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麒麟城风云

第90章 逼问(二)

听令的云豹骑的神色先是一阵迟疑,等着宁越说完,神色间莫名的闪过一丝惊讶,随后马上领命出了屋子,只是在临走前,眼神有些怜悯的看了一下神色倔强的李彦。
宁越扫看了一眼皮纸上写着的东西,抬手向着李彦一扬,说道:“真没想到,李彦你也是朝臣权贵之子,后来家道中落,这才投奔了宇文翼。”
宇文翼虽然统管兵马寺,可是宁越是他们这些人的直属上司,加上宁越接任云豹骑后的一番表现,已经令云豹骑上下完全认可,所以几人听着宁越吩咐,也是下意识的忽略了李彦的身份,继续办事。
李彦瞪向宁越,狠声说道。
他们马上又是想起宁越并非只是位高权重,之前所提到的传闻中,更是一个不讲道理的强大武者。
云豹骑士兵马上又要动手,宁越却一下拦住,神色间闪过一丝戏谑,冲着李彦说道:“本都尉最敬佩硬撼,可是既然你连身子被废都不怕,我这有些办法,专门就是用来对付硬汉的。”
宁越无视了李彦的和*图*书怒视,继续说道:“还有,你们李家的虚空龙秘法,在早先的时候,也是大夏出名的虚相秘法,可是嫡传至今,从你父辈开始,就无人能够修炼到秘法大成的境界,你更是只修炼出了三阶虚空龙虚相,凭着这种实力去做宇文翼身边的亲兵小官,也算是辱蔑了这部秘法……”
这是怎样的实力!
李彦在兵马寺跟在宇文翼身边,在他们的印象中已经是极为强大的武者,可是却被宁越追的漫天乱飞,让他们看得眼花缭乱,最后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几个云豹骑马上上去踢踹了几脚,又将他拉起靠在了墙边,恶狠狠地说道:“乖乖坐好,都尉到时候问你什么,认真回答,不然哥几个不会饶过你的!”
比起这些巡逻士兵受到的惊吓,李彦这时只觉得有苦说不出。
几个云豹骑闻言,身上莫名一颤,看着提回来袋子和木框的同袍,这下子算是知道了之前这人露出的古怪神色是为了什么。
李彦闻言双目渐渐发红,突hetushu.com地暴起身形,想要向宁越撞去,可是身上魂力被封,身体被缚,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
一群巡逻士兵面面相觑。
有一个云豹骑认出李彦的身份,不由轻呼一声,可是看到宁越平静的神色,神色也是随之恢复正常。
宁越目光扫过几人,点了点头,指了一下被他随手丢在地上的李彦,说道:“给我问出这人修炼虚相的完整秘法。”
李彦惊醒之后,先是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最后眼神穿过众人,还是落在了宁越身上,声音有些嘶哑地说道:“白都尉,你是在兵马寺将我带走,总管一定会找到我的。”
宁越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没错,宇文翼知道消息以后,弄不好很快就会找来,可是在这之前,我要你把知道的虚空龙秘法交给我,如果你配合的话,我不介意直接放你离开。”
宁越站在一边看着,马上有人用冷水将李彦泼醒。
宁越知道这里并不是审问的好地方,他一定要赶在宇文翼发现之前,审问出自己http://www.hetushu.com想要的东西。
“绝无可能!”
青铜马王在麒麟城宽大的街道上扬蹄狂奔,宁越很快赶回了白府,招来值守云豹骑吩咐几句,直接跟着云豹骑去了后院云豹骑住所,一间空着的独屋。
其余的几个云豹骑也是好奇,宁越这样自信,究竟有什么办法来对付李彦。
就在前一阵,宁越在麒麟城里接连挑战了那么多强大武者,最后却没人敢去找他的麻烦,甚至有一些传言,说是宁越的已经成为了麒麟城最强的年轻一代的高手,就算是白星武也不是对手。
宁越制住李彦之后,眼神仿佛随意的向着巡逻士兵这边扫了一眼,几个巡逻士兵感到宁越的眼神,顿时身子都是一颤。
几人也都是下意识的偷看了正在轻笑的宁越一眼,心里一阵发憷,心里都在想着以后千万不要得罪自家都尉,居然能相出这样折磨人的手段,甚至不用去亲自体验,只是想想就觉得可怕。
不多时,这人提了一个不知道装着什么活物袋子和一筐东西回来。
和*图*书宁越说罢,转头招呼一个云豹骑到身边,附耳说了几句。
宁越不准备在观察李彦展露虚空龙特性,看到这个宇文翼的亲兵神色沮丧,也是不准备耽误时间,手掌一切,就将李彦震昏,单手提起人就出去骑上了青铜马王,一路奔出兵马寺外。
几个云豹骑都是应声领命,上前先将李彦魂力封住,用绳索捆绑了起来。
李彦顿时皱眉,他原以为宁越把他抓来,就是为了报复他之前所为,却万万没有想到宁越居然是为了他的虚空龙秘法而来。
他现在被宁越生硬的按着跪在地上,总算是真实的感受到了宁越真实的实力远超他不知多少,非但已经可以凝练四阶虚相,真实实力绝对要远超普通四阶虚相的武者。
宁越走到框边,笑着从里面抓了几根纤长的羽毛在手里,冲着几个云豹骑递了一个眼色,说道:“先把这位的鞋子脱了,然后你们用这些羽毛骚他的脚心……”
虽然这种传言的可信度,在很多人看来,可信度还是不大,可是在这些巡逻士兵的眼中,这些传言和图书至少已经证明,宁越的实力,至少已经算是麒麟城中可以横着走的强大武者了。
李彦瞪大眼睛,这时如何不知宁越看过的就是他的身家资料。
李彦只是恶狠狠的瞪着宁越,咬牙切齿地说道:“妄想!就算是你们废了我,也别想从我口中得到秘法的一分一毫!”
正在这时,门外一个云豹骑匆匆进了屋子,与宁越行礼之后,将一份几张皮纸交给了宁越。
李彦真想使劲晃几下脑袋,希望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假的,可是肩膀山如同山岳般沉重的手掌和身上被震散的魂力,无一不说明自己,确实败给了这个一年前还不是自己对手的年轻人。
得了宁越命令的云豹骑很快找来了几个云豹骑,看着等在屋子里的宁越,马上说道:“禀都尉,这几人都是咱么云豹骑里的审讯好手,之前遇到这样的事情,都是他们负责刑讯审问。”
自己的运气究竟是有多差啊,居然碰到了这样一个修炼速度如同怪物般的武者,只是一年时间,就从一个自己可以轻松杀掉的普通武者,变得这样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