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20章 李校尉(八)

突然间,云豹骑左侧探索一向,突地响起数声锋锐箭鸣的声音,随后几声惨叫从浓雾中快速穿了出来。
李兵马上冲到宁越身边,尖声说道:“我的二十多个随从都死在了这里,我定然不能让他们白死,你如果想走,将他们留给我,我带着他们继续探查下去!”
宁越邻近后,尝试着织出一些石块尝试,原本疯狂攻击靠近无终岭的云雾魂力,都是变淡了不少。
宁越的耳朵一动,马上回身大喊:“左侧!敌袭!”
李兵身上顿时浮现出一只,数丈大小的暗红色毒蜂虚相,魂力漩涌,将整个身体保护在内。
很快的,宁越带着云豹骑行到了无终岭外侧的山岭一处高处,云雾在这里没有变淡,反而开始变得更加浓密了一些,走在一些地方,浓雾中几乎看不清自己的脚掌。
李兵这时候也是不敢大意,将剩下的十余个亲兵唤到身边,谨慎的待在云豹骑的保护之中。
箭盾瞬时m•hetushu•com相交,精钢盾牌瞬移都是被大型箭矢射的快速下落,可是箭矢最后都是没有射透盾牌,被云豹骑军镇齐心合力的防备了下来。
宁越小心翼翼的跟着几个云豹骑向着断崖的右侧探去,高山上满是锋锐岩石,宁越几人地毯一样搜索许久,都是没有找到密道,同样也是没有在山间寻到可以下山的通路。
宁越不由得挑动了几下眉毛,心思连转,大声对云豹骑吩咐说道:“派人去四周小心寻找一下,不用寻找那些明面上的通路,之前我遇到过乾国在无终岭的伏兵,他们都是藏身在山体之中,大概整个无终岭的魂力法阵启动,只有山体里能够正常通行,我们必须找到他们的暗道。”
宁越暗骂一声,脚步一顿,身形暴冲飞起,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瞬间在体外凝练成型,二十余丈高大的虚相几步迈到云豹骑左侧,用虚像挡住了大片攒射而来的和图书箭矢。
宁越有着前次遇到乾国伏兵的经历,更是将神识魂力展开,将每一处有可能掩盖的藏兵地点都是扫视了一番,确定安全,再带人继续行进。
云豹骑遇袭,无论前排还是后排的战士,都是熟练的将背后半人身体大小的盾牌举到头上,用最快速度组成了一个盾阵。
空中顿时接连响起一阵阵的魂力气爆,宁越的六臂三头怪纹丝不动,总算防住了暗处第一波突袭。
几个云豹骑马上尝试着去对伤者进行救治,却发现这些箭矢在将人射穿之后,就有一股魂力从中爆发,将人炸的血肉横飞。
宁越的一声冷笑,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的巨拳,在距离毒蜂虚相不到寸许距离戛然而止,在李兵惊讶的神色中,虚相收拳之后,转身就走。
宁越骤然转身,六臂三头象头怪直接挥起一拳,迅雷闪电般的轰向李兵。
宁越的声音在空中幽幽响起,李兵的脸色难看之极。
结果几和*图*书人都是惨叫一声,脚下踏空,连人带马都是一下子摔落出去。
宁越站稳脚跟,用眼角的余光扫了李兵一眼,马上对身后几个云豹骑百夫长下令,开始结阵撤退。
雾气浓密,李兵几个随从的惨叫声只是起初响起了一声,随后就快速消弱,被漫天的浓雾遮蔽下去。
又是走了一阵子,宁越突然大喝一声:“停步!”
云豹骑都是下了青铜马,缓步前行。
一行人没有过于着急赶路,先是观察了一下无终岭内里方向的动静。
云豹骑得了吩咐,都是在浓雾中,小心翼翼的向着四周探去。
李兵脸色难看,只是上前,对宁越指着箭矢过后,一下子变得了无生息的山峰方向,疾声说道:“那边就是敌人所在,为何不冲杀过去,若是能找到你说的那些密道,我们就能发现无终岭魂力法阵是如何布置的,弄不好可以直接破了法阵,找到被困大军,帮助他们突围成功!”
宁越没好气的转m•hetushu•com身就走,声音泛冷,直接在空中响起:“你若是想去找死的话,不要算上我的云豹骑,现在我已下令撤离无终岭,你想继续探查,没人会拦着你。”
可是李兵一方,一直排了几个探子与云豹骑走在最前,他们听了宁越的喝喊声,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都是继续牵马迈步向前。
李兵身在军镇之中,关键时刻却没有动手,只是自行闪避开锋锐箭矢,任由身边的随从防御不及,都被箭矢射穿爆炸。
宁越催动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一拳就在无终岭外的雾气护罩上轰出一个缺口,虚空龙虚相的魂力将缺口保持了一段时间,令云豹骑众人成功进入无终岭,沿着山路行进了一段距离。
可是还是有着几个云豹骑持盾的速度慢了一些,被长箭射了一个对穿。
太阳越发升高,宁越一行人行走在绵延的山岭上,四周渐渐开始出现大片陡峭的崖壁,异常险要,就算是青铜马也是难以在这样的山间和*图*书快速奔行。
宁越和李兵马上都是冲到最前探视,结果发现浓雾中的道路,不知道什么时候连通了一处断崖,李兵的几个随从,就是看不清前路,全都摔了下去。
电光火石间,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的巨拳在的地面犁出一条长长的土沟,扬起漫天飞土沙石,大片云雾被强大的魂力瞬间冲散,令李兵的眉头一下凝紧,单手一挥,身前又是出现一只毒蜂虚相。
第二日清晨,宁越等人整理完毕,等着太阳渐渐升高,无终岭间一些云雾变淡了一些的时候,选中一条看起来相对平坦的山路,开始走近。
“我不会让云豹骑像是你那些随从一样惨死,你要是还有什么想法,我无权管你,你尽可自行解决。”
云豹骑令行禁止,所有人都是瞬间停下了脚步。
他的喊声刚一出口,就听到更多的箭鸣声不断响起,一大批一人高的箭矢从左侧的云雾中飞射出来,原地驻守的云豹骑都是一下子遭受了这些箭矢的偷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