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108章 百场决斗(四)

两人在一击之后,都是不断抬拳挥刀,这道裂痕就在宁越的拳间和白星武的刀锋猛劈下不断扩大,从空中向着地面延伸而去。
“来吧。”
白星武闻声而动,脚下青色魂力一闪,脚步连点,身形连青龙巨刃一起飞射而出,直奔宁越。
可是这就仿佛巨人和蝼蚁,这些人们只是知道宁越强大,却不知道宁越究竟强大到哪一种程度。
所有人都是眼中一花,只是见着空中青光乍现,随后白星武就不见了身形,空中只有一条青色巨刃直劈向宁越头顶。
“再厉害又能怎样,会比把我们抓进来的这个夏国小将厉害?云豹骑战力并不逊于龙鹫营,当初皇宫广场的战阵就是被他破的。”
白星武幽幽开口的时候,语调虽然淡淡,却显得无比自信,无论是场中的哪一个人听到,都能感应到其中那股浓浓的自信。
今天,他们算是第一次见到宁越全力施展秘法后的强横,也是第一次见到宁越有了一个旗鼓相当的对和-图-书手。
这道声音宛如万千匹被冰冻紧实的帛锦布匹同时撕裂,整个天空都仿佛随之出现了无数裂隙,劲风呼啸,吹的令人们张不开眼睛。
次元空间中驻营里精锐们,这时也都是彻底退出了驻营之外,原本简易搭建的营地现在已经彻底被魂力绞灭不见,只留下比武场及周遭一大片的空地。
他们都是好奇,在这次元战场的世界里,有谁会是宁越的对手。
那是一股令人心动神摇的强大气场,如果说白星武气势令其如同时间最为锋锐的一柄巨刀锋刃的话,那么宁越的魂力就像是一个怒目金刚紧握的拳锋,仿若随时可催破世间一切。
比武场周遭很安静,所以白星武在空中的话传出了很远,让大片聚集在比武场附近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宁越已经不记得这是这一世中,第几次面对白星武一战了,他已经将心神尽数收敛,身后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隐隐浮现,眼中除了白星武之外,http://m.hetushu.com再无他人。
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把锋芒内敛的利刃,只消一动手,刃锋露出,就能斩破身前一切阻碍。
宁越猛的抬头,面对着这令所有围观者心寒的魂力刀锋,他的眼中燃起一股熊熊战意,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完全融于身体内外,整个人身上爆发出一股战天战地的刚劲勇猛的磅礴气势,面对白星武的魂力巨刃,他不闪不避,用一种最为直接的方式进行反击……或是攻击!
霎时间,宁越的魂力向着四面八方快速蔓延散开,一股刚猛雄浑的威势从他的身上爆冲上空。
白星武身上青龙册的魂力磅礴,夹着身下青龙虚相的威势,对宁越说道:“一年未见,你我的实力都是有所提升,可是我还是不信你会胜得过我,把我留在这里。”
没人敢进入那片区域,宁越和白星武猛烈交击的中心满是无序飞射的爆碎魂力,围观的武者都是清楚,他们在那片区域里就连一刻钟也坚持不和-图-书下去的。
南笙在人群中仰头看了一眼宁越,却是没有说些什么,珞瑶姬也是一样,两人都知道宁越和白星武的这一场战斗无可比便,自是只是站着观望,一言不发。
“是吗?”白星武冷静的看着宁越,神色冷静专注,又是开口说道:“你尽可试试。”
军营内外的围观者在这一刻都是清醒过来,他们发现这场战斗比他们预期的还要猛烈,战斗只是刚刚才一开始,就进入白热化的焦灼。
宁越调动着体内近乎源源不绝的魂力,虚空龙虚相在他精神完全收敛的一刻,瞬间加大了与虚空中天地灵气的交融通汇。
宁越望向白星武,神色清默冷淡,他的眼中只剩下白星武,也只剩下白星武身上魂力凝练而成的那柄锋锐的魂力刀锋。
人群中最后总还是有人忍不住出声议论了起来。
宁越和白星武身在空中,将地面上一些简短的议论声都收入了耳中,可是两人神色间都是没有任何变动,这些议论声就像是hetushu.com与他们相隔遥远,根本不值得竖耳去听一样。
宁越战斗的回应更是简单,他只有一下又一下的轰出拳头,用拳锋应对漫天刀锋,凭着秘法虚相中最为刚猛的力度,在对攻中展开反击。
刀锋利刃与刚猛拳锋相交,所有人只听到空中有一个声音炸响。
“我认得那个跟白星源对面的人,那是夏国龙鹫营的都尉,年纪轻轻就是夏军中的高手,去年乾元城被攻下的时候,我见过他的样子。”
而且两人都是那样年轻。
他们都是知道这片次元战场的空间中的天地灵气属于宁越,每一次宁越的魂力波动,他们都会感应到宁越的身上就像是凝聚了整个次元战场的威能,令人由心底生出一股无法抵抗的心绪。
白星武身上的青色魂力很快波动起来,青龙虚相在他身边越发凝实,虚相身上的鳞甲都是变得更为精致,期间有着一股强大的魂力蕴转,青龙虚相居然昂首冲着宁越巨吼了一声。
白星武刀锋寒利,犹如北地的狂风骤雪和图书,一股劲的正面猛吹着宁越,每一道狂风,都是一柄利刃,不断追伺着宁越身上的破绽,不断嗜血的期待着撕碎对手的机会。
宁越的眼中,这时仿佛只有白星武一人,他张口回道:“我也不确定百场比斗之后,能不能把你留在这里,可是我觉得我能成功。”
就在这时,空中才炸响一阵空气爆碎的声音,就宛如寒冬呼啸的北风吹碎了小格窗上的纸封,一股寒凛冰锐的气息令所有人都心生寒意,即使这道刀锋锁定的目标并不是他们,也是令围观众人心生惧意,不敢动弹。
围观众人四散遥望,可是这时候在次元空间中的各处,无论是不是武者的俘虏,都是在剧变的天色间发现了宁越和白星武的战斗,越来越多的人放下手中的活计,向着古城城东的方向汇聚过来。
“那他一定很厉害……”
“是啊,更别说我们被抓到这里,谁没见过他的手段,这可是他的空间,谁会是他的对手。”
久居次元战场的人们都是对宁越的威势极为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