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14章 李校尉(二)

在他们看来,要是这个李校尉回答的不好,像是拓跋龙海一样嚣张,宁越就会按照之前安排中的一种展开,直接将这个李校尉从世间抹去,自是会少了很多麻烦。
李校尉半眯着眼睛,眼神里尽是田间武者,兵丁,平民的身形,不知道在心里想着什么。
宁越说完这话,看得出李兵十分圆滑,决计不会在这个时候提出接掌云豹骑兵权的事,索性带人引着李兵入城,在城中接待。
结果宁越这边没有发招,李兵居然在第二天一早,就赶来云豹骑军营,美其名曰为将来便于配合支援大军的行动,他要碎宁越观察云豹骑日常训练和军中行事。
放眼望去,入川城外一片辽阔的田野上,地势平缓,几乎都是屯田的大片田地,天地间沟渠交错,水量充足,将每一处土地都灌溉成这方沃土。
李校尉眼神望向入川城的城门处,隐约的望见了一行军骑赶来城门,他又是眯起了眼睛,说道:“这些http://m.hetushu.com东西是云豹骑的又怎样,到时候将云豹骑拿在手里,这些东西还不都是本校尉的!”
李校尉和他的随从一路走走停停,并没有像是拓跋龙海那样直冲宁越所在的入川城,反而像是一个闲时的富家翁一样,令负责接待的云豹骑引路,慢慢悠悠的将云豹骑所占的乾国领地走了大半。
亲随越说越是兴奋,最后见着李校尉的眼神不耐烦的落在他的身上,立刻住嘴,在马背上一阵讪笑。
“噤声。”李校尉阴仄仄的声音在亲随耳中想起:“用用你的脑子!这里是乾国领地,云豹骑占了这里,是为大夏拓土开疆,就算是把这里的天地都军管起来,对大夏来说也是好事,这里挑不出什么错处。”
这天清晨,宁越在营帐中处理云豹骑一应事项,李兵拿着一本兵卷,也不觉得无趣,就在军帐中陪在宁越身边。
当天夜里,宁越招来一众心腹。
这样一m.hetushu.com来,宁越等人不由瞪了将尽十来天的功夫,才被人告知李校尉已经来了入川城外。
宁越近乎直白的询问李校尉的来意,顿时令他身后的心腹都是精神一振,这句话夹带着太多的火药味道。
从这之后,宁越的身上就像是沾了一张狗皮膏药,无论他去哪里做事,李兵都紧紧的跟在一旁,令宁越不得不小心翼翼,平时白日里甚至都被缠得太紧,都找不到机会进去次元战场。
亲随的脖子一缩,连忙说道:“大人说的是,小的眼光还是太过短浅……可是咱们这次来,不就是要把云豹骑的兵权抓在手里吗,要是得了云豹骑的兵权,他们屯田练兵什么的好处,不都是咱们的了吗。”
他和随从驾马行到入川城下,一路上将四周的景色全部收在眼底。
宁越仔细的听了李兵的话,耳中未见他说任何寻要云豹骑兵权的词句,不由在心中暗骂一声老狐狸,脑中对珞瑶姬提醒过这人油hetushu.com滑的性情,有了更直观的认识。
李校尉又是开口,说道:“你想的真美,原本本校尉来了这边,也觉得小用威吓,就能令云豹骑这边将领交出兵权……可是这些天你都是白走的吗!你跟着本校尉将云豹骑的几处所占地都走了一遍,哪里都是屯田成功,落于军管,看着这些,我就知道云豹骑的都尉不是什么善茬,他辛辛苦苦的攻占了这么多地方,可不是为了这时候白白送给咱们的。”
宁越想了想,面对这种滑不溜手的对手,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应对,只能暂时定计走一步算一步,吩咐众人小心。
宁越面对李兵这样的交谈,心中暗暗蹙眉,可是也不得不顺着他的话应承下去:“李校尉放心,我会带云豹骑,认真做好与国内援军的交接。”
宁越顿时皱眉:“这事可是真的?”
宁越出城,就看到了端坐在马背上的李校尉,马上驾马过来,在马背上笑着拱手施礼,说道:“这位就是李校和*图*书尉了吧,真是有失远迎,只是不知道大人给我云豹骑带来了什么旨意……”
宁越想了想,就带人出去迎接。
宁越面对李兵这种‘合理’的要求,左思右想也觉得不好拒绝,只好应了下来。
李校尉就半眯着的眼睛张开,神色不变,就像是没有听到宁越的询问一样,只是拱手笑道:“这位一定是云豹骑年轻有为的白星源,白都尉了吧,在下李兵,这次前来,是为了大军失陷无终岭一事,上峰下令,由我统调这边军力,等待国内支援。”
珞瑶姬回道:“我已命人彻查,那个军人是之前选人时候,被剔除出去的后备军人,这次他回乡与人饮酒,时候奸杀了那友人的妻女,被我们云豹骑的廵卫抓了起来。”
他身后的一个亲随离得较近,不由对李校尉低声说道:“大人,这云豹骑私建良田,屯田练兵,这可是造反的举动……”
简单的谈论过后,众人都是认为李兵太过油滑,像是将一切交代清楚,可是却m•hetushu•com没有直白的要掌握云豹骑的兵权,罗延石更是直白李兵这种人十分危险,笑着看你,手里却不知道时候会多出一把刀子,狠狠的戳你几刀。
亲随顿时喜笑颜开,连连点头。
亲随嘴巴翕合了几下,还是忍不住问道:“那大人,咱们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好东西落在这云豹骑的手里?”
也不得不说,宁越在乾国占地施行军管之后,乾国这片土地上的平民都是生活的越来越好。
珞瑶姬在帐门口禀告了一声,快步走了进来,在宁越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李兵不等宁越这边再次开口,紧接着开口说道:“这次前来入川城,是因为征伐乾国的大军,现在只有云白都尉的云豹骑没有陷入乾国在无终岭的埋伏,此后李某在这边行事,也好更方便的接应一下。”
宁越在接待后,将李兵一行人安排了一个住处,李兵没有任何异议,只是按着宁越的安排休息。
李校尉四十余岁,面白无须,端坐在马上,像是文官多于武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