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77章 收拢部下

不过这件事到了最后,宁越也不追究,他早早就做好了准备,一众心腹也是各自的忙碌起来,夏军撤离,原本被宁越潜藏在各处的兵马都是重新整合。
宁越没有开口,先是将目光落在了南笙的身上。
珞瑶姬沉吟说道:“可是这毕竟是兵马寺派来的人……”
这群士兵也是随军经历了轮番大战,虽然战力不强,可是后勤方面已经与马伯砀配合的相当融洽。
有了宁越定下的基调,罗延石等人都是轻松了不少,众人商议了一下,有珞瑶姬出面去交接这两万人兵痞,直接将他们分散到乾州各处,由宁越的一应亲信队伍接管。
马伯砀一听,不由沉吟了一下,马上开口问道:“这些士兵怎样,里面能有多少可用的人手?”
第二波精锐来自四大盗山,羿環環和羿天罚还是没有一直跟在宁越身边,两人帮着宁越稳固的开拓后勤领地,也是贡献了数千精兵,马战和阵地战都是擅长。
hetushu.com罗延石是宁越属下出了名的大嘴巴,刚一听完了信息,就忍不住破口大骂:“这兵马寺还真是拿咱们当软柿子捏了,要走了云豹骑,随便送来了一批兵马,这不是算计着咱们没了云豹骑就成了光杆司令吧,真是可恶!”
一众人的视线又是落回宁越身上,坐在一旁的白洛洛忍不住出声询问:“哥哥,现在兵马寺命令我门派人去接这批兵痞,我们究竟去还是不去,把这群兵痞接来之后,又要怎样对付?”
众人都是赞同这个决议,毕竟现在兵马寺将两万兵痞送来乾州,无非是觉得吃定了云豹骑被召唤回国,宁越空有兵权,急需兵源,他们正好可借机将这两万无用的老弱病残分散开去,一一收服。
南笙看向马伯砀,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探子回报,这次兵马寺张罗给咱们乾州的兵马人数不少,可是大都是一些边防的老兵。”
宁越在得到兵马http://www.hetushu.com寺传来的命令之后,让不少云豹骑的新人老人都是禁不住唏嘘不已。
第四波兵源完全是宁越在乾国征收的新兵,经过罗延石等人的训练,现在有着近十万之众,虽然有不少人被派去了四大盗山一方,还是留下了七八万人,由宁越和一众心腹精心分配,最后继续分拨驻守乾国要地,成为了宁越自建势力的血肉。
罗延石顿时眉毛一挑,一脸讥嘲:“怪不得,我正在想他们会派来一些什么样的人。如果是两万精兵的话,兵马寺自然也不会舍得的。就算是新兵也是一样,送来更是相当于白送给我们培养自用。”
过了几天,最初由兵马寺交到宁越手中的三千云豹骑老兵,还是没有人选择抗命留下,都是与宣旨的内官一起离开。
宁越的目光扫过众人,突地笑了起来,说道:“他们既然派了人过来,我们接着就是,如果有能用的,就收入到新兵中一起和*图*书集训,那些不服管教的,直管军规处置,既然到了咱们手里,自当如此。”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兵马寺又是来了信息,说是在夏国各处征集了足够的军队,正在向着乾州行进,命令宁越一路接应,好好安排。
于二十八一直身在帐中,听到这里,发现不少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他的身上。
“在得到这个消息后,我就已经联络各处探子,最后从南荒山军镇和麒麟城处都是得了一些消息,这一次被派来咱们乾州的军队应该有两万余。”
宁越手下的第一批精兵,来自云豹骑扩张后加入的八派弟子,这群弟子都是凝练虚相,足有近万人的规模,经历了前后征讨乾国的战斗,虽说比不上回去兵马寺的云豹骑老兵的精锐,可是战力相差无几,最关键的是对宁越有着绝对的忠诚。
他不由苦笑了一声,冲着军帐中的人们一摊手,说道:“这件事我也不知道父亲知不知道,他虽然统管云豹骑,可是上面的和*图*书一些旨意他也是不能违抗的,像是这种在全国各处调兵的事情,他也是无权参与。”
罗延石说到这里,语气顿了下,不屑地说道:“可要是他们送来的两万人是边防老兵的话,各处都有常年挂着军饷的老弱病残,整编起来不费时间,可是这些人都是整日混着的兵痞,最不服管教,送来咱们这里,纯粹就是给咱们添乱的。”
对他们来说,那些被兵马寺派来的军队都是跳梁小丑,现在要看的就是宁越准备怎样应对。
宁越笑着打断珞瑶姬的话,略有些强硬地说道:“其实大家的心里都是明镜一样,这乾州现在就是我们这些人的根基所在,一定要掌握在手里,不管是谁来争夺乾州的好处,就是我们的敌人!”
南笙见状,轻咳了一声,将手中还在整理的几份密信放在手边,这才看向众人。
第三波是原本夏军后勤的两万精兵,他们在大军被困无终岭后,被宁越直接抓在了手中,在大军撤离的时候和_图_书宁越向燕龙皇讨要这些士兵,燕龙皇见不是兵马寺直属兵马,大手一挥,就留了下来。
宁越看出于二十八的尴尬,不由张口说道:“这事说不准是谁要对付咱们,想来跟于校尉无关,李师兄那边来报,南荒山一边的军备物资都是供应妥当,并没有受到影响。”
后来根据南笙得到的消息,这一次兵马寺为了调会云豹骑,已经派出了几个宿卫精兵布防乾州边境,似乎一旦宁越不愿交出兵权,就有可能由这些人再次办法一次旨意。
按道理说,兵马寺的这番作为也是无可厚非,可是将云豹骑老兵全部调走,这样的事情就过分了。
罗延石等人都是在宁越的军帐中一同听到了这个消息,一群人的脸色都是禁不住流露出一股不屑。
只是整个军帐中也只有罗延石一个人骂了几声,其余人都是神色淡淡,他们现在手中可是有着十万可战的士兵,远比绝大多数的诸侯更加强大,有了这样的根底,众人对宁越的信任更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