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86章 尽欢(二)

李虚空闻言眼神又是一亮,脸上淡漠的神色几近消失不见,他紧握了一下手里的资料,对宁越问道:“莫不是白总管也觉得商贾兴盛,可以给乾州带来好处?”
珞瑶姬看着宁越和李虚空谈论之后,其乐融融,看着宁越的眼神也是不由的微微泛亮。
李虚空得了这样好的建议,对宁越的观感不由好了许多,酒席间也是笑意晏晏,越想越觉得宁越的办法极为巧妙,技能增加赋税,又不会劳民伤财。
他这一次来,本来的主旨就是想尝试说服宁越,令其交出手中所掌握的一些重税税收,可是没想到宁越却直接给了他两条令人心动的建议,若是成功的话,可在不扰民的情况下,增加大量税收。
这样一来,就算是宁越从中再截留一些用来无打造驻军,也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事了。
李虚空得了宁越两条建议,心里颇为开心,可是听着宁越这句仿佛已有所指的话的时候,心里不和*图*书由一动。
宁越看出李虚空的疑虑,笑着回道:“这行商确实与农耕不同,行商讲究的暴利,我见大人从夏国招来大批商贾和匠人,正在努力打开与夏国的商路,就想着为什么不能随性将周围接壤领国的商路全都打开,这样的话,只要有一条成功,就足以弥补所有开辟商路的损失了……”
宁越笑着抬手请酒,李虚空与之共饮,宁越放下酒杯后,又是说道:“州牧大人来到乾州几个月的时间,详细也是对乾州的一些风俗有了理解,我窃以为九霄天界武风兴盛,所以从事渔猎之人为多,从事农耕之人较少。”
宁越看出李虚空心动,笑着再次请酒,两人连喝了几杯,气氛轻松了不少,也是开始自在吃起了晚宴。
宁越放下酒杯后,低声说道:“祝大人马到成功,若是这商路打开,商贾兴盛,从中必可征得税利,想来一定不会少了。”
所以现在她http://www.hetushu.com看着李虚空被宁越说服,心里也是莫名的生出一股成就感,觉得宁越就是与一般人有所不同。
李虚空这一次亲自打开木盒,从中取出了宁越整理出来的资料。
乾州顿时生出一股崭新的活力,无论是渔猎转型农耕,还是多条商路开辟,都在预示着乾州的繁荣兴盛。
李虚空开心的笑了出来,抬手一扬手中的资料,对宁越说道:“有着大总管的这些准备,真是让我胸有成竹,兴盛商贾一事,由此可期。”
李虚空心中有了定计,在晚宴上闭口不谈赋税一事,只是与宁越饮食尽欢,没有了心头的顾虑,两人都是借机加深了解了对方,关系变得热络了不少。
可是商贾行事,利字当先,行商走货,其中有着不少风险,这与稳妥的农耕赋税不甚相同。
宁越见状举杯,与李虚空又是对饮一杯。
路虚空的眼神微亮,可是还是有些迟疑问道:“开垦荒地和*图*书确实是一件实政,可是这人手却有些为难……”
她曾建议对待李虚空的时候一定要极为强硬,这样才会令对方不敢对驻军有任何不利举动,罗延石等人虽然没来,可是传来的建议也都是这般。
在得知李虚空赶来的消息之后,宁越就直接将她传唤过来,帮助南笙整理一些资料信息。
珞瑶姬闻言马上又取出来一个木盒,小心的放在了李虚空身前的桌上。
这不是李虚空多疑,前一份资料上宁越还鼓励农耕,这是赋税根基,人们的生活离不开粮食,若是做好,可令民衣足食饱,与民生赋税都是有益。
宁越抬手画了一个圆圈,眯着眼睛说道:“有这种情况,都是因为九霄天界物资丰富,所以绝大多数的人们觉得渔猎要比农耕更为方便轻松,能够更快的获得实际的好处,可是花费在渔猎上的人力虽多,可是中合起来的产粮却远远不及稳定的农耕,所以我建议大人从这个现状上着m.hetushu•com手,限制渔猎,令其去开坑荒地,这样每一季每一年的税收都会更加稳定,更加充裕。”
第二天,李虚空没有着急从入川城离开,认真的与宁越去北城军营查看了一番,宁越兵强马壮,即使早早的有所收敛,可是强盛的军容依旧令李虚空正色相看。
珞瑶姬的声音也是在这时随之响起:“这份清单上总结的都是乾州和乾州周边各国的出产,并总结了应季产物的价格,相信州牧大人鼓励商贾行商,应该知道这些消息后,能够做一些什么了。”
李虚空难掩神色间的惊讶,指着木盒,看向宁越,说道:“莫不是这里还有一个不下于之前的妙计?”
李虚空边听边是点头,宁越说道最后,不由出声赞叹,说道:“白总管的这个计划确实新颖,要是能实施起来,引无数渔猎之辈从事农耕,结果确实令人期待。”
珞瑶姬一开始以为宁越想要增加赋税种类,不由出言相劝,可是他马上听到了宁www.hetushu.com越开荒重农的理论,很快就被说服。
可是宁越却没有依着他们的方式去做,在整理资料的时候只是说李虚空不算是坏人,只要能找出一种共赢的方式,李虚空一定不会与他们作对的。
这一次,李虚空也不得不承认宁越手腕强硬,在乾州这样一个新占地上,居然在手中有着这样一军强兵,看起来甚至与兵马寺四大宿卫都不相上下。
酒过三巡,宁越放下酒杯,认真看向李虚空,说道:“刚刚向州牧大人献了一策,我这里还有一策,还请大人看看。”
随后宁越就提出开源节流的理论,说是现在乾州赋税虽然看起来有不少,可是要想利用这些赋税做好所有的事情,绝无可能,所以在出现这种需要节流的分歧中,不由去想想怎样开大源头,增加税收。
宁越只是笑着饮酒,用手指点了一下那个木盒。
再过一日,李虚空与随从离开,快马赶回乾元城去,宁越建议的两道政策很快便下达乾州各个城镇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