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麒麟城风云

第100章 雄主霸业(二)

主臣两人就这样一动一静,燕重光足足写了半个时辰的书法,才丢下书笔,站在桌案后,对宇文翼问道:“你今日求见我说有要事?”
如果不是知道这是李寒孤亲笔来信的话,宁越完全无法想象手下会快速聚集起这样一股战力,他在去找于伯牙试图促成此事的时候,也是没有想到会有这样出乎预料的结果。
顿了顿,宁越不由又是叹道:“乾国的疆域也是千万里有余,可是对上大夏却如同蚍蜉撼树,之前乾国还准备暗中辅助太子燕惊龙篡位,现在这事弄不好早就不了了之,只是不知道这件事有没有暴露出去……不管怎样,乾国现在必须面对大夏最为猛烈地攻势,可整个乾国内部都呈现出一种树倒猢狲散的架势,若乾国只是这样应对,大夏必胜。”
不过信上的另一个信息更令宁越关注。
只是说完这句,燕重光又是冷笑了一声,对宇文翼淡淡说道:“开疆拓土,本就是为成我大夏雄主霸业,和图书既然那边有人来投,就许那白星源收拢这些家伙吧,有人愿意投靠我大夏,我没道理不收。”
宇文翼不敢出声打搅,静静的立在一旁。
燕重光说完这些,似乎没了谈话的兴趣,挥了下手,就有内侍将宇文翼带出了偏殿。
宁越将密信紧握在手中,用魂力一点点的震得粉碎,下意识的在心中思忖:“八派这样观望,也算是正常,看来乾国也是对八派没有什么期望,才没有去管他们……”
这时他已经没有其他选择,必定会追随燕龙皇的大军征讨乾国,至于乾国八派一众人来投靠云豹骑的事情,也是一定要进行下去,只是在收人的时候,一定要谨慎挑选,将那些之后愿意绑在他利益战车上的人留下来就好,其余别有用心的人,要早早清除出去!
宇文翼立刻躬身领命。
宇文翼很快就带着燕重光的决议回了大军驻地,将之告诉了苦等了许久的于伯牙。
结果不到半月的功夫,李寒和-图-书孤赶在燕龙皇大军出征之前,又是给了宁越一封回信。
内侍很快传出旨意,令宇文翼进宫面圣。
李寒孤从许多诚心投靠的八派弟子口中得知,乾国一面的八派,虽然遣散了核心人员,可是都是在暗地蓄积力量,一旦大夏这边征讨乾国失败,他们就会出头摇旗呐喊,快速在乾国东山再起。
于伯牙心头顿时大喜,燕重光允许宁越对乾国逃来的八派弟子进行收编,云豹骑的战力一定会壮大不少,带着他的地位水涨船高。
特别是乾元宗这些弟子对乾国的背叛,若是这件事传出去的话,对乾国的皇族和军方势力绝对是一个极为严重的打击。
于伯牙求见宇文翼之后,直言不讳的说出了宁越遇到乾国八派弟子投奔的事情。
还好的是这件事燕重光亲自发话同意,不然这股强大的力量无论落在谁的手里,都难免不受到大夏有司的责难。
燕重光哈哈大大笑了一声,用手指点了点宇文翼http://www.hetushu.com,笑道:“你就是一个聪明的。”
宁越将手中密信粉末丢入火盆,火苗又是灼热不少,映照的他的神色阴晴不定。
宇文翼闻声而动,行礼之后,才恭敬开口,说道:“陛下,我出征大军未动,乾国宵小就已经心惊胆丧,今日于伯牙来我这里上报,说是乾国八派分崩离析,有不少门下弟子逃到了咱们大夏,现在被白星源麾下的云豹骑碰到,说是对方有意加入云豹骑……”
良久,燕重光转身,却依旧没有去看宇文翼,就像是没有发现偏殿里还候着一个人一样,走到桌案前,用起笔墨,开始行起了书法。
宇文翼虽然身居兵马寺总管一职,可是这件事情与皇族兵权相关,也是不敢随意做出决定,沉吟了一阵子,并没有因此为难于伯牙和宁越,许诺进宫面圣,询问此事机要。
于伯牙马上对宇文翼大声道谢,有些迫不及待的回去云豹骑驻地,亲自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宁越。
宇文翼连和图书忙说道:“禀陛下,白星源那边并没有擅自收人,他得了这个消息,就马上上报给于伯牙,于伯牙告知于我,我才来求陛下指点。”
宇文翼很快被带进了议政大殿的偏殿。
出征大军开拔在即,宇文翼留下于伯牙在他的营帐中等着消息,驾着快马,去皇城求见燕重光。
只是一进偏殿,宇文翼就见着几个内侍正将燕重光桌案上批阅好的奏折取走,另有内侍取来笔墨纸张,燕重光背对着他站在桌案后面,一动不动,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宁越这边得了燕重光的肯首,心里顿时也是大定。
接待送走了于伯牙之后,宁越也是马不停蹄的写了书信,用最快的速度发给了李寒孤,告知一定要抓住这个壮大云豹骑实力的机会。
燕重光神色淡淡,听到这里,轻声说道:“这群人逃得地方也真是巧,还知道跑去白星源手下的驻地,莫不是觉得他白星源现在被封为云骑都尉,就能保得住他们了?”
燕重光闻言点了点头,看向m•hetushu•com宇文翼,今日第一次露出了笑容,说道:“你也是好肚量,前些日子白星源去兵马寺挑战你未败,结果名声大振,几乎要压了你一头,现在你对他还是这样回护,就不担心他不领你的情?”
宁越在营帐中静静看着书信,目光闪动,全都看完之后,不由得轻叹一声,神色莫名的有些复杂。
燕重光接连几问,宇文翼听到了这句之后,神色才真正的放松下来,笑着对燕重光回道:“下官的兵马寺仅听陛下一人号令,那云豹骑自然也是陛下亲兵,所以下官只是在为陛下做事,何来要那白星源领情?”
他在营帐中起身,来回走了几圈,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波动,心里不由暗咐道:“只是半月,居然又从乾国一面逃来了数百八派弟子,这一次里面居然大多数都是八派的核心弟子,甚至还有各派长老,都已凝练出了二阶三阶虚相。最为令人相信的,是乾元宗里居然也有人选择了这条路走,放弃了与乾国皇族共同抵御大夏攻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