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麒麟城风云

第129章 避重就轻(四)

宁越飞身后撤,心里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这番孤身抢攻,令他真实体验到了五行宗的护派法阵不是浪得虚名。
只有华师叔强压下了体内反噬紊乱的魂力,用最大限度调用宗门总阵中的魂力,瞪大眼睛,眼睁睁的看着宁越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的巨拳直轰到了山门不到百丈的距离,才被刚银色的护壁拦住下来,顺势反弹了回去。
更别说,五行宗的五行法阵,现在只是展露了五行金属性的防护特性,还有其余木、水、火、土四种属性没有激活,如果就这样带云豹骑攻打五行宗,谁胜谁负虽然犹未可知,可是云豹骑失败的机会极大,宁越自然不会这样冒险。
宁越眼神将这一幕收入眼中,不由得狡黠暗笑了一声,随后倾尽全力,同时催动四部四阶功法,将所有魂力集中在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的一只巨拳之上,全力的轰在了五行法阵的金属性护壁之上,居然势如破竹和图书的强突进护壁之中,直线轰向了五行宗山门!
“罗延石,五行宗的护派法阵激活,若是攻打的话,云豹骑的战力定然受损,短期也绝对难以攻打下来,现在领军向南,先去将天狼门和华宝帮打下来,攻打五行宗的事情他日再做计议!”
华师叔这时再也不敢小瞧宁越,脑海中深深记住了宁越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的怪力。
马伯砀的华师叔在空中目光傻愣,他身在空中,可以眼见着五行法阵生成的,如同水银一般的刚银色护壁,居然在宁越的强攻下连连后退!不仅如此,山门处激活法阵的那个弟子最先受到了法阵反噬,整个人瘫倒在地,可见周身魂力都是紊乱到了极点!
罗延石驾马上前,与宁越并马行进,低声开口说道:“大人,天狼门在乾国八派中一向特殊,擅长驯兽,这一次要是能攻打下来,一定要将他们收服,送到南荒山那边帮助抓m.hetushu.com捕妖兽。”
华师叔手掌按在山门石柱之上,充沛的魂力接替了瘫躺在地上的弟子,顿时感受到宁越方向传来的强大力度,法阵可以调用的魂力俱是向着这一侧蜂拥过去,不断地填补着不断被宁越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巨力轰退的,五行法阵生出的刚银色的光幕护壁。
罗延石左右扫视了一眼,也是传音回道:“这天狼门门派所藏的位置据说相当隐秘,可是我在边疆一个老兵那里听说过一个秘闻,这荒原上几乎所有野狼都是他们天狼门驯养的,所以只消盯准一只野狼,带兵追击,那野狼就会本能的回去认为安全的窝点,我们跟着,就能寻到那天狼门了。”
“这……怎么会这样!”
宁越在空中还不忘,对五行宗山门处的华师叔的方向,大声传音说道:“云豹骑今天感受了五行宗护派法阵强威,自感不敌,今日先行告退。若是本都尉实和_图_书力再有提升,定然还会再来的。”
宁越一出现,就冲着翘首以望的云豹骑,大声对罗延石下令。
宁越用尽全力攻击,身上的魂力一时间也是难以再发动一次这样的攻势,感应到五行法阵强大的反震力度,心里暗叹一声可惜,凭着自身的实力,现在还是没有办法攻破五行宗护派法阵,所以这场试探就这样到此为止就好。
罗延石应声领命,引着云豹骑快马扬鞭,快速冲出了五行宗十三峰的范围。
宁越飞在空中,骤然收回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催动魂力,在体表卷起一股淡薄云雾,就这样随着倒吹罡风中的一缕,直接飘飞向了山谷谷口。
早日里,宁越已经与罗延石商议了这次来五行宗只是走一个过场,所以对于天狼门和华宝帮两方的消息都是打探的比较清楚,罗延石灵君疾行,只是半天时间便赶到了千余里外的一座戈壁荒滩。
华师叔听闻这话,脸色一下子涨的www.hetushu.com通红。
宁越点头:“我也是早就听说了天狼门擅长驯兽,只可惜之前在乾国的时候,没有相熟的天狼门弟子,这一次攻打乾国,他们却是少有的闭门自封,没有投奔乾国外任何势力的帮派。”
他的全力一击,看似只差一点就可击穿法阵金属性灵气凝练的护壁,可是自己有他自己知道,五行法阵的恢复速度极快,他这样全力一击,短时间内绝难再爆发一次,这种情况下根本破不开五行法阵。
华师叔顾不得在空中再观察什么,直接飞冲去了山门方向。这时候要是护派法阵被攻破了的话,云豹骑就可直冲山上,攻打五行宗宗门,这种事情是怎样也不能让其发生的!
正在操控五行法阵的华师叔等人,瞬时间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反噬力度从法阵传来,几个弟子口喷鲜血,魂力后继无力。
宁越说到这里,对罗延石传音问道:“原本计划先去攻打华宝帮,那个小帮派就处在明显位置,和-图-书十分容易攻打下来,可这天狼门却行踪诡秘,你确定有办法能一下找到天狼门的宗门所在?”
云豹骑众人也是对这个命令没有任何异议,他们都是亲眼见了五行宗护派法阵的威能,心里清楚攻打五行宗确实就如宁越所说的那样极具危险,所以执行起行动命令都是没有分毫犹豫。
之前他还数落宁越和云豹骑,可是没想到宁越只是四阶虚相的实力,却能击穿五行法阵的金属性护壁,这可是连六阶武者都无法做到的。
其余几个跟来山门的五行宗弟子,这时候也是反应了过来,全都围在了山门石柱左近,伸手将魂力关注进山门之中,加强激活护派法阵的强度。
宁越很快飞驰回在山谷外重新集结完毕的云豹边上,身后山谷中刚刚战斗残留的魂力如同云层飞速卷起,随着宁越的身形飞过,片片消散,瞬间形成一条直线通路,无数细碎魂力如同光雨般从空中倾泻而下,就像是在他身后下了一场银色细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