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97章 郭侃出奔(三)

没等宁越开口,白星武突地又是说道:“其实我现在十分好奇,一旦那些皇宫内卫把我杀了,拿着我的人头回去邀功,燕重光会是怎么一副表情。”
没多少工夫,屋子里短暂沉默的两人见着内殿大门打开,白洛洛端着一个圆盘,上面放着一个茶壶,轻步走了进来。
白星武给自己满满的倒了一杯热茶水,放下茶壶,随口就回答说道:“这还不简单,燕重光对这个大天魔宗十分忌惮,所以命我想办法去大天魔宗去当卧底,随便让我摸清这个上古邪派的底细,好能铲除了它……”
可是怎么会突然冒出来大天魔宗这样一个上古邪派,羿天罚哪里或许会能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原来在皇宫叛乱时,太子燕惊龙战败逃走,燕重光派人乘胜追击,要生擒太子回来问罪。
据追杀的皇宫内卫后来描述,这群神秘人身手不凡,功法诡谲多变,双方交战,皇宫内卫一方损失了不少好手http://www•hetushu•com
白星武活动了一下肩膀,伸了一下胳膊,仿佛想要伸展出浑身的疲累一样,大大的打了一个哈欠,晃了晃头,抿着嘴角说道:“还有茶吗?”
白洛洛临走前又是瞪了白星武一眼,这才走了出去,关上房门,令屋子里只留下了宁越和白星武两人密谈。
所以在白洛洛在的时候,宁越和白星武反而都是能莫名的放松一些。
白洛洛一边说着,一边领着小脸,伸手就要将刚刚放下的茶水拿走。
宁越眼皮跳了几下,继续认真听着。
白星武虽然对其他人都高冷孤傲,可是在对上这宁越的妹妹的时候,也是对宁越一眼,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白星武谈到燕惊龙后,便与宁越讲了一下他回去麒麟城后所知的信息。
白洛洛大眼睛一翻,白了白星武一眼,直接把茶盘放在白星武身边的桌子上,反嘴说道:“哪有你这样大hetushu.com半夜偷着潜伏进人家乾坤宗的,要不是哥哥说了一壶,现在我就把外面的门人弟子叫起来,先把你抓住再说!喝不喝,不喝我就拿走。”
结果凭空出现一批带着面具的神秘人,半路将太子救走。
宁越和白星武虽然有着宿世恩怨,可是这一世很多时候苦于没有对手,在麒麟城数月间大战数十场,白洛洛一直在旁观看,有时候也会得到两人指点。
少女是真心不满白星武深夜潜入的事情,今日刚好是她在外殿住宿当值,结果却让人潜伏了进来,她的心里现在不舒服着呢。
白星武不由咧了咧嘴,一把抓过茶壶,说道:“白星源,你家妹妹也不好好管管。”
宁越开心的笑了笑,说着:“洛洛说的对,你这么晚偷着潜进我乾坤宗,要不是刚才我收手,现在你已经被抓起来了。”
宁越听着白星武的嘟哝,觉得今晚的白星武有些不似往常一般冷静,不由说道:“你倒是继和-图-书续说啊,燕惊龙篡位失败,又冒出来一个什么上古邪派,这些事情都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宁越听到这里,不由凝眉问道:“既然如此,燕重光为什么要杀你?”
白洛洛的声音在窗外响起,轻轻应了一声:“我知道了。”
宁越听白星武说的极为认真,也是不由沉吟起来,当初羿天罚只是说乾国要帮助太子燕惊龙造反,他没有参与,后来更是劝导羿天罚和羿環環一起脱离了这场篡位之争,看来是做的对了。
燕重光在位百余年,一眼就辨识出这繁复诡秘的密纹,竟然来自上古时期早已灭绝的大天魔宗,不由大吃一惊。
宁越听得有些糊涂,开口问道:“是陛下让你去大天魔宗当卧底?那你说追杀你的人都是燕重光派来的?”
好在出现在麒麟城的神秘人人数并不算多,力战之后,终究成功斩杀了一个神秘人高手,卸他的了面具后,发现神秘人脸部,甚至全身都刻满了所有人从www•hetushu•com未见过的黑金色密纹。
白星武将后背深深的靠在椅背上面,又是变成有些吊儿郎当的语气,说道:“所以那些追杀我的人都不知道真相,一个个都拼了命的想杀了我邀功,我一开始觉得只要是专心逃走就好,结果那群皇宫内卫追的太狠,我没办法才跟他们打了几场,最后杀了几个,才抓紧时间跑来了你这边歇歇。”
白星武插话道:“两壶吧,要两壶凉茶。”
宁越曾经试想会不会是白星武跟白洛洛室火猪的记忆有所重叠,后来才发现不是这样,白星武指点白洛洛武功,明显也是在暗地跟他较近,试看谁的教导方式更对。
所有人这才发现太子和大天魔宗早就勾结到了一起,共同策划了这场篡逆之事。
白星武的手中突然茶壶作响,白星武撇着嘴角,嘶哈的将手里的茶壶没好气的放在桌子上,说道:“真是个叛逆的女孩儿,明明要的凉茶,少上了一壶也就罢了,弄得这么热,怎么喝的m.hetushu.com快啊……”
白星武叹了口气,端起热茶喝了一口,声音在茶盏之后幽幽传出:“这就是麻烦所在了,我说的是真的,追杀也是真的。燕重光为了让大天魔宗的人相信我,称我协助太子叛乱,正儿八经的下令杀我呢。”
宁越没好气的斜了白星武一眼,转头对窗外说道:“洛洛,送来一壶茶水。”
白星武见白洛洛走了,神色间虽然轻松不少,可是在说话前,还是浮起了一股认真神色,说道:“刚才说到的大天魔宗,是上古邪派,原本已经在时间消失了数百年的时间,这次突然出现,竟然是为了助篡位的燕惊龙逃走,日后定然会有更大动作,甚至有可能真的颠覆了大夏社稷。”
皇宫内卫本就觉得此事非同小可,追失了燕惊龙的行踪,于是连夜将尸体送回皇宫,交给燕重光过目。
白星武眼皮一耷拉,对白洛洛皱眉说道:“我也是去了你家不少次了,怎么多要一壶茶水你也不给,你这女孩子也太吝啬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