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10章 五阶神像(二)

天魔宗?
罗延石几人听到宁越的询问,心里也是一震,马上看向拓跋龙海。
宁越听到这里,本能的生出一股关切。
他思前想后,拓跋龙海这批人还是不能留下,正好可以将他们当做次元战场神像的对手,用来提升神像的实力。
在精明的珞瑶姬和老兵痞罗延石的设计下,宁越带着这些人绕过了几个夏国边塞驻堡,让这些人都看到拓跋龙海大摇大摆的回了乾国。
宁越听到这里,心里微微一沉,疾声问道:“你是说燕惊龙手下有能与陛下对抗的武者!”
拓跋龙海为了求活,一股脑的将他所知道的,关于燕惊龙篡位造反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要是燕惊龙真是天魔宗的弟子,现在正在试图篡位控制夏国的话,那他拿下拓跋龙海,就是耽误了燕惊龙的事,自然而然的站到了燕惊龙的对立面。
拓跋龙海摇了摇头,说道:“你们也都知道当今陛下春秋正盛,修炼出十阶虚相,天和图书下少有敌手,若是太子燕惊龙只凭手下拉拢的军力,根本对陛下生不出多少威胁。”
白洛洛握着粉拳,挥动了几下,大声说道:“哥哥不要担心,要是那燕惊龙来了,我们就把他也打跑就好!”
拓跋龙海讨好的对宁越使劲点了几下头,说道:“没错,据我观察,太子应该就是失传甚久的大天魔宗传人,所以有这个隐秘门派支持,他才生出篡位造反的心里,可是要夺取帝位,他自然知道要面对修炼出十阶虚相的陛下,所以此行他开始篡位造反,定是得了天魔宗十阶虚相的高手撑腰,他只需对付陛下亲军护卫,陛下本人,自有天魔宗的高手应对。”
宁越换了一身一样的衣物,将拓跋龙海封了魂力,押在马上,也是跟着出了军营,直接带着一行人跑回了夏国的边境。
罗延石不耐烦地说道:“自然是厌倦了陛下在位,他想夺位称帝呗。”
众人闻言,都是轻笑和图书了几声,可是很快就又被天魔宗带来的一丝阴影覆盖。
等着这批兵马到了一处隐匿的地方,宁越动手,将拓跋龙海和百余云豹骑伪装的随从都是传送进了次元战场,随后单人潜行,快速赶回了乾国入川城外的军营驻地。
南笙想了想,才冲着众人开口说道:“天魔宗失传已久,据说是一个上古邪派,传承的功法也都阴毒至极,可是他们的行径极为独特,并不欺凌弱小,做那些寻常恶人才会做的蝇营狗苟的事情,他们一旦动手,动辄毁掉世间某个大族,又或人口众多的名城,还有,他们最愿意做的就是从根底灭亡一个国家,所以当时门派的前辈评论他们,是一群理想偏失正道的邪门人物……真没想到,大夏太子居然就是天魔宗的传人。”
宁越思前想后,最后让拓跋龙海闭嘴之后,才对身边众人说道:“真没想到,解决了这个拓跋龙海,却一下子牵出了太子燕惊龙,甚http://m.hetushu.com至还有一个上古邪派……”
南笙深深吐了一口气,才抬头看向宁越,说道:“若真是天魔宗的话,我曾经在雁行宗的几个老人口中,听到过一些关于这个门派的事情,这时一个极为邪恶的门派,所以听了之后,我一直记得。”
拓跋龙海原本一听宁越要拿他做什么假象,马上想到自己要被杀掉,可是一转眼,就听到宁越还留着他们有用,心里一阵复杂,也不知道是否要在出声讨饶。
这样的话,也是相当于自己站在了这个传说传自上古的天魔宗的对立面。
罗延石几人都是凑上了,眼神落在了南笙身上。
宁越脸色沉凝,对拓跋龙海说道:“你再说说,还知道什么关于天魔宗和燕惊龙的事情。”
拓跋龙海见宁越询问,马上竹筒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的开口说道:“你们知道燕惊龙因何敢篡位造反吗?”
拓跋龙海被南笙的大力卡的接连咳嗽了几声,可是见着南笙http://www•hetushu•com渐渐变红的眼睛,马上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大声说道:“是天魔宗,燕惊龙是天魔宗的传人,也只有这样门派教导出来的魔门弟子,才会竭尽全力,去做这篡位毁国的事情!”
宁越想了想,又是说道,“事已至此,珞师姐先安排一下,做一个拓跋龙海和他那批随从离开的假象,然后别杀他们,我留着他们还有用途。”
宁越几人听着,越发的没了兴趣,关于天魔宗的事情,拓跋龙海也是一知半解,说来说去,就是那几句话。
宁越这时候才看向南笙,问道:“师姐,你知道燕惊龙的门派?”
宁越暗自摇头,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夏国和乾国里,有门派叫做这个名字。
在珞瑶姬的安排下,数百云豹骑换了拓跋龙海随从的衣物,骑着这些人的马匹出行,真正的随从,都被宁越收入了次元战场。
南笙最先变了神色,她上前一把抓住拓跋龙海的衣领,将被封锁了魂力的壮汉的脖子死和*图*书死卡在木架之上,尖声说道:“你再说一遍!太子燕惊龙是哪个门派的弟子!”
宁越听到这里,继续问道:“那你还知道一些什么有用的事情,一起说出来吧。”
第二天一早,宁越暂且放下了与一众人商议关于燕惊龙的事情,毕竟麒麟城现在的局势波诡云谲,只要燕惊龙还没篡位成功,那他们的云豹骑就不会有事。
拓跋龙海像是疯了一样,一脸惊恐地喊道:“不,你一定对这个消息感兴趣,你一定不知道太子是天魔宗的人!”
拓跋龙海连忙说了几句不敢。
回来之后,宁越安排罗延石等人继续练兵,自己则一头扎进了次元战场。
南笙得到答案,眼神像是刀子一样在拓跋龙海的脸上划过,声音森冷地说道:“希望你没在说谎,不然我一定会杀了你!”
可是他不知道,不代表他手下诸多心腹并不知道。
这样一来一回,花了足足十来天的功夫,可是事情暂时这样处理,一时间也是不会再生什么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