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121章 大光明宗圣女风蝉儿

所以他的身形一动,就感应到原本所在的位置被数道剑气猛射过去。
女剑手见着宁越快速飞走,面纱后的眼神闪过一道厉色,也是提起身形,在空中紧追着宁越向外飞去。
白衣女剑手显然没有想到宁越的反击会这样凌厉,可是她还是扬起手中时水晶一般的长剑,在身前横向挥斩,格挡住了宁越的一剑。
宁越的念头只闪到这里,就感到空中强风乍起,蒙面的白衣女剑手随着风起而动,手中如同水晶般晶透的长剑上闪耀起一层刺眼白光,化作十数道剑技,继续向着他猛扑过来。
“你究竟是什么人?因何在这无终岭偷袭我?”
所以他不得不在空中击杀住身形,转身面对女剑手的凌厉一剑,这一次他随手拔出了一直挟在身侧的天龙剑,在空中旋点几下,就有一道数丈长短的剑气冲天而起。
他虽然只施展了一重的十方幻灭法,可是这个女剑手却应对轻松,身上那层白色魂力就像是对精http://m.hetushu•com神冲击有着天生的防护一样。
所以宁越不管白衣女剑手的攻击,只要水精剑的剑气攻击不会威胁到自身安全,他就全力向着无终岭外冲去。
“这个女剑手究竟是哪里冒出来的!”
宁越敏锐的感应到身后追来的剑气,神色间变得更为冷静淡然,这样程度的剑气攻击还威胁不到他,可是同样的,他似乎在短时间里也难将这个白衣女剑手彻底甩开。
要知道就连白星武对上十方幻灭法都不得不认真对待,凭着两世坚定的神识才抵抗的住。
宁越的动作极为灵动快速,就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升起的剑气也是异常精准的点中空中巨型剑气的一处。
这声鸣动就如同琉璃相撞时一般清脆,可是两道剑气中,却只有一柄轰然破碎,宁越的剑气就如同穿透了一面纸张,随后毫无滞涩的逆射到白衣女剑手的身前。
锋锐的剑气呈半圆形,足有近百丈的和图书长度,几乎瞬间就在宁越的身后落下。
白衣女剑手见着没有得手,居然毫不气馁,似乎根本不考虑宁越展露的实力,平复心境之后,水晶长剑再次鸣动,伴着身法继续向着宁越狂射而出,试图继续与宁越近身搏杀。
宁越转身,神色无比凝重,白衣女剑手也是一样,似乎没有想到宁越会避开她这样变招的凌厉秘剑,眼中冷孤傲的神色也是淡了下来。
同样只是一瞬,宁越的剑气眼见着就要与白衣女剑手的差长剑再次相碰撞。
峰峦叠层的山脉中,两道身形一先一后,划出两道明亮的光线,径直将空中大片的云雾带起,吹飞的一干二净,只剩一片湛蓝的晴空。
不过宁越马上一个闪身,虚空龙秘法划破虚空,瞬间挪移到身前数十丈外,一柄水晶长剑同时落在了他散落的一缕魂力之上。
剑气四散,白衣女剑手眼神只是死死的盯着宁越,有些漠然的出声回道:“你不用知道我是谁,等抓http://m.hetushu.com住了你,我有事要问你一下。”
只是就在这时,女剑手的持剑的身形居然嗖的一声,在宁越身前消失不见,宁越的天龙剑破开的只有一片空气。
宁越心头也是有些无奈,他并不想在无终岭里与人大打出手,要是引出了大天魔宗的人,一定会麻烦不断。
宁越相信如果这场战斗出现在次元战场的话,那么围观这一场战斗的武者们,根本看不清两人的身法与剑法,最多只能看清魂力闪动,绝对难以像是围观他和白星武的战斗那样有所悟得。
宁越没有闪避,因为他的反击的速度更快,他再次挥起天龙剑,震动手腕,将魂力剑招传递到了剑身之上。
他苦心在乾州经营的势力,绝对不能让它们陷入危险。
宁越在空中与白衣女剑手交手,马上就发现这一次遇到了一个麻烦。
相较起来,宁越的身法更快,爆发力度更强,而女剑手剑招本身与虚相秘法相合,剑招自身的速度甚至比宁越www.hetushu.com还要快上一线。
宁越运起清羽乘风诀,奔驰速度远超身后白衣女剑手,女剑手见状眉头轻蹙,一剑隔着两人相距的数十丈距离,挥剑而起,一道如同鹤翼形状的剑气凌空射出。
两人都是看出,对方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对手。
白衣女剑手苦追无果,面纱下的面容上怒气渐生,最后忍不住在宁越身后大喊出声:“白星源,你要是再不停下,我风蝉儿发誓,会以大光明宗圣女身份,让你在乾州的基业毁于一旦!”
宁越不由暗骂一声,闪身避开,加大速度向着无终岭外冲去。
就在她的脚下,出现了一道极其细微的空间裂隙,而他的身形已然化作一道流光,投向宁越的方向。
瞬时间,空中又是响起一声雷动般的炸响!
宁越闻言,神色骤然一紧,眼底闪过一道狠辣厉色。
没等宁越再再次开口,白衣女剑手的鞋底在空中一点,一股魂力轰然疾驰,劲气四射。
宁越的眼神骤然凝起,这样一脚踏碎空间的爆发和图书力令他也不敢小视,只有魂力无比凝练,才能爆发住这样恐怖的冲击力度。
宁越看到剑气崩碎后,强风掀起了白衣女剑手的薄纱一角,可是却很快落了回去,还是没有见到女剑手的真容,还是忍不住出声喝问。
于是两人又是变成了一前一后,一追一驰的状况。
只是一瞬间,白衣女剑手便穿过数十丈的距离,身上衣裙轻摆,剑锋直刺,已经看不清剑身的全体,近乎化作一道光影,让人目不暇接。
白衣女剑手手中的长剑嗡鸣,一层浓浓的白色耀光闪动,宁越的剑气渐渐失去了强劲冲势,魂力随之被一剑震碎,那股凌厉的剑气也是随之消散不见。
他一时间也是看不出女剑手的实力究竟如何,只是剑招凌厉至极,若是只论速度,甚至要比他白星武的长刀更快。
剑锋交击间,空中突然响起一声清脆的鸣响。
他根本不在意这个自称风蝉儿的女剑手的身份,可是在她威胁了他乾州的基业之后,宁越的心里蓦然升起一股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