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麒麟城风云

第131章 避重就轻(六)

天空中骤然闪过一道极亮的电光,所有人在这一刻都不由得被这道电光刺激得眼睛一眯,野狼狼群也是一样,不少野狼正面被电光晃耀,暂时失去了视觉,下意识的乱作一团。
罗延石又是一声呼喝,云豹骑依着他的命令,单排的骑兵收起盾牌,快速下马,整备好兵器驻足而立。
宁越并没有再多做什么,只是骑在马上,眼神凝厉,抬手冲着地面和天空的野狼一指。
狼群瞬时间与大片的盾牌相撞在了一起,云豹骑高举的盾牌平面都是顺势一低,可是马上就有利刃从盾牌下方快速上刺,漫天的野狼被大批刺中要害,整个场面,就像是空中下了一场血雨,落在镜湖一样的盾面上,扬起片片涟漪,交错相互,乱作一团。
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出现之后,直接站到云豹骑的军阵之前,身上的电弧暴增,像是潮水一样蔓延到它六条粗实无比的巨臂之上,满眼都是劈啪作响的和_图_书电弧爆射。
罗延石有条不紊的对云豹骑接连下令,可是他看着天狼门一下子变得强了不知道多少被的攻势,眉头不由得紧紧皱起。
与此同时,天狼门城寨中狼嚎声不断,大片野狼从城头现身,如同一片黑灰色的潮水,开始向着云豹骑狂奔过来。
罗延石又是最先张口大喊,随后高举重剑,让身后的云豹骑都看到他的举动。
瞬时间,迎向空中的盾牌平面出现数道空隙,野狼不明所以,本能的纷纷跃下,结果在下面等待这它们的是森寒利刃,飞身冲下去的野狼,都被利刃穿刺杀掉,一股腥臭的血腥味开始在云豹骑军阵中漫散开去。
猛然间,天狼门的城寨里突然接连响起一声极为响亮的狼嚎,随后更多狼嚎声从城寨中长长短短的响了起来。
宁越和身边云豹骑马上抬头,就看着在天狼门的上空,数千只野狼被一股巨力抛在空中,正在龇牙亮爪,狂和图书风骤雨一般的向着云豹骑的方向散射过来!
宁越这时也不得不承认,天狼门的底蕴远比他们预计的要高出太多,就算只凭这成群的野狼,天狼门在八派中的排名就不应该如此靠后。
“保持阵型!准备战斗!你们都是没有卵蛋的女娃子吗,怕什么怕,一刀一个,这些野狼一下就能杀一个干净!”
宁越看着漫天飞抛的野狼,先是惊讶,随后眼神眯成一道细线,流露出一股危险的光芒,心中快速念道:“这些野狼居然大都都有着可以凝练虚相的潜质,不少野狼甚至有着一阶二阶虚相的实力,这与云豹骑精英骑兵的实力也是不遑多让,看来之前还是小看了天狼门,配合妖兽,他们的战力居然这样之强。”
霎时间,宁越身上魂力涌动,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顿时在他身后出现,随后身上开始闪烁着一道道电光秘纹,所有人都感觉到空间骤然变的闪亮起hetushu.com来。
云豹骑迅速摆好阵型,面对这样的巨石垒成的城寨,并不适合集团冲锋,只是所有人都是看到天狼门城门被巨石堵死,现在究竟要戒备一些什么。
宁越等人都是不明所以,可是很快的,所有人都听到空中响起一阵急速破空的风声呼啸。
空中突然又是响起一阵破空声音,云豹骑抬头,第二批野狼再次升空。
“稳住!双排位置的骑兵合拢,防御空中攻击,单排骑兵继续在地面杀狼!”
天狼门飞抛的狼群这时候正好如同雨点般飞射下来,无数野狼像是狂风骤雨一般直接猛扑向云豹骑,扬起利爪,张开狼口,向着云豹骑的要害扑去。
空中的野狼似乎早就熟悉了这样的战斗方式,身在高空,居然一点极为冷静,一只只野狼只是扯着嗓子高声嚎叫,远近相互应和,整个峡谷里顿时只剩下一声声凄厉的狼嚎,令人心寒。
声音越来越近,云豹骑骑兵都是拔出武器,http://m•hetushu•com看出空中的野狼都是对准了云豹骑的军镇,天狼门是准备用野狼搅乱云豹骑的军势。
想到这里,不少云豹骑都是下意识的倒抽了一口冷气,他们现在被抛射到天空的野狼直奔军镇中心,外侧的防备都是变得无用,弄不好就会变成一团混战,这样对适合突击作战的云豹骑极为不利。
“敌袭!准备战斗!”
宁越嘴角微扬,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手臂前伸,六道火山喷发时岩浆般的炽烈电弧瞬间贯穿天地,无数闪电密密麻麻的充斥在云豹骑前方天地间的空处,锋锐炽烈的电弧瞬间就射穿了大片野狼的躯壳,激跳的电弧布满狼身,将整只狼的毛皮内脏都是烧成飞灰。
临近的云豹骑都是下意识的倒抽了一口冷气,他们之前才曾经见过宁越施展雷光兽的雷霆之力,可是这一次的电弧明显比印象中强大数倍不止,将整个地下峡谷都照得通亮,就像是一个妖神现世,周身雷霆带着莫www.hetushu.com大威能,令人心颤。
“剩下的野狼放到地面解决!”
宁越的魂力不绝,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手中爆射的闪电不断,无数的电弧射向空中地面的野狼,不断的将它们火烧败絮一样的扬起一片火苗,化作飞灰漫天落下。
罗延石快速下令,他粗犷的声音很快将云豹骑一些新兵的担心压了下去,保持着军势没有慌乱,就在飞抛狼群马上落到云豹骑的头顶的时候,罗延石才又大声喊道:“举盾,先挡住它们的第一下扑击,再用刀剑进行反击!左排起单数骑手下马,对付地面野狼!”
天狼门一方的城头上顿时冒出了不少穿着兽皮的武者,他们对宁越的虚相指指点点,可是还是命令野狼继续冲击。
云豹骑众得令,全都从身后拿出一个近半身大小的精钢盾牌,瞬时间就在头顶并联成了一个如同镜湖水面般平静的森寒盾面。
宁越身在马上,不由凝神暗咐:“这种时候,必须打压下去天狼门的这波攻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