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7章 拓跋龙海的身份

拓跋龙海的眼睛渐渐涨红,一条条血丝细密的遍布其上。
拓跋龙海坐在地上,脸色难看之极,他看着面带笑意的宁越,只觉得宁越目光森冷,身体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下。
霎时间,空中隐约浮现的二十四秘纹法阵都是魂力激荡,化作一道道闪耀各色光芒的光线,全部与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的魂力相连,在轰出的巨拳拳锋上缠绕凝实,令拳锋凝练的魂力强度暴增十数倍不止,将龙首蛮人虚相彻底轰穿,拓跋龙海重伤吐血,从高空直接摔落向了地面。
马伯砀也是担心宁越冲动杀掉拓跋龙海,快步上前,劝说道:“大人,这番大获全胜,定然能出乎那指派拓跋龙海做事的人的预料,我们要是能从他的嘴里问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才能提前为将来做好准备。”
宁越的目光瞬间锁定这只再生的妖魔虚相,神识扫过之后,眼神顿时一亮。
拓跋龙海头胀欲裂,可是还是第一时间感应到了身边法阵和*图*书停下了自爆冲击,他惊喜抬头,催动魂力护住虚像全身,没头苍蝇一样的随意选中了一个方向,就飞突过去。
宁越想了想,转身对身边众人吩咐道:“休整一下军营,将拓跋龙海和他那些手下分开审讯。”
拓跋龙海骤然被宁越的秘纹法阵强势困住,心里先是惊讶,完全找不出逃脱的办法,宁越反而越战越勇,战意激昂,拓跋龙海脸上的张狂神色全然消失不见,他完全没有想到宁越会在面对他七阶虚相的时候,不顾危险,一直还留有这个极强的后手,引得他一头陷进去,完全无力挣脱!
他看出拓跋龙海的虚相秘法虽然极为神奇,可以令龙首蛮人虚相和金翅鸟虚相循环转化,可是在第一次转变之后,强行催动下次转变,魂力会受到极大的削弱,现在这只从金翅鸟烈焰中生出的龙首蛮人虚相,甚至已经降到了六阶虚相的魂力强度。
宁越只觉得心中只觉得几和_图_书日来的紧张愤懑,都是随着这样一拳全部轰了出去,操控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瞬间下落地面,一伸手,将重伤昏迷过去的拓跋龙海一把抓在手中。
宁越见到拓跋龙海作势欲逃,瞬间提速,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挥起右侧三拳,迅雷不及掩耳的飞冲到龙首蛮人虚相上空,一拳轰中了虚相后背。
万灵宝鉴二十四虚相法阵中秘纹循环自爆,拓跋龙海生抗了三轮循环之后,金翅鸟虚相身上的魂力烈焰就无以为继,整只金翅鸟虚相在一阵哀鸣之后,身上的魂力火焰骤然变得黯淡,在一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从鸟身中再次冲出一直龙首蛮人虚相。
在云豹骑和拓跋龙海随从的关注下,宁越和拓跋龙海的战斗很快就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宁越笑了笑,上前一步,一脚踢在拓跋龙海身上,又是将他踢得在原地翻滚,连连吐血。
宁越长吁了一口气,神色渐渐消去那层兴奋,居高临下的看向拓跋龙海www•hetushu.com变得噤若寒蝉的随从,张口说道:“来人,将拓跋龙海和他的这些手下抓起来。”
宁越双脚刚一踩在地上,就随手将拓跋龙海仍在了地上,又是狠狠一脚,将拓跋龙海踢得原地腾空翻转几圈,一声惨叫,重重的摔在地上。
他努力催动金翅鸟虚相,金色的火焰炽烈熔融,仿如可以烧烬一切,可是在宁越万灵宝鉴二十四需向组成的魂力法阵中,这些火焰完全抵不过魂力激爆的威力,被一阵阵爆炸不断轰退,最后只能紧紧贴在金翅鸟虚相身体近处进行防护,震得拓跋龙海与金翅鸟虚相魂力相连的神识,也是一阵阵的刺痛,被震得头昏脑涨。
宁越马上调用起身上刚刚从虚空抽取转化的魂力,催动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加速前冲,瞬间冲进二十四虚像的秘纹法阵,挥拳向着刚刚凝实的龙首蛮人虚像轰去。
宁越利用感悟的魂力法阵占据上风,可是神色间却没有任何放松的神色,他在心中暗咐和_图_书道:“单凭虚相的品阶和实力境界,拓跋龙海还是占据着一定优势,可是算上万灵宝鉴二十四虚相秘纹组成的攻击法阵,由于出自通源,相联无间,只要魂力充足,就可以不断引爆魂力法阵中的任意一道魔纹,只要法阵中还剩一个秘纹存在,就可带动其他秘纹循环重生。所以现在要比的就是谁能坚持到最后!”
众人顿时大声领命,开始忙碌起来。
罗延石等人都是没有想到宁越会这样逆转获胜,惊喜过望的聚集到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身边,看着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渐渐消散,宁越手里拎着昏迷的拓跋龙海,从空中缓缓落地。
可是他现在只能坚持,在狠心动用万灵宝鉴的二十四虚相法阵之后,他和拓跋龙海想要平手都不可能,两人中只能有一个胜者。
拓跋龙海剧痛醒来,眼中先是闪过一阵迷茫,随后抬头看到宁越和罗延石等人,难以置信的看了宁越几眼,随后挣扎着说道:“你们不讲兵权老实交给本校尉m.hetushu.com,总会有人来收拾你们的。”
宁越这才笑着说道:“我不知道是谁指派你来的,可是我想现在你是落在我的手里,我随时都可以收拾了你。”
宁越静静飞浮在空中,感受到体内的魂力疾速流失,心知如果没有十方幻灭法和虚空龙秘法牵连的虚空灵气,他在法阵第一轮带动的秘纹自爆过后,魂力就几乎无可继续。
宁越收起了再踹拓跋龙海几脚的心思,他也是气急这一次又险些被闭上绝路,收起怒意,从拓跋龙海这里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明显更加重要。
云豹骑一行人都是轰然应诺,上前将拓跋龙海的随从包围,拓跋龙海的随从们见自家校尉落败,心里也是自知不是云豹骑的对手,一个个都是老实的将武器和坐骑丢下,老实的下马站去一边,任由云豹骑将其捆缚。
罗延石这时上前一步,对宁越说道:“大人,先留着这个家伙的性命,一定要审问出他是谁的人,弄不好现在麒麟城那边没有任何消息,他会知道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