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123章 青梅竹马

风蝉儿面对着无数剑气冲袭,紧咬牙齿,突地发出一声娇喝,手中水晶般的长剑再次绽放出一阵强光。
宁越听到这里,心里一动,这才发现风蝉儿不知道白星武是得了燕重光的命令才投入大天魔宗的,所以才这样担心。
宁越微微皱眉,沉吟了一下,考虑到大天魔宗就隐身在无终岭里,最终只能点头同意,说道:“跟我来吧。”
风蝉儿不知道宁越心中所想,只是长大眼睛,诚恳的看向宁越,说道:“我和白师兄从小时候就认识,听说他这一次居然帮助大天魔宗的燕惊龙叛逆造反,还要跑来加入天魔宗,被人一路追杀,我就马上来了。”
这样看来,燕重光给白星武的密令一定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或者白星武和自己知道,这样的话,对于风蝉儿这个身份尚不能完全确定的女剑手,宁越不准备告知她白星武真实的状况。
宁越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原来是青梅竹马和*图*书啊,难怪……”
风蝉儿见宁越暂停攻势,不由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眼神有些复杂的看向宁越,说道:“我们刚刚发出了不少响动,要是不想被大天魔宗发现的话,还是先离开这里,我们再好好的聊一下吧。”
可是没等宁越发狠动手,在骤雨般剑气中防御成功的风蝉儿突然抬手,低声喝道:“不要打了,白星武是我师兄!”
霎时间,所有被强光照射到的剑气都是愤愤减速,就像是陷进了一个个磨砂滑轮一样,不断迸射出细碎魂力,最后都是在风蝉儿手中的长剑前被消磨殆尽,无法再对风蝉儿造成伤害。
“没想到我实力还不错,你拿不下我是吗?”
风蝉儿装作没有看到宁越脸上的一丝戏谑神色,继续说道:“不瞒你说,我们大光明宗早已投靠皇帝燕重光,我也是在宗门接到了追杀白师兄的命令后,才知道了师兄身上出了这等大事,我只是一人赶来,只http://m.hetushu.com怕过不了多久,大光明宗就要派人来杀他了。”
宁越脑中闪过无数闪念,手里的动作也是不由收起,暂时没有对风蝉儿动手。
宁越也是紧握天龙剑,身后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完全现形,他用了一倍二倍程度的十方幻灭法,结果还是没有威胁到风蝉儿,这不由得令他心头发狠,这时候就算是引起无终岭大天魔宗的注意,也要全力爆发战力,将风蝉儿留在这里。
莫不是这个女和白星武是仇家?
风蝉儿听到宁越这么问,微微垂头,似乎有些羞意,继续说道:“我与他,自小一起长大。所以……”
什么?
风蝉儿一直跟在宁越身后,见状也是跟了上去。
风蝉儿没有发现宁越的心里变动,还在继续说道:“我来之前查过,你与白师兄是同宗兄弟,所以我希望在我大光明宗的杀手赶来之前,拜托你和我一同把白师兄从大天魔宗里救出来吧,白师兄无论hetushu.com犯了何事,一定是有逼不得已的苦衷。”
宁越轻咳了一声,打断了风蝉儿的询问,故意问道:“大光明宗一定人才济济,怎么就派了你一个人来救白星武?”
宁越皱眉:“那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你没有见到白星武么,因何对我动手?”
白星武是风蝉儿的师兄,那风蝉儿为什么会对自己这样出手?
宁越戏谑反问,结果风蝉儿脸色微微涨红,侧脸不好意思去看宁越,却点了点头,表示宁越说的没错。
宁越听到这里,心里不由暗忖道:“这样听来,大光明宗的势力应该不小,就是不知道这个宗门与大天魔宗有什么关联,她居然能找到无终岭来。”
说了这些,风蝉儿又看向宁越,有些喏喏地说道:“之前不好意思了,我看着白师兄跟你一起进了无终岭,然后就不见了踪影,我想着抓住你弄不好能问出来什么有用的消息,才动手偷袭,然后没想到……”
风蝉儿见宁越和-图-书一副随时都会动手的样子,心里也是感到宁越的质疑与不满,不由收起身上的魂力,平静落地,抬手示意她不准备再打一场。
宁越说完,也不管风蝉儿会不会真跟着他走,认准一个飞出无终岭的方向,用万里烟云兽再次隐藏身形和魂力波动,快速的飞驰而去,风蝉儿没有食言而肥,老实的跟在了宁越身后,施展身法,快速的尾随而上。
风蝉儿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可是还是鼓起勇气看向宁越,说道:“你可知道白师兄去了哪里,能不能帮我找到他啊?”
说话间,宁越身后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再次显形,只消风蝉儿一个回应不对,他就回全力将她击杀在这里。
不等宁越再次开口询问,风蝉儿张口回道:“之前我报过身份,我是大光明宗的风蝉儿,白星武曾在我大光明宗学艺,比我先入的门派,所以是我师兄。”
风蝉儿轻咬了下嘴唇,说道:“我听到大夏在通缉师兄,我来这边,是想将和-图-书他唤回大光明宗,他要是身在宗门只内,绝对不会有人敢去为难他的。”
宁越足足飞了小半天的时间,直到远离无终岭,让他觉得脱离了大天魔宗的监视范围后,才停下了飞进,从空中落在了一处山丘之上。
宁越虽然不知道风蝉儿对他在乾州的势力了解多少,可是这终究是威胁到了他,更别说这个白衣女剑手之前还无缘无故的偷袭了他,要不是喊出与白星武有关,他绝对会与风蝉儿在无终岭中就分出一个生死。
宁越一落地,就转头看向风蝉儿,张口问道:“你说白星武是你的师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宁越顿时一愣,他设想过风蝉儿有无数原因促使,所以会在无终岭对他偷袭,可是他怎样也没想到会听到这样一个信息。
宁越见状心里不由暗笑一声:“一个女人不远万里的来无终岭这样的险境救人,无论怎样看,也是跟白星武情分匪浅,既然这样,看着白星武的面子,还真不好继续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