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25章 李校尉(十三)

李兵神色顿时转头,发现罗延石正在全力催动这只魔虎虚相,在他身后数百云豹骑合力结阵,每一个云豹骑都有着一阶虚相以上的实力,军阵中魂力涌涌,全部注入了魔虎虚相之中。
结果一眼望去,校场上所有云豹骑都是并联结阵,除了罗延石之外,珞瑶姬、南笙、马伯砀、白洛洛等人,都是各自带队,将自身魂力与军镇相连,每一人的身后都是千余人的军镇支撑,在他们身体上空,都是凝练出一只六阶战力的虚相。
杀了宁越!
马伯砀距离罗延石最近,他见着李兵发狠,身体上空的重生鸟虚相顿时展翅,扬起漫天火海,抢先拦在了射向罗延石的毒蜂群前,与十余只毒蜂碰撞在了一起。
宁越说到这里,手掌一挥,罗延石和珞瑶姬几人都是从台上跃下,各自带着云豹骑中的亲信结阵。
现在击杀宁越,绝对是一种无奈之举,可是李兵却觉得近来一直压抑的怒气,终于有了一个突破口。
hetushu•com兵的红毒蜂虚相毕竟是七阶虚相,重生鸟虚相刚一与之相处,就被几只毒蜂虚相的毒刺刺中,空中扬起的火海顿时黯淡了不少,可是有着身后战阵的魂力补充,马伯砀咬牙催动魂力,试图飞跃过重生鸟的红毒蜂虚相,全都被魂力火焰沾染燃烧,冲势又是变弱。
李兵神色阴沉,眼底却不由的冒出一股滔天怒意,他直冲着宁越大声叫道:“白星源!你造反!今日就算是我击杀了你,也无人会说我的不是!”
随着军镇再次两两相连,空中显形的几个实质有六阶战力的虚相,其中蕴蓄战力还在不断飙升。
特别是看着罗延石几人都只有着三阶四阶虚相的实力,他只觉得心里一股怒火喷涌而出,怒不可遏。
声音未落,李冰直接将他身边神色畏缩的随从丢下,飞身空中,身前身后飞出是二十余只暗红色毒蜂,护住身体,向着木台上的宁越疯狂冲去。
没等李兵重新操控http://www.hetushu.com红毒蜂虚相反应,罗延石又是大笑着催动他的铜魔虎虚相,由南笙的六臂豹头怪虚相旁闪身冲越,一记猛扑,就将一只红毒蜂虚相扑到地上,撕裂出数道深深的伤口。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一群毒蜂之前,骤然出现了一直十余丈高的巨大魔虎虚相,狂吼一声,强大的魂力震荡就将毒蜂的冲速减慢。
李兵正想冷言几句,去说马伯砀的不自量力,可是一头六臂豹头的妖魔虚相横插进了战场,六臂齐挥,不顾红毒蜂虚相身上的毒素,大力将几只毒蜂轰得连连倒退。
“真是自寻死路,不自量力,我这就叫你们比宁越先死一步!”
李兵魂力牵引,二十余只暗红色毒蜂虚相分队,只留下一半攻向罗延石,剩下的依旧向着宁越射去。
李兵攻势受阻,神色变得越发阴沉,冲着罗延石回道:“只是一个低阶的魔虎虚相,就想与我的红毒蜂虚相相抗,我看你究竟怎样拦住我的和*图*书虚相!”
罗延石见着李兵目光投向他的方向,嘿嘿大笑一声,高声喊道:“笑面蛇,我家都尉说了,七阶虚相就想在我云豹骑生事,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前阵子我们刚宰了个七阶虚相的蛮子,没想到今天又来了个你自投罗网。”
在一阵呼喝声中,后勤巨大校场上的数千云豹骑都是本能听令,一起组阵,将李兵和他百余随从都是包围了起来。
宁越只是淡淡的看了李兵要考研,便在眼底闪过一丝讥嘲的笑意,冷笑着回应喝道:“你当这是哪里,你以为有着七阶虚相的实力就能在我云豹骑撒野吗!”
李兵暴怒,完全没想到红毒蜂虚相在力量属性上的弱势,会被几个人配合抓住,从而拦住红毒蜂虚相的攻势。
宁越冷笑一声:“本都尉管你是谁人属下,你来了我云豹骑军营,毫不识趣,你我绝无妥协的可能!你当我不知道你来了云豹骑之后,一直在挑衅我的耐性吗,现在你既然想踩上我的底线试试,我和-图-书可以直白的告诉你,你过线了,现在你所得的尽是你自找的!”
李兵的神色骤变,看得出宁越不是与他置气,不由收起倨傲声色,阴仄仄地说道:“你可是我是谁人属下,我家主人派我来又是为了何事?”
宁越哈哈一笑,毫不犹豫地说道:“我凭何不敢杀你!若是有人疑我造反,我将云豹骑呈交回兵马寺,你觉得陛下会相信我还是一个死人!”
宁越稳稳站在台上,背负双手,不动如山。
李兵更受刺激,他也知道在军营贸然杀了宁越这个主将,影响一定极差,可是现在他已经和宁越撕破了脸皮,也只有这样一条险路可走,心里法神,身旁二十余个暗红色毒蜂虚相,随着他手掌一直,全数向着宁越射去。
宁越当着李兵的面陈述其阵亡在无终岭,不少人的情绪都是带动着神色一变,宁越危险的意味简单直白,表明了他的态度。
李兵一个挑眉,突然出现的虚相只有四阶虚相的秘法层次,在他眼中只是仿佛蝼蚁一和-图-书般的秘法境界,可是这只魔虎虚相展露出的真实战力,却直逼六阶虚相,虚相雄厚的魂力强度,居然对他的毒蜂虚相也产生了影响。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宁越在云豹骑中的声望居然如此之强,就算他轮番提到朝廷陛下,云豹骑都是信任宁越。自己得到的信息里,不是说这个年轻人才带兵云豹骑一年左右的时间吗,怎么就将这群骄兵悍将收拾的这样伏贴信任!
只是李兵刚刚发出攻击,就感应到身前身后,都是兀然间扬起一团团强大的魂力反应,令他的神色一紧,不由转身去看。
李兵双目赤红,满脑子只剩下这一个念头,七阶虚相的战力完全爆发,直指宁越。
李兵感到宁越的威胁,开口厉喝,声音如同春雷炸响:“白星源,你敢如此颠倒是非!你若敢对我动手,我就不信这消息不会有人传达天听,你这就是造反!”
当他飞到宁越上空的时候,狞笑一声,冲着宁越尖声叫道:“杀了你!我看云豹骑还有谁敢不听我的号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