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15章 李校尉(三)

李兵见状,也是快速起身,二话不说的跟在了宁越身后。
宁越没等抵达广场,就听到村里人群情激奋,都是冲着云豹骑叫喊着要严惩凶手。
云豹骑小队长感受到宁越目光中的愤怒,身子不由自主的一抖,再也不敢直视宁越的眼神,连忙说道:“是!属下这就去斩杀了这个败类!”
宁越眼神微凝,在李兵身上扫过,他一直在防备着李兵,却没有想到这人在这个时候出言保人,虽然说的有些道理,可是若是他真听了李兵的话,那才真是万劫不复。
经过的一些河边,妇人们扎做一堆在溪边洗衣,不少孩童戏耍跑闹,都是一派欣欣向荣的田园景象。
一些屯田后富裕的村子红瓦白墙,都是建了新的房屋,村落旁小溪潺潺,绿树茵茵。
宁越冷笑一声,自然不会令村民失望,张口说道:“只要归在我云豹骑军管范围里的人,都受到我云豹骑保护,决计不是你一个后备补兵就可以超然物m.hetushu.com外的!别说你,就算是我云豹骑中的任何人犯了此等错事,我也会严惩不贷!”
广场中的云豹骑和村民一下子就发现了赶来的宁越等人,不少村民还是畏惧云豹骑威势,下意识的让开了一条通路,让宁越等人驾马进了广场。
吴大力到了这时,才觉得害怕,大声冲着宁越这边喊道:“大人饶命啊,小的测试成绩优良,就要加入云豹骑大队了啊,只是一个村姑,不值当杀了小的,小的愿意赔偿,大人饶过小的这次吧!”
宁越神色清冷,眼角的余光马上发现几乎所有村民的目光,都一下集中在他的身上,其中不少人的目光都在闪动,看得出是在担心他会官官相护,改变决定。
宁越的话声响起,一下子将周围村民的声音压了下去。
可是宁越心里盛满怒气,只是一路奔行,就算是路过这些村庄也是没有任何住停。
可是现在在村落外面,只见一片片www•hetushu•com田地间长满了饱实的作物,虽然感觉再有一段时间就又能迎来一次丰收的喜悦,农田中却不见一个农户,只有三两的耕牛在村落边缘无聊的闲逛,人们都是在村中闭门不出。
顷刻间,村民们都是微微变色,跪在地上的吴大力就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大声的喊叫起来:“都尉开恩!小的愿意戴罪立功,小的愿意戴罪立功!”
宁越自然也是知道夜长梦多,来路上已经想好了绝对不能让这个人犯,变成毁了一锅肉汤的老鼠屎,决定当即斩杀了这个人犯以泄民愤。
村民们听的宁越说的义正词严,不由零星响起了几声叫好声,一群人看向宁越一行人的目光变得缓和了一些。
宁越冷眼看着身前的云豹骑小队长,说道:“这个败类的奸杀罪名可已证明?要是证据确凿,你还在等着什么!”
话音一落,云豹骑小队长就拔出长剑,回头对属下队员喝道:“吴大力身和图书犯奸杀平民重罪,大人下令,立斩不赦!”
宁越大力的拍了一下桌子,将上面的卷宗和笔墨都是拍得四散崩起,愤然起身,直接向着营帐外走去。
“带我去见那个人犯,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姑息!”宁越头也不回的走出营帐,珞瑶姬马上跟了上去。
等到宁越赶到出事村落的时候,太阳已经高高升起,宁越看着死寂一片的村落和周围几支巡逻的云豹骑,神色变得更加严肃了起来。
宁越心中气极,云豹骑重组后召集的兵源后备,居然在军管下做出了这样恶劣的事情,这种事情他绝对不能姑息。
宁越在规划屯田计划的时候,来过这个村落,回想起当时来时的景象和现在的沉默,心里不由更为愤怒。
几个队员立刻领命,一人一手就提起了人犯吴大力,把他按着跪在地上,扯碎衣领,露出了吴大力的脖颈。
所以李兵跟在他身后的事情,他干脆当做没有看到,等着亲兵将青铜马王从马厩牵来和_图_书,他就驾马冲出军营,直奔数百里外出事的村落。
宁越家马上前,直接在几个押解人犯的云豹骑先下马,看了一眼带头的小队长,厉声说道:“你身后的就是犯了奸杀极罪的犯人?按云豹骑军规,这人当斩立决,你因何而不行刑!”
一路上,到处可见一个个屯田的村落林立路旁,早上烧饭的炊烟弥漫在一座座村落的上方,雾蒙蒙的,久久不散。
珞瑶姬一直跟在宁越身后,原本还想给宁越提一些建议,可是见着宁越这样雷厉风行的决定处理人犯,顿时收起了这个念头。心里赞同宁越的决定,现在只有当即严惩这个人犯,才能令村民们的愤怒平息,保证屯田一事在各处继续稳定的进行下去。
宁越驾马直接进了村庄,在村落中心的小广场里,见到了村长和一些村子里的青壮都是汇集在了一起,云豹骑的士兵将一个浑身是血的士兵用绳索捆缚,看押围护在中央。
要是往常,太阳升起之后,像是这样hetushu.com的村落,男人们应该早早的吃完早饭,陆续的带着农具,带着务农牲畜出门,展开一天的辛苦劳作了。
云豹骑小队长闻言,神色间顿时一阵讪讪,对宁越小声说道:“都尉大人,这人在后备队中名次在前,罗延石主官在训练时也曾曾赞他年纪轻轻就凝练了二阶虚相,将来一定可以成为云豹骑精……”
所有人都是听到宁越所说的话,村民们不由竖起耳朵,耳中马上响起了宁越说人犯犯了军规,说要斩立决喝问,这些村民的神色顿时一顿,随后一群人一下子爆发出更强的呼声,可是都是在给宁越叫好。
只是就在这时,一直跟在宁越身后的李兵突然上前,脸上依旧挂着那副仿佛千年不免的虚假笑意,对宁越说道:“白都尉,你这话虽然说的有道理,可是现在我们身在乾国,前方皇叔大军和乾国军队战局不明,这时候是不是可以先暂缓了这极刑,令其戴罪立功呢?”
“你可懂无论何人,也不能误了军规!”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