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67章 攻灭乾元宗

罗延石不由失声笑了出来,对宁越等人笑道:“乾国这下是完了,无终岭大战以后,他们的主力大军不知所踪,这城墙上的守兵别看也能有几万人的样子,可是战力别想跟咱们十六营宿卫精兵相比,攻城的时候,只要防备着城墙上那些杀手设置就好。”
喊声远远传出,宁越可以清晰望见高大的城墙上一阵混乱,大批乾国兵将都是四散开去,看起来居然完全没有心思抵抗。
燕龙皇感叹声中,不少将士都是暗暗点头,毕竟来到大军来到五行宗之前,没人想会想到会经历这样一番苦战。
北城门上的守军眼见着乱作一团,不知道谁下了命令,几个士兵冲到了城墙的九头鸟雕像的近前,不知道启动了什么机关,一道强大炽烈的魂力从雕像上冲天而起,粗大的红色光柱直破云霄。
马伯砀也是在一旁上前,压低声音说道:“我从关进次元战场那些五行宗弟子那里得知,那个死掉的hetushu.com华刚曾经派人来乾元城求助,结果无功而返,乾国主力大军消失以后,乾国皇族依仗的乾元宗居然空荡荡的几乎没有人在,都是不知道去了哪里,乾国皇族也是惊慌失措,没了办法。”
不少人见着这九头鸟雕像明明直立在城墙之上,可是看着看着,眼神中就仿佛幻化出一只正在空中缓缓的昂首展翅,飞逸翱翔的九头鸟妖兽,真实无比。
直到火焰孽牛和躯体和暗金色封印魂力同时消失不见,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在这个世界上一样,宁越才和身边的诸人一起清醒过来。
细看城墙,也是有着数百里的长度,绵延不绝,一眼看去,难见尽头,就犹如一条巨龙盘卧在大地之上,守卫着这座象征至高权利中心的城池。
燕龙皇也是啧啧称奇,说道:“这五行宗能够封印火焰孽牛,还能创造出这样神奇的封印方法,在上古时期一定不是那样简单,hetushu.com只可惜这封印术已经失传,真是可惜了……”
燕龙皇冲着乾元城北门一指,身边的亲卫顿时上前传令,号令四散传出,夏国大军整齐的向着北城门处缓缓压了过去。
燕龙皇看着乾元城上没人回话,不由嗤笑一声,也是看出来乾国一方失了主力大军,就像是失了脊柱的人,再也直不起腰杆。
除此之外,月城之外便是数丈宽的护城河,河水湍流不息,深不见底,河内隐隐有阴影闪过,前次宁越来时就是知道,里面养了几头护城妖兽,在战时可以由专人唤出作战。
在城门正上方的城墙上,有着一头暗红色的九头火鸟的虚像,巨大的翅膀伸展开来,似乎想将整座城池护在自己身下。
宁越等人眼见着不远处的奇景,一时间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宁越下意识的眯了下眼睛,对身边的将士说道:“注意,这雕像里封印的九头鸟虚相不简单,跟麒麟城头的那只麒麟和-图-书一样,都是上古妖兽封印著称,据说在乾国皇室九头鸟虚相的催动下,可以直逼九阶十阶妖兽的战力!”
在看城墙之上,每隔五步便插着一面战旗,各色战旗在风中猎猎作响。
蓝天白云下,乾元城城区可称辽阔,山环而立,蜿蜒的城墙拔地而起,足有近百丈之高,如高山万仞。
原本在这些战旗之下,会有着精兵强将身着甲胄,手持兵刃驻守,可是现在去看,乾国的大军在无终岭大败失踪,城墙上空荡荡的不见多少兵卒。
在城墙之上,还有数座箭楼依势而建,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箭窗。
探子回报,在城池东侧的城门正门外,还另建了一座月城,把城池的入口保护的严丝合缝,寻常的将士冲锋,绝对难以攻进。
宁越可以望见箭窗内,几十座巨型床弩一致对向城外,每一支弩箭都有数丈甚至十数丈之长,都是为了防备虚相攻城所设。
罗延石等人都是随之抬头,都是一眼看和*图*书到城门上的城楼层层围廊环绕,重檐顶脊高耸入云,气势恢宏。
大军缓缓前行,在遥遥望见乾元城的时候,燕龙皇下令休息,不时就准备强攻下这座乾国都城。
大军转进,宁越回去云豹骑,将沐蓉交给沐蕊等人照顾,没人再去关注五行宗彻底被荡平的废墟一眼,至于五行宗被救出来的数千弟子,都是被宁越早早收入了次元战场,派马伯砀进去招降。
城墙由数以万计的巨型青石堆砌而成,外层用魂力秘术和坚硬的巨石砌建而成,加上沙石夯筑,坚如磐石,用寻常精钢制成的铁锤凿上去,就连一个印记也不会留下。
只是看了几眼,就有人忍不住惊异出声。
宁越顺势看向城墙,对着身后的云豹骑属下说道:“羿天罚得知大军攻打乾元城,特地来了一封密信,提醒大家要注意这城门上的护城雕像。”
随着幻象九头鸟妖兽的每一个动作,无数像是流火一般的羽毛从它的身上抛落,化作漫和*图*书天流星火雨……
宁越骑在青铜马上,认真的远望着这座巍然都城,他曾在这里有过一些难忘的记忆,不由凝神而望。
不仅如此,整个城墙墙面也是光滑如镜,难以攀爬。
护城河上的吊桥是由几十根粗木钉上铁板制作而成,坚固耐磨,这时却是高高吊起,看起来城中守军并不准备在大军压境下出城投降。
数天之后,夏军大军在乾国中如入无人之境,数万军马直接挺进乾国国都。
燕龙皇在大军休整过后,骑着坐骑行到大军最前,身边一个侍卫上前,调用魂力增声高喊道:“乾元城里的人都听着,若是现在不出城投降,破城之后,无论何等身份,都杀无赦!”
于二十八笑着上前,遥望着乾元城宏伟的城墙说道:“其他营的探子也是回报,现在这乾元城几乎就是一座空城,无数乾国武道高手都是跟八派掌门一样,早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所以这一次攻打乾元城,应该比打那五行宗还要方便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