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85章 尽欢

李虚空认真的翻看了几眼手中的清单,一边听着珞瑶姬的解说,一边点头,最后他不由看向宁越,开口问道:“白总管能整理出这些有用数据,看得出也不是心甘平凡之辈,要想令乾州昌盛,确实要从这些基础抓起,若是可以多加夏国移民,或许能加多一些乾州耕农……”
他隔桌看对宁越说道:“白总管真是深明大义,还请共饮一杯。”
李虚空看了眼宁越和珞瑶姬,清冷的神色剑也是露出意思笑容,直白说道:“既然白总管明白在下为何而来,我不如直白说了……”
李虚空在傍晚时候赶到入川城,宁越亲自出城迎接,两人相视一笑,都是胸府沉稳,没有在众人前直接谈论两人关心的事情。
李虚空走进大殿,赞叹了几声,才和宁越一同宴席两侧。
李虚空轻咳一声,继续说道:“白总管也是知道,现在乾州战后重建,财务上的赋税为重中之重,若是用到合适的地方,就会事半功倍,和图书现在乾州越发稳定,我觉得这些赋税应该用到工商贸易的上面,这样才能更快的令乾州兴盛起来。”
宁越一直在想着李虚空何时会向他开口,这时等到了李虚空的表述,他心里不由暗笑一声,他自然知道双方矛盾的症结所在,可是若是想要他放弃乾州一些大产量的赋税,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晚宴已经准备完毕,偌大的大殿当中,只摆了一桌宴席,没有任何护卫和侍从,在珞瑶姬的吩咐声中,几个侍女将菜肴酒水送上来之后,全都退下,只有她一人留下。
军队建设需要大笔赋税支持,他一直在当做头等大事在办。
宁越心里虽然这样在想,可是对李虚空还是十分客气,开口回道:“李州牧要说的事情我算是清楚,不过我已经令人备好晚宴,不如我们在晚宴上在细谈这些事情吧。”
一路行来,李虚空也是目睹了入川城的军势强大,更多的则是看到了市场的繁荣,渐渐露http://m.hetushu•com出一副心有所思的样子。
宁越请酒之后,与李虚空共饮了一杯,李虚空一副胸怀坦荡的做派,没有丝毫顾虑,轻饮了一杯酒水,才长叹一声:“好酒啊好酒,特别是珞都尉斟的酒水,想来这世间少有人能品尝的到吧。”
李虚空在乾元宗宗门前停步,扫视了一眼入川城中心庞大的宗派建筑,他知道宁越这是在向他展示驻军实力,不过他并不确定宁越是不是借机示威。
李虚空好奇的拿起这样一摞纸张去看,只是看了两眼,眉头就不由沉凝了起来。
李虚空深深的看了宁越一眼,想到这个乾州大总管虽然一直没有配合他的文政实施,可是也没有在暗中使绊,两人现在唯一的冲突,就是对税赋的使用,说到底,暂时也只有这样一个症结所在。
宁越客气的引着李虚空进了钱坤宗宗门,珞瑶姬迎了出来,将两人引去了迎宾大殿。
宁越笑道:“当然可以。”
珞瑶姬和*图*书给两人斟上酒水,便跪坐在酒席一旁,负责布菜斟酒。
宁越也是笑着,对李虚空说道:“我知道州牧大人今日要与我商议一些事情,平日里我却是有太多的事情都是由瑶姬去办,所以她在这里,有什么事情,可以有更详尽的说明。”
李虚空没想到宁越会这样直白表态,不由的有些惊喜,脸上露出的笑容也变得更自然了一些。
李虚空闻言,也是淡淡回道:“客随主便,没想到白总管这样通情达理,想来今晚的晚宴一定会相当尽兴。”
当乾坤宗宗门出现李虚空眼前的时候,云州牧的脸色变了级变,虽然乾坤宗的宗门甚至没有原本乾国八派那样更加气派,可是宗门内外驻扎着的军兵,无一不显示这个乾州眼下唯一的宗门,与宁越的关系也是匪浅。
珞瑶姬眼波流转,抬头看轻瞥了一眼宁越,见宁越神色如常,不由对李虚空笑道:“李州牧过誉了,平日里珞瑶姬只是给大总管处理一些琐事杂事,http://m.hetushu.com今日总管大人说要宴请州牧,这种事情自然是我负责。”
宁越了解到李虚空看似性格清冷,却是一个为民生做实事的好官,于是客气的引着李虚空在入川城游走了一圈,无论是北城的军营,还是其余三个城区的繁华街市,全都没有在这个乾州牧的眼前遮掩什么。
珞瑶姬的解说声适时响起,缓声说道:“这是我家大人令我准备好的一份清单,上面将乾州境内共有多少良田,还有各地有着多少能开辟成良田的荒地都整理了出来,同时也做出了一个务农平民的人口统计。”
说罢,宁越冲珞瑶姬递了一个眼色,珞瑶姬从案侧取出一个木盒,缓步走到李虚空身边,将木盒放在桌上,抬手打开,从里面取出了一摞纸张,上面都是细密的写满了字迹。
想到这里,李虚空直接开口,说道:“白总管,这一次李某人来寻你,确实有些事情要商议一下,你我负责着乾州军政两方,若是有些事情不详谈清楚,我m.hetushu.com担心将来会生出一些矛盾,不利于乾州发展。”
宁越突地插嘴,笑道:“大人想的有些偏了,我将这份清单送给大人,就是想请大人主持这件事情,乾州有太多极适合农耕的荒地可以开垦,所以要是能将这些荒地都利用起来,可以增加不少赋税。”
珞瑶姬给宁越和路虚空都是又斟满上酒水,宁越闻言后不由抬手请酒,与李虚空又是共饮了一杯。
宁越看着珞瑶姬给两人斟上酒水,却抬手止住李虚空,轻声说道:“虽然我赞同州牧大人的一些看法,可是却觉得只是将目光都投入到赋税上面,还是会有一些弊端。”
宁越看着李虚空放下酒杯,双目直视向他,不由将酒杯拿在手中,转动了几下,这才笑看着李虚空说道:“州牧大人说的没错,现在财务赋税都是乾州的重中之重,我也同意大人将赋税用在令乾州兴盛的用途上面……”
“哦?”李虚空神色一滞,开口说道:“大总管不知道怎样想的,可否与我说来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