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34章 太子出逃(二)

说到这里,宁越指了一下地图,开口说道:“最关键的,这些兵力足够我们扼守占领地每一个关键城镇。”
军帐中其余人也都想听听宁越有着什么办法。
宁越在地图前转向众人,看着一众人的神色都是随着他的话或沉默,或愤怒,或不甘,他的脸上渐渐浮现一股笑意,声音继续在寂静的营帐中响起:
军帐中的一行人,都是将目光投向于二十八,宁越也是跟于二十八目光相对,两人都是笑了一下。
宁越顿了顿,整理了一下脑中的思绪,说道:“首先,大家都确定云豹骑将来是一定会被调回兵马寺宿卫营的,可是我们有着新练的十万兵丁,其中最少有近五千八派弟子,曾经随云豹骑作战,他们都是有着骑兵惊艳的士兵,我会给他们都配上青铜马,令他们都保持骑兵作战的能力。”
不仅如此,宁越更是得了出征乾国的命令,事事种种之后,出征大军虽然被困在无终岭和乾m.hetushu.com军决战,宁越却带着云豹骑收服了乾国八派中的数个大派,并借机将乾国的领地占领了近半,这又是一个机遇。
“还好,我们现在有时间去改变这一切。”
听于二十八自爆家事,宁越等人都是笑了起来,其间由于于伯牙身份带出的顾及,也是少了不少,毕竟于二十八是在雁行宗就跟着宁越护婚出使,一直以来,都是尽心竭力的办事。
宁越点头,眼神从众人身上扫过,说道:“我们其实已经做好了一些准备,新兵训练成军,有八派弟子带领,其中数千精英同样经历了与乾国的战争,与云豹骑老兵的战力不相上下,我们现在需要的就是让他们带出更多的精兵,而刚刚听到珞师姐这一次处理村落恐慌的办法,让我想到了一个主意。”
宁越笑了笑,抬手指了指空中,自信说道:“这场战斗还没有结束,皇叔燕龙皇被困无终岭,要是他们和乾和*图*书军没有分出胜负的话,我们在这块土地上待上多久都是安全的,这里就是我们的领地!”
于二十八继续说道:“白师弟说的是,云豹骑毕竟是归兵马寺调属,一旦被收回兵权,对咱们这群人努力组建的势力极为不利,没了兵权,攻占了再多的领地也是无用。可是如果我们在这远离夏国的地方手握兵权,那么只要不举事造反,那就没人能够撼动我们对这片地域的掌控。”
罗延石犹豫说道:“可是都尉,这场战斗总有一天会结束,咱们云豹骑是一定要回去兵马寺建制的,咱们这些训练的新兵要想归于兵马寺统管,也是要带回去那边检验,这块地方一定会择优选择军队驻守的……”
宁越笑着回道:“当然不会,我只是联想到今天珞师姐处理问题的方式,只要处处有我们的军队在,就算是地方有滋事者,也是难以调用民心,我们就如同这次驻兵,只消做出规模,让各和*图*书地的大族都畏惧我们,平民自然也都不敢抵抗,这片土地实际上还是在我们的掌握之中。”
于二十八一向在议事的时候较少发言,也是顾及到自身和于伯牙的关系,可是这个时候也是开口,说道:“师弟如果想要组建自己的势力的话,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你提到的主意不错,无论在九霄天界的哪个国家,只要是世家大族,都是有着类似的举措,有着自己真正掌控的领地,才是一个势力崛起的根基。”
“其余新兵中,还有不少门派弟子有着一阶虚相以上的实力,这近两万人数的新兵同样是陆战精兵,可以直接用来布阵作战。剩下七万多的新兵,都是普通士兵,需要时间磨练,可是却可以先用来作为个各个兵种的后备。”
其中四大盗山有着充足的粮草供应,南荒山则可以从军部调用物资,并将捕捉妖兽的事项提起,为宁越提供充足的妖兽坐骑……似乎一切都发展的异常顺利,http://m.hetushu•com宁越有了组建自己小势力的根本。
罗延石几人都是抬头,疑惑宁越有什么办法挽转这种局势。
宁越冲着众人一摊手,将军帐中的视线全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这才说道:“我决计不愿意将好不容易攻打下来的这些领地放手,所以我们不需要在军制中留下太多的军力,必须将新兵化整为零,由可以信任的人带领,分散到占领地的各地,用最快的速度成为当地最大的势力,这样就算是云豹骑被调走,实际上所占地还是被我们攥在手里。”
珞瑶姬听到宁越提到了她,不由笑了笑,看了宁越一眼,心里却在想着自己给了宁越什么提示。
他们原本追随宁越,就是对未来所有期望,宁越也是没有辜负他们所望,出使夏国,直接被重新正名,身为白家旁支子弟,被封为云豹骑云骑都尉,对众人进行分封,都是带入了云豹骑,成为了麒麟城年轻新贵之一。
所以现在宁越做了决定,要将这块和_图_书土地紧紧攥在自己手里的时候,一群人都是知道宁越如果成功,必将势不可挡,他们追随宁越,自然也会水涨船高,无人不喜。
罗延石的大嗓门又是响了起来:“都尉,你不会想要脱离大夏吧。”
宁越的话音一落,军帐中不少人都是面露兴奋之色。
更别说,宁越知道云豹骑得到充足的物资供应,于伯牙是在暗中给予过帮助的,宁越觉得和于家暂时没有什么利益冲突,与二十八的关系自然不错。
在这之后,众人的期待自然变得更高,宁越再次给了众人一个惊喜,布下了南荒山军镇和四大盗山两个隐晦的根据地。
“所以说……”
于二十八说到这里,突地又是冲着众人挑了挑眉毛,笑道:“并不是我真懂得这么多,我也是看着我们家族一步步走到今天才懂的,你们知道我父亲在兵马寺任校尉一职,可是他教导我最多的,就是家族的根基最为重要,若是根基不够稳固,那么他早就被其他人挤下了那个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