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17章 李校尉(五)

“白都尉!”李兵声音尖锐的响起,他的双眼看着宁越,眯成一道细线,脸上虚假的笑意来不及散去,只剩下眼中森寒的冷光。
宁越闻言,缓缓点头,他这样做,也是为了配合新练兵团提升声势。
宁越赶回城中,没有跟出去办事的白洛洛等人都是赶了过来,他们都是听说了宁越今天惩治恶犯的过程,都是在为之大声叫好。
李兵紧紧抿着嘴唇,眼神死死与宁越对视,令场中一时间极为冷场。
村民们顿时发起一阵感叹欢呼,村长族老什么的都是上千表示感谢,路过被断了四肢的吴大力的土框的时候,都是狠狠的骂上几句。
事情处理完,宁越和珞瑶姬都是回了入川城,一路上珞瑶姬唤来不少手下,一起交代一番之后,就让他们出去宣扬这一次宁越严惩恶犯的事情,不准备等着这件事自然发酵膨胀,人为的去快速加大声势传播。
宁越闻言转身,淡淡笑着,看向李兵的眼神http://www.hetushu.com的内里也是带着一股森冷寒意,说道:“不知道李校尉看我处理的怎样,我想了想,这种人渣确实像是大人所说,还有用处,所以我跟被害人父母商量,便断了他的四肢,留下他一条性命,让他这些日子变成这屯田大好局势里的一掊肥料,助着这些长势喜人的庄稼茁壮成长,真是便宜了他……”
只是这下明显和李兵硬杠了一次,所有人都担心李兵会生事反击,他们都是准备来与宁越商议接下来要怎么应对李兵。
特别是不少村民之前看着宁越和李兵争论,以为李兵说了那些替犯人求饶的话,宁越会官官相护,不顾他们这些平民的权利,直接将吴大力给放了。
珞瑶姬靠近宁越,美目在宁越的身上扫视了几下,又才笑笑说道:“当初第一次遇到都尉大人的时候,可没见着你还有这样一番见识呢。这一次大人惩恶扬善,定会令这些和*图*书村民感恩戴德,之后传扬出去,对云豹骑的声望极为有利,大人的声望也会与日俱增,很快就会凌于云豹骑之上,于大人对这片占领地的统治,更是有利!”
宁越见场中愤愤对向云豹骑的村民们都是稍减愤怒,便又是转头对周围的村民们大声说道:“本官就是白星源,云豹骑云骑都尉,以后若是有谁在遇到了这样的恶犯罪行,可直接去上报本官。就如今天这吴大力一样,不管他在云豹骑里有着什么地位,不管有谁替他说话,本官定会严惩不贷!”
李兵觉得自己再难在这个村子里待下去,转身上马,冲着宁越笑着拱了拱手,说道:“本校尉突然想起还有事未有解决,这里的凶案既然处理完事,本校尉就先行一步了。”
宁越看着突然温和变脸的李兵,语气也是一下子变得和煦起来,笑着说道:“哦?原来李校尉也满意我处理这件事情的办法,这就好了。”
珞瑶姬从一边和-图-书走近宁越,看到宁越目光落向,不由轻声说道:“大人这次可是狠狠得罪了那个笑面虎,随后一定要小心一些,这种人睚眦必报,心思阴狠着呢,不知道在哪里就会给云豹骑下一个绊子。”
围观的村民们也都是换了一副热情的神色看向宁越,他们虽然恨那吴大力奸杀了自家村子的女人,可是这股愤怒在宁越严肃军规的整治下变淡了不少。
所以现在对待李兵,最好不要落下什么不好的口实,在道理上,一定也要占着上风。
村民夫妇这时候才又激动的哭喊了几声,在宁越身前双双跪倒,连声感谢,说是亲眼见着女儿的仇被报了,多亏了宁越。
可是宁越现在所做的,分明就是在向他挑衅。吴大力四肢被斩,被塞进一个土框里奄奄一息,这绝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突地,李兵又是一脸笑意,神色间完全看不出前一刻被气极的冷峻。
他用马鞭指了指几乎有气出,没气进的吴大力,笑着说www.hetushu.com道:“本校尉哪里会不满意白都尉的处理,这云豹骑是你麾下,做了这样的恶事,自然不能藏着掖着,我看白都尉处理的很及时,也很恰当!”
云豹骑终归还是属于大夏的宿卫精兵,宁越知道他不能一直依靠着这支战力,所以他现在要想将乾国占领地继续抓在手中,他必须有着凌驾在云豹骑之上的声望和威慑力。
宁越心里也是清楚,像是李兵这样的人并不是那种直来直去的莽夫,像是拓跋龙海一样,上来就跟你就将一切都摆在明面上争斗,李兵更像是一只阴险的毒蛇,一直在你身边游走爬行,等着你一不小心出了大意的时候,他就会亮出毒牙,冲着你致命的地方来上一口。
宁越点了点头,给珞瑶姬指了下周围大仇得报的村民,轻声说道:“虽然云豹骑精兵才是我们的根本,可是若是没有这些平民支持,不说屯田,其它任何事都做不起来,所以出了刚刚那种事,我决计不会姑息。”
m.hetushu.com只是令他们都没有想到的是,宁越虽然年纪轻轻,却极有担待。
李兵自顾自的说完,也不等宁越有什么回应,驾着马匹直接破开人群,扬驰而去。
他就是要明确的保下吴大力,好给宁越带领的云豹骑添造污点,令两人产生矛盾冲突,趁机寻找宁越不理智的一刻,全力摧毁宁越在云豹骑的威信,将云豹骑的兵权夺到手里。
宁越即使没有将吴大力斩立决,可是换了一个方式,将吴大力砍去四肢,混在砂土里送去作为庄稼肥料,原本血淋淋的景象令人头皮发麻,却令村民们觉得更加解气。都是知道了宁越会讲道理,为他们做主,最重要的,跟那个阴沉沉挂着假笑的中年武官不是一伙儿的。
宁越的眼神随着李兵远处,脸上渐渐浮现一股笑意。
李兵的脸上这时候虽然还是带着笑意,可是也是不免露出了一丝讪讪的神色,宁越最后一句中点到他给吴大力说话求情也是无用,就像是狠狠的在他脸上扇了一个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