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96章 郭侃出奔(二)

似乎这样一杯还是不够,白星武直接打开茶壶壶盖,将一壶的凉茶茶水都灌进了肚子,衣襟上洒了不少也不在意。
他心知两人之间渊源甚深,在这个九霄天界虽然看起来相处的不错,可是他却了解郭侃的本质还是一个武痴,两人或许早晚都会如前世一样,有着类似的最终一战。
宁越听了不由一惊,眉毛一蹙,沉声说道:“如果是这样,那就更没人敢杀你了,惹怒了兵马司可不是闹着玩的。你还是直说怎么回事吧。”
正当宁越疑虑渐生,等着白星武自己给出答案的时候,白洛洛银铃般清脆的声音从殿外传来。
宁越听到“追杀”二字,不由在心里暗骂一声:“就知道这家伙半夜跑来没好事。”
宁越闻言,心里也是一动,没有想到白洛洛居然能这样快的反应过来,感应到他压制在主殿内外的魂力波动,看得出少女的功力又是精进了几分。
宁越撇了撇嘴,看着这个苍狼武神郭侃转世http://m.hetushu.com,始终不敢放下戒备。
白星武听完,不由沉吟了一下,说道:“想不到燕惊龙的手段都算到了乾州这边,不过他想抓住兵权篡位,对你的云豹骑动了心思也是正常。”
白星武神色间闪过一丝讥嘲笑意,干笑一声,说道:“你的信息有些不对,这次回去,我不但封了五品校尉,白府的人还告诉我不出意外的话,下一任兵马寺的大总管就是我了。”
可是宁越现在更关心的是白星武为何会突然来到这边疆之地,而且还深夜潜入到自己大殿之外。
宁越转头直视着白星武,直到现在,他还不确定白星武深夜来找他究竟为了什么,可是他本能的觉得这件事还是不要让太多人直到更好。
宁越心头瞬间升起一股疑虑,走到矮榻坐下,暗咐道:“白星武少见这样谨慎,莫非是出了什么大事,不然不会这样风尘仆仆的赶来……”
白星武听着宁越一连串的疑问和图书,缓缓抬头,坐直了身子,把茶杯放在手里转了一转,眼正声说道:“我真的被追人杀。”
宁越扫了一眼白星武,看到他一脸无所谓的模样,似乎不担心别人知道他来了这里,可是话到嘴边,宁越还是传声出去,说道:“不用担心,来了一个朋友,叫护卫护住院子,暂时不准任何人进来。”
宁越听到这里,面色一凝,他知道以白星武的性子,根本不屑撒谎,现在居然被人追杀的跑来乾州,太过令人吃惊。
“恩,这事我知道。”宁越双掌按在腿上,点头回应。
宁越听了,眼睛一瞪,险些跳了起来:“你怎么得罪了燕重光?不会是闲着没事去造了反?”
宁越点了点头,打开屋门,说道:“那先进来。”
白星武这一次也没再绕弯子,直接说道:“前阵子皇城有人造反,结果查出来是太子燕惊龙勾结打天魔宗,趁着皇叔带领大军出征,才借机生事。”
他回答完这句,抬头扬眉和_图_书,仿佛说出的话就像是回答刚吃了一顿饭一样稀松平常。
宁越看着身前的白星武,恨不得直接给这个家伙一拳,这事牵扯到皇家,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宁越一摊手,回道:“我倒是不想掺和这些麻烦事,可是前一阵子燕惊龙手下有一个叫拓跋龙海带了一份假圣旨过来,要夺我手中云豹骑的兵权。让我抓住审问了一下,最后招供出了他是太子的人,也被我顺便审出了天子是天魔宗的人。”
不过宁越更加好奇白星武究竟招惹了谁,居然能把他从麒麟城逼得出逃,一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白星武见宁越点头表示知道这事,不由有些意外,说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事,当时麒麟城被完全封锁,应该没人能传出这些消息……”
宁越清楚,同样是五品校尉,白星武要是能成为兵马寺的大总管,替代了宇文翼,那么手中掌握的实权可是比自己现在更多。
“哥哥,我听到你这里有些异常的响动www.hetushu.com,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所以他更加好奇白星武到底他得罪了什么人,居然连他这个未来的兵马寺大总管都敢追杀。
正在宁越思索之间,白星武声音冷冽的在殿外响起:“今日我不是来找你比斗的。”
白洛洛听到宁越安好,也是松了口气,放心应是,清脆的应了一声,这就出去安排护卫。
白星武闻言毫不在意,有些懒散的靠在椅背上,随意把玩着手里的茶杯,不紧不慢地说道:“我被人追杀。”
宁越的神色不由变得认真了一些,对白星武郑重问道:“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吧。我记得你这一次回去,因为征乾有功,还升了龙鹫营五品校尉,有着这样皇帝亲赐的荣耀任命,谁敢杀你?”
白星武呵呵一笑,漫不经心的放下了手上的茶杯,眉头挑动了一下,对宁越缓缓说道:“是燕重光要杀我。”
宁越不由没好气地说道:“你不是麒麟城年青一代的第一高手?再说凭着你的身份,麒麟城里m•hetushu•com哪个人吃了雄心豹子胆,敢跟你找事儿,他就不怕你身后的白家报复了他?”
白星武喝完茶水,看了宁越一眼,似乎不满宁越没有关门,抬手一挥,青色魂力冲涌,打开的门窗都是关了起来。
宁越没有给白星武好脸相看,有些没好气问道:“你不在京都好好待着,来我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做什么,告诉你,你要是自己都解决不了的事情,我也是帮不上什么。”
白星武喝完冷茶,将茶壶放下,手里握着茶杯,眯着眼睛看向宁越,看得出脸上的神色略微的放松了一些。
白星武也不与宁越客套,走进屋子,随意找个地方一坐,看到桌上的茶壶茶杯,二话不说,就拿起桌上的茶壶就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一口灌了下去。
这次轮到白星武没好气的看向宁越,没好气地说道:“我可没兴趣当皇帝,再说我是傻子吗,燕重光可是修炼出了十阶虚相,天下又有几个是他的对手……反正我现在还不如他,怎么会傻到去在大夏造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