些陷入宁越魂境的士兵都是虚脱倒地。
宁越理解这种感觉,武道上若是没有实力相近的对手,只凭自身感悟修炼,实力提升的速度总会有着这样那样的局限。
宁越没好气的回看了白星武一眼,他根本不想参加什么御前比武,可是却没想到白星武是带着圣旨过来。
他只好抬手接住圣旨,打开看了一眼,见真实传他去参加御前比武,就放进怀中。
宁越回去营帐,马上将李寒孤等人召集过来,圣旨上传他去御前比武的事情已成定数,也就是说他现在必须回麒http://www.hetushu.com麟城一次,可是他不准备将云豹骑全数带回去。
宫中营造也是懂得看眼色的人,大致的跟宁越汇报了一下白府修建的进程,提到宁越这次回来,再有几日的功夫,就可以看着一个完全修缮完毕的崭新白府,又说了修建的过程十分顺遂,就快步离开。
白洛洛近日得了宁越会回来参加御前比武的消息,开心的迎出门来。
宁越想到这里,说道:“好,既然父亲和大伯既然送来了人,府中也却这样的下人,那就好好用着,到时候记得回礼感谢一下。”
可是他们默默的就觉得只是看了一下,感知就像是陷入了宁越身边一片剑气纵横的世界,在这片空间之中,没有颜色,没有时间空间,有的只是不断迸射流逝的剑气,仿佛宁越自身就是这个独特领域里擎天而立的一柄长剑,直让人感觉到寒毛倒竖,仿佛自身下一刻就会被这一股无形的剑气绞成飞灰一样……
白洛洛轻声应下,在外人http://www•hetushu.com面前,表现出一副小淑女的模样。
宁越点头,心里却在向着白河愁派人回来还算正常,大伯白河洛派人过来,看着是发自关心,可是却要小心一些。
白洛洛小声对宁越说道:“哥哥,你走了之后,父亲和大伯那边见着白府重建的差不多了,说是府中太过空荡,就都派来了一些家仆婢女,还有一些世家也是借机送人过来服侍,我不好拒绝,就都他们进来了。”
白星武的属下这时候才恍然醒来,一个个不顾身上的狼狈,也是拉起坐骑,驾马向着白星武坠去。
宁越这时才不愿离开军镇,在这里快速将云豹骑重新整编,快速形成可用战力,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白星武喊完这话,就扬起马鞭,驾马离开。
少女脸上的神色这是才变得真正的轻松了起来,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宁越,掩盖不住心里的喜意。
他们见着宁越的天龙剑明明已经收回剑鞘,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用一种随意的站姿站在m.hetushu•com那里,周身不见任何魂力波动。
安排好了军镇的重要事宜,第二天一早,宁越就带着云豹骑精兵百人,都配上了青铜马坐骑,离开军镇,直接赶回了麒麟城。
他见白星武散了战意,也是收剑回鞘,摇头回道:“什么御前比武,我不感兴趣。”
白星武扔出圣旨,转身走向一旁被几乎吓瘫了的坐骑旁边,伸手用魂力安抚了一下坐骑,就翻身上马,又是转头望着宁越喊道:“专程送来的圣旨已经交给了你,正事办完,我这就走了,记住,我会在御前比武上等着你来。”
所以别看白星武过来,只是与他全力过了一招,宁越近期修炼中一些武道上的滞涩之感,都是隐隐有了突破的迹象。
宁越一路驾马奔行到白府门口,沿路见着偌大的府邸已经重建的差不多了,心里也是有些开心。
云豹骑大部散开,还有一些人开始在周围整理起坍塌的建筑,这些人时不时的偷看宁越一眼,都是感觉到自家的大人又是变得更加强大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