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1章 宁越无敌

罗延石见抓鬼,顿时张口厉喝一声,军营内外的七千云豹骑得令,铁骑涌涌,马上将整个营地维护成铁桶一样,魂力在军镇上空萦绕,一边肃杀气势抵消了不少拓跋龙海的虚相威压。
“喂!白星源呢,你们的都尉大人不会怕了本大爷,这就龟缩在军营里不出来了吧!”
珞瑶姬回过神来,连忙将门外的守卫叫了进来,大声喝问:“你们说都尉昨夜在这里休息,人呢!”
罗延石砸吧了几下嘴巴,声音有些沙哑地说道:“都尉没事就好,既然定会从闭关出来,我们就先议一议怎么应对外面那个麻烦吧。”
罗延石走在队伍最前,没等走到门口,就大声喊道:“大清早的,我家都尉还在休息,想要拜见我家都尉,就在营外候着吧!”
白洛洛修炼大浮屠法,对宁越的魂力波动异常敏感,这时候走近营帐,立刻感应到宁越不在营帐之中,马上挥退守卫,带头掀开帐帘,冲了进去。www.hetushu.com
“你是说都尉大人没有离开?可是一个好端端的人,怎么会就这样平白无故的消失了?”
白洛洛的一番解释,立刻将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
拓跋龙海不屑的嗤笑一声,飞身而起,俯瞰着结阵对抗者他七阶虚相威压的云豹骑,大声说道:“我已经给了你们三天的时间考虑,现在时间到了,云豹骑要是再不给我一个答复,我也不在意是否接收一个完整的云豹骑了,就算是白星源不愿交出兵符,今天开始你们也一定要听令与我!”
云豹骑的一众将士马上生出反应,数千骑兵用最快速度上马,罗延石等人更是身披甲胄,从营中冲了出来。
罗延石等人闻言,脸上顿时浮现出一股惊喜,宁越在他们最需要的时候,赶回来了!
其他人不明所以,一起跟了进去,结果都是见到宁越不知所踪,一下子全都傻愣的站在当场。
珞瑶姬点了点头,又和*图*书是看了白洛洛一眼,认真问道:“洛洛,你可确定都尉再有半天的时间,就能出来?”
其实罗延石这时候也是心里没谱,消失的宁越究竟什么时候会出现,可是拓跋龙海已经逼上大门,云豹骑这边绝对不能示弱。
“白星源!本校尉今天酒兴正高,快快出来把你云豹骑的半块兵符交出来,拿了兵符,我好回去客栈睡觉!”
宁越自从进入内帐之后,便没有回来议事,罗延石和珞瑶姬等人商议了一下,都是先纷纷离去,做好明天一早应对拓跋龙海的准备。
结果就在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从军营中遥遥传出:“本都尉记得说过,若是没有兵马寺的令符当面,无论何人,都无法动我云豹骑分毫,拓跋校尉莫非是忘记了?”
珞瑶姬闻言,一咬牙就转向众人,说道:“都尉不在,云豹骑就先看我们这些人的了,大军布阵,出去和那恶客尽量拖延时间。”
谁知道第二天一m.hetushu.com早,天色刚蒙蒙发亮,拓跋龙海就浑身酒气,从入川城带着他的一众随从,驾马直奔到军营门前。
罗延石顿时扯开嗓子说道:“都尉,那个拓跋龙海又来了,他要是再硬来的话,咱们究竟是不是跟他们拼了!”
罗延石等人在场中莫大的虚相威压下努力催动虚相,神色都是异常紧张,这一刻他们的决定将牵一发而动全身,云豹骑遭受到了受到宁越统领后最大的危机。
拓跋龙海站在马背上大喊,振得周围林中夜鸟纷纷飞起。
罗延石和珞瑶姬等人对视一眼,都是从宁越的营帐走了出去,拓跋龙海还等在军营正门,他们没有时间浪费。
“结阵!”
白洛洛点了点头,说道:“哥哥每次顿悟,都需要相近长短的时间。”
不过一行人都是先冲到宁越帐前,等着宁越现身,可是他们都见着先前来报信息的云豹骑探子,都是站在宁越帐前,上前询问了一声,才知道他们来见宁越和-图-书,可是帐中并无回应。
拓跋龙海听到营中传来的挑衅声音,眉头不由一皱,挑起眉毛看向军营正门,就见着罗延石一行人走了出来,他仔细扫看了一眼,却完全没有看到宁越现身,一脸横肉顿时变得更加狰狞可怖。
守门护卫一脸惊诧,其中一个连忙回道:“禀大人,昨夜都尉大人在接待一来客的时候,告知我们有任何事都不可打扰,后来来客离开,大人就一直在营帐中,我们见都尉大人没有别的吩咐,就没有去打搅他。”
此言一出,罗延石几人都是沉默下去。
一众人心里都觉得,宁越这般拼命努力都是为了云豹骑,无论这种时候提升多少实力,都会令云豹骑的威慑力变得更强一些,会在逼退咄咄逼人的拓跋龙海的天平上,给云豹骑一方增添一些砝码。
他们跟了宁越这么久的时间,绝大多数都是从护婚出使的时候就共过患难,所以都是不会觉得宁越临阵逃脱,反而对宁越充满了信心。hetushu.com
他的声音落下之后,又过了几息时间,可是营帐里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白洛洛进了宁越的大帐之后,就四下打量起来,结果在空中感应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魂力反应,她的大眼睛顿时一亮,开口说道:“我知道了!哥哥或许是昨夜对武学又有感悟,这是回了次元空间,之前我曾见过哥哥几次临阵突破,算一算,每次都会在一天的时间内完成,所以他如果昨天离开了一夜,最多再有半天时间,他一定会再回来的。”
拓跋龙海冲着云豹骑将士开口大喊,身上的魂力疯狂的涌动起来,在他身后的空中,长着翅膀的龙首蛮人虚相快速凝实,一股磅礴威压铺天盖地的向着云豹骑一方压去。
护卫认真点头,回道:“我们值守几人,都可确定都尉大人昨夜没有出来。”
马伯砀有些傻眼,急急的向着护卫追问。现在拓跋龙海已经赶来营地外叫嚣,宁越却消失不见,这让他们一下子失了主心骨,心里莫名的忐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