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麒麟城风云

第153章 拓跋龙海(二)

没等宁越一行人开口,拓跋龙海就坐在马背上冲着宁越说道:“你这个细皮嫩肉的小子就是白星源?怎么可能皇叔那十五营精兵宿卫都被困在无终岭里,只有你成功跑了出来在,我看你也没有什么三头六臂的,不像,真是不像……”
一脸横肉的拓跋龙海见着宁越出来,眼神就是一动,明显认得宁越。
宁越和一众心腹刚一来到营门,就见着百余骑并排立在营们之外,与军营中守门和巡逻的云豹骑骑兵对持两边。
宁越上前一步,高声喝道:“天下兵马归于兵马寺统管,没有兵马寺令符,不合规矩,你只是一句陛下口谕,我做不得信,所以下次带了兵马寺令符前来,再说兵权一事吧!”
宁越首当其冲的面对着拓跋龙海的全力扑击,心里先是一惊,随后片刻间便不生一点涟漪,七阶虚相是他所遇到的最强大的虚相,面对着这样的虚相,他闪避不得,只有正面对抗!
“不www.hetushu.com知你来我云豹骑有何贵干?”宁越神色平静的看向拓跋龙海,出言问道。
珞瑶姬和南笙面面相觑,南笙负责云豹骑各处打探消息的汇总,却没有打探到麒麟城一方对云豹骑的安排,这时也是一阵茫然。
罗延石等人一听拓跋龙海上来就出言侮蔑宁越,罗延石带头就要冲上去动手,可是宁越一把将他拉住,示意不要冲动。
“七阶龙首蛮身虚相!”
云豹骑的负责今日廵营的一个百夫长站在营门,对百骑厉喝:“军营重地,你们若在妄动,休怪刀兵无情!”
南笙惊呼一声,身上六臂妖兽虚相闪出护体,可是整个虚相都被拓跋龙海强大的魂力压迫的动作缓慢至极。
宁越的眼神在拓跋龙海身上扫过,眼底闪过一道厉色,他看出拓跋龙海看似在无畏挑衅,可是身上魂力都是蓄势待发,充满一股危险至极的感觉,令他一下子也看不透这人的实力究http://m•hetushu.com竟如何。
宁越听到拓跋龙海没有兵马寺令符,眼底顿时闪过一丝坚决,他现在拿不准这个骄横的拓跋龙海究竟是不是得了皇命,可是云豹骑对他来说太过重要,就算是确实是燕重光下令,他现在也不准备交出兵权。
百骑为首的人三十多岁,身材高大威猛,可是一脸横肉,神色间满是跋扈。
拓跋龙海见着宁越一伸手就压下一众躁动的云豹骑,眼底闪过一道惊讶,可是很快就被一股戏谑占据,哈哈大笑一声,又是扬声说道:“白星源,我自麒麟城而来,陛下口谕,令你将云豹骑全权交付于我,即刻生效!”
可是宁越确定,要是罗延石就这样上去的话,定是要吃亏的。
“什么!不可能!”罗延石瞪大眼睛,握着钵盂般大小的拳头高声叫道。
拓跋龙海声音未落,一个大鹏展翅,身子就凭空从马背上腾空而起,周身魂力漩涌,身后突然出现一条龙www•hetushu.com首人身的巨大妖魔虚相,背生双翅,一次扇动,就带着拓跋龙海的身子疾速前射,仿若一道陨世流星,偌大的威压压得正场中的云豹骑都是喘不过气来。
宁越想了想,继续走向营门,说道:“还是去看一看吧,皇叔燕龙皇带着大军被困在无终岭,麒麟城这边不着急援助,还派来这样一个人说是要接管我云豹骑的军权,谁知道这里到底牵动了多少权利。”
拓跋龙海的神色一滞,怒视着宁越,说道:“陛下口谕,军事紧急,一切便宜从事,你快点交出云豹骑的兵权,回去麒麟城自然知道我身份的真假了。”
宁越闻言不由皱眉,在他身后的几人也都是觉得这麒麟城来的百余骑太过嚣张。
“快去把白星源叫出来,今天就让他卷铺盖卷滚蛋,以后这云豹骑就是拓跋老大的了!”
拓跋龙海带着的百余随从骑兵也是放声大笑,尖声乱叫。
拓跋龙海身边的百余骑兵也是有人高叫:http://www.hetushu.com“还不赶快给拓跋大人交出兵权,你不尊陛下口谕,是想造反吗!”
可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这个拓跋龙海明显一副有所依仗的样子,不由得令宁越几人猜测起这人究竟是哪方势力派来的人。
拓跋龙海张大了眼睛,惊愕过后,神色间顿时浮现一股狰狞,狞笑道:“不遵陛下口谕,我看你真是要早饭,现在就将你拿下,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周围的云豹骑也都是满脸惊讶,想不通为什么会突然下来这样一道命令。
其余人也是点头。
宁越的脑子突地一动,看向得意洋洋的拓跋龙海,说道:“你只是说陛下口谕,可带了兵马寺的半边令符!”
“还不打开营门,以后哥几个也是你们的上司管带,别说没给你们机会。”
罗延石等人也是快速召唤出虚相抵抗,可是拓跋龙海的魂力磅礴,甚至比宇文翼都犹有过之,一群人只觉得天地间只剩拓跋龙海的巨大龙首蛮身虚相,被威压震慑。
和图书“开门开么,要不咱们跟老大冲杀进去,倒霉的也是你们。”
罗延石更是皱眉说道:“大人,这人一副兵痞做派,有些不像是麒麟城那些精兵营的人,看起来就是被人派来捣乱的。”
宁越和一众心腹走向营门,门口聚集的云豹骑都是让开一条通路,让宁越走到了前方。
“哈哈哈哈,刀兵无情,就凭你们这些人,还真没被你家拓跋大爷放在眼中!”跋扈大汉笑了几声,骄横说道:“还有,教你们一个乖,今天你家拓跋大爷来了这里,就是要接掌你们云豹骑的,现在得罪了大爷我,等我成了你的直属上司,到时候有你好果子吃的。”
其余骑兵都是呼啦一下子拔出了武器,云豹骑反应极快,张弓搭箭,持枪起盾,场中的局势一下子剑拔弩张。
只有宁越静静站在原地,脑中告诉自己这时候一定要冷静下去,云豹骑是他现在所有成形势力的根本,一旦被大夏兵马寺收回,绝对会令他一长段时间的努力全部作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