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9章 五阶神像

南笙也是跟着点头,说道:“洛洛说的没错,咱们苦心经营云豹骑,现在更是收服了乾国这么多的门派,无论是谁,也不能抢走我们苦心经营的成果。”
罗延石哈哈大笑了几声,从者白洛洛挑了挑眉毛,示意小姑娘说的好。
“不要!”
宁越心头暗叹一声:“果然是太子,这样看来,麒麟城那边,篡位夺权的事情已经展开了……”
南笙沉默了一下,想了想,才开口对宁越说道:“大人是怎么知道太子要篡位夺权的事情的,我这里和李寒孤那里,都是没有得到麒麟城那边关于太子篡位的消息。”
宁越继续开口说道:“其实那时我救了羿環環出来,你们也都看到,羿天罚为了感激我救了羿環環,才对我说出了这个秘密。还好后来我又说服了他,这才令他放弃了参与帮助燕惊龙篡位的事情,安心陪着羿環環在四大盗山给我办事。”
宁越闻言一愣,马上回过神来,看着众人的目光和图书都随着白洛洛看想自己,不由笑了笑,说道:“先不用管拓跋龙海,就算是你们把他打死,现在他也不会醒来……至于拓跋龙海为什么要来云豹骑夺权,我还真知道一些隐情。”
宁越转身看向众人,说道:“你们之所以得不到麒麟城那边的消息,应该是那边太子和陛下都想用最快速度解决对方,好令朝廷尽快恢复正常运作,所以所有关于麒麟城方面的消息全都被密封不发,而其中受到两者牵扯的势力,更是会在这件事上保证口风严密。”
罗延石马上催促说道:“大人既然知道什么,不如告诉大家,省的我们都被蒙在鼓里。”
宁越淡淡的笑着,对拓跋龙海说道:“所以我说过我不用刑具,可以照样令你开口,现在我得到了想要的信息,你也就没有用了。”
珞瑶姬在一旁瞪大眼睛,少见的轻张嘴巴,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
拓跋龙海虽然有着七阶虚www.hetushu.com相的实力境界,可是在太子燕惊龙手下,只能算是一个偏外围的人员,并没有受到燕惊龙的重视。
最后,宁越想不出什么合适的问题来继续询问,就唤醒了拓跋龙海。
所以在询问燕惊龙的时候,宁越并没有得到多少有用的消息。
白洛洛好奇问道:“哥哥怎么知道太子燕惊龙的计划出了问题的?”
宁越点点头,说道:“没错,这两人最后只能有一个获得胜利,胜者为王,自然就是大夏的皇帝,不过现在我看,太子燕惊龙篡位的计划似乎并不是那样完备。”
宁越摆了摆手,说道:“我可以用秘法探知的事情,为什么要放过你。”
宁越又是轻笑一声,说道:“其实要说的清楚的话,很简单,我们遇到了一件大事,太子燕惊龙要篡位夺权,所以我们云豹骑只是他动手的一个目标罢了。”
宁越笑笑说道:“现在想想,拓跋龙海来这里折腾了一番,也不算坏事和_图_书,最起码能让我得知麒麟城那边的状况和一些有用的消息。”
拓跋龙海急切地说道:“我还知道太子燕惊龙的一些秘密,你们要放过我才告诉你们!”
白洛洛看向宁越,看出他神色间的犹疑,不由心有所悟地问道:“哥哥你是不是知道他为什么偏要来争夺云豹骑的特权啊?”
珞瑶姬这时轻吞了一口口水,看向宁越的时候,声音有些嘶哑地说道:“你还没说怎么知道的太子篡位的事情的。”
白洛洛听到这里,不由看了几眼拓跋龙海,说道:“要是知道太子那边的计划进行到哪里了,不如问问这个家伙,或许他会知道。”
宁越指了指他自己,又指了指拓跋龙海,一摊手,说道:“要是太子举事成功的话,他应该用不到叫拓跋龙海来乾国夺我的兵权,他所拉拢的那些权贵一定会有私军助他,拓跋龙海一来,就说明他那边陷入劣势,需要寻求外援,或者直接将云豹骑这样的兵力掌握在和图书手中。”
宁越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笑看了一眼珞瑶姬,说道:“有件事情你们一定不知道,其实我们从乾国护婚去大夏,表面上是为了送羿環環给燕重光,两国联姻,可是私下里羿天罚曾经跟我说过,咱们前来和亲,最重要的目的是为了掩饰乾国与太子燕惊龙联合的事情。”
宁越跟众人简单交代了一下乾国和大夏联姻,还有乾国暗地里跟太子燕惊龙勾结的事情,众人简单的谈论几句之后,就有将矛头指向了拓跋龙海。
众人听到这里,都是一阵惊讶。
马伯砀这时候才从惊讶中清醒过来,张口说道:“那岂不是陛下和太子都做好了防备对方的准备,所以我们现在就算是猜到那边太子篡位的计划展开,也是猜不出谁胜谁负,在这胜负决出之前,没人会得到麒麟城的消息。”
只是在随后的询问中,宁越几人都是不由皱眉。
拓跋龙海一醒来,就惊讶的看着身前的宁越,惊恐地说道:“你对我http://m.hetushu.com做了什么,为什么我能听到你们的问话,然后我就将我知道的东西都告诉了你们!”
珞瑶姬等人也都是一脸惊讶,没想到拓跋龙海的身份居然这样特殊,可是他们也都在心里好奇,太子为什么要让拓跋龙海来夺取云豹骑的兵权。
“他居然是太子的人!”
罗延石在一旁惊呼出声,可是察觉到自己的喊声或许会惊醒拓跋龙海,又一下子捂上了嘴巴。
白洛洛马上点了点头,说道:“可不是嘛,这个拓跋龙海是一个笨蛋,他有着七阶实力,要是着手从兵马寺偷出,或者干脆抢出来一个能号令某只军队兵符的话,说不定已经成功了,怪就怪在他对我们云豹骑打主意,哥哥苦心经营云豹骑,就算是他拿来兵符,哥哥也是不会给他的。”
“什么!”罗延石惊讶的一跳脚,远比他人更加直白的表现出了他的惊讶。
拓跋龙海比众人想象中的还要怕死,他听到宁越说他没用,顿时以为他没了作用,宁越想要将他杀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