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2章 宁越无敌(二)

他记得前几日在与拓跋龙海动手的时候,自己全力催动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可是还是被对方用更加强大的气势压制,动手间总有一种滞涩之感。
宁越闻言抬头,双目中又是闪烁起一股魔魅般的神光。
拓跋龙海看着宁越飞上空中,与他平行相对,可是却不发话,更是没有动手的感觉,心里不由一阵不耐。
宁越飞浮到众人身前,对白洛洛宠溺的笑了笑,回道:“没错,这次闭关又有一些感悟,现在已经凝练了五阶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
白星武送给他的神水晶的碎片,让他再次经历了一次生死历练,又一个世界的武道修炼的记忆融入脑海,现在的他就算是面对七阶虚相,也自觉有一战之力!
特别是他寻到了之前忽略掉的一个细节,然他的功法变得更为圆融无懈。
这种提升实力境界的速度前所未闻!
拓跋龙海先是一愣,又是怪笑出声:“哈哈哈哈,原本本校尉还以和-图-书为你识时务,知道怕了我的实力,甘愿做一下缩头乌龟。那样多好,最起码不用再挨一顿胖揍。可是现在你出来了,要是还不交出云豹骑兵权的话,就是违令叛国,我可以直接把你轰成肉渣!到时候看着本校尉一点点的撕碎你的手臂四肢,可千万别觉得害怕啊。”
宁越归来,夹杂着突破的气势,令云豹骑这边士气大涨。
宁越话声传出营帐的一刻,整个营帐都是瞬间崩碎,宁越的身形在空中浮起升空,双目中隐现着一股幽媚魔幻的神光!
宁越下意识的在空中轻轻握拳,眼角扫了正在翘首以望的南笙一眼,不由暗笑一声,咐道:“可是不经过这次历练,我还真是没有想到,搬天正法本身就未必完全,就想是十方幻灭法可以对万灵宝鉴产生影响融合,进而也对半天正法产生影响一样,雁行宗的六臂秘法虽然只有六阶,却集中了雁行宗数十上百代的武者进行淬炼和图书,所以秘法虽然并不完全,却在根基方面有着极大有益的补充,拣拾回了这个秘法之后,搬天正法才真正算是完整了起来……”
“哈哈!五阶虚相!弄了半天你也只是从一个小小的四阶虚相的武者突破到五阶罢了,本校尉可是凝练了七阶虚相,你们云豹骑中,可没人是我的对手,今日我来,定是会让你们老实的交出兵权的!”
罗延石等人面露震惊神色,虽说他们都希望宁越快速提升实力,好应对跋扈嚣张的拓跋龙海,可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宁越仅仅用了一个晚上,就将虚相境界从四阶提升到了五阶。
所以这一次他们在临近云豹骑的时候,只是远远的跟着,一旦出事,他们只要避开云豹骑绞杀,等着拓跋龙海解决掉云豹骑首脑就好,没了首领,云豹骑就不足为惧。
宁越缓缓飞到军营正门,罗延石等人马上汇聚到了他的身下。
宁越突然现身,周身扬起磅礴魂hetushu.com力,顿时冲消拓跋龙海大片的威压,令云豹骑一方顿时战意盎然。
白洛洛对宁越的魂力反应最为敏锐,走近之后,神色间露出一股惊喜,欢叫道;“哥哥,你又突破了!我能感应到你的魂力更加凝练,你……已经突破到了五阶虚相的实力境界了?”
珞瑶姬也是被宁越强大的实力狠狠震撼了一下,看着宁越,她只是想着:“当初第一次见到这个年轻人的时候,还真没想到他有一天会变成这样的大人物,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居然就凝练了五阶虚相。”
可是现在突破归来,他在面对拓跋龙海的时候,虽然两人还是有着两阶虚相品相的实力差距,他却清楚的感应到自己的功法魂力圆融,仿若自成一个小世界,拓跋龙海身上的魂力波动已经对他生不出那样强大的影响了。
拓跋龙海感应到宁越的魂力反应,先是暗暗皱了一下眉头,可是清楚听到宁越那边有人说宁越突破到了五和*图*书阶虚相的时候,一身酒气的拓跋龙海又是露出一副狰狞笑意。
他们前次见过自家校尉的神威,见着拓跋龙海凭一人之力,就将云豹骑逼得七千精兵尽出。
宁越在空中与拓跋龙海对视,心思浮动,脑中不由回想起,这一次通过神水晶碎片得到的修炼突破的机会,真是让他感触颇多。
他这番使用神水晶碎片所经历练困难重重,虽然到了最终时刻,他的十方幻灭法,万灵宝鉴和虚空龙秘法都是没有从四阶巅峰突破成功,可是却正好将所修炼的秘法全都有了新的感悟。
罗延石禁不住砸吧着嘴巴低喃道:“这才几个月的时间啊,又是突破到五阶虚相,这可不是一阶二阶三阶虚相需要的时间较短,一般人从三阶提升到四阶虚相就需要几年时间,四阶到五阶,是多少人是一辈子都没有办法突破到的实力境界,各国的一些宗门的宗主或是长老,也不全都是有五阶虚相的实力的!”
罗延石等人都http://m.hetushu.com是知道宁越只是在几个月前凝练了四阶虚相,在同龄人中,已经算是真正的天才,跟那些沽名钓誉的所谓天才一比,宁越就像是当空烈日,那些人则都是耀光阴影里的一些虫豸。
“小子!我最后劝你一句,千万不要冥顽不灵!”
宁越闻言,也不与拓跋龙海再做争吵,只是飞浮起身形,在空中与这个七阶对手遥遥相对。
宁越静静飘浮着身子,心中暗道:“这一次十方幻灭法,万灵宝鉴,虚空龙秘法,这些秘法都是搬天正法的根基,这些秘法若是突破,就能增强搬天正法的威能,可是之前我只顾修炼这几种秘法,自以为各种秘法已经融合的无懈可击……”
南笙的表情则有些复杂,在宁越被赐为护婚使之前,她就被赐婚给了宁越,可是经历不少事情之后,她突然发现在面对着这个比她要小上几岁的年轻人的时候,清楚的感觉到两人之间差距的距离已经渐行渐远。
拓跋龙海的百余随从都是跟着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