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126章 强援难求

南笙在原地站了一瞬,与宁越对视了一眼,随后点头,表示领会了宁越话中的含义,这才又转身离开。
宁越说完这些,又是令南笙拿出一份名单,上面写满了他在麒麟城可以尝试拉拢的官员名称,还有着这些人的简介。
宁越看着于二十八,又是琢磨了一下脑中设想的计划,这才缓缓开口:“于师兄,咱们乾坤宗现在的根底大多是雁行宗和当初乾国八派的老人,现在经营了这样一番局面,也都是咱们经历了一次次的拼杀争取来的,可是现在咱们的势力现在还是不够稳固,所以我需要你回去麒麟城一趟,争取帮我办成几件事情。”
于二十八得了这份名单,仔细的收了起来,就与南笙一起离开,去寻找珞瑶姬商议。
宁越点了点头,示意南笙可以离开,可是在南笙临走的时候,突然开口说道:“对了,这件事一定要在暗中进行,不能做的太过明显,反而要遮掩一点,不然像是李和图书虚空这种人,弄不好会想的太多,拒绝了我的好意。”
更为令宁越担心的,是大光明宗对麒麟城一方权臣有多大的影响,能与燕重光合作扑灭燕惊龙篡位造反却一直隐而不发,让燕惊龙一方完全没有准备,可以想象大光明宗与燕重光的关系,一定远比常人所想象的还要紧密。
宁越看出于伯牙这时候已经死了拉拢他的心思,不过有着于二十八的关系,双方在将来未必不能在某些事情上进行合作。
宁越想过李虚空的事情,一时间又是沉吟不语,笼络李虚空,只是稳定乾州局势的第一步,可是要对付风蝉儿背后的大光明宗和无终岭的大天魔宗,仅是这样还是不够。
宁越又是侧头对南笙说道:“于师兄去麒麟城的事情,一会儿去告诉珞瑶姬,让她好好准备一下,这一次给于师兄在麒麟城办事,钱财方面绝对不能不够。”
南笙应声令,毫不犹豫地回道:“我这就http://m•hetushu.com去安排。”
于二十八静立大殿之中,看着只有宁越和南笙在,心知宁越是有要事将他唤来,也不发问,只是安静的等着宁越发话。
宁越淡淡笑道:“于师兄客气了,不过我想你去做的事并不简单,弄不好于校尉那边也是不好办。”
现在他叫来于二十八,就是有些事情需要联系于伯牙,在麒麟城一边找到一些援助,不然大光明宗如果真的在风蝉儿之后席卷而来,他心里真没有把握抵抗的住。
宁越静坐了一整个午后,等到南笙再来回的时候,马上令人又去唤来了于二十八。
随后南笙又是细密的安排了一下,令一个乾元宗弟子去李虚空府上应聘了一个厨子的职务,顶替了原来的厨子,至于李府原来的厨子,自然是被珞瑶姬派人高新挖走,这样才没有令李虚空起疑。
在征乾大战之后,于伯牙虽然没有在争夺乾州兵权一事上给予宁越任何帮助,可是http://www•hetushu.com却死了心让于二十八留在了宁越这里,对李寒孤南荒山一边的物资供应也是从来没断。
至于于伯牙,虽然是他的父亲,可是却不同属于一个势力,自然在称呼上刻意疏远了一点。
有了宁越的死命令,李虚空方面,南笙隐秘的将之前给李虚空老母看过病情的医生请来,‘客气’的询问了相关病情,并安排了数个名医对病例进行分析,最终得到了一个可以缓解其病情的药方。
在这之后,计划的后续就变得极为简单,李虚空自是不会去看自家厨子每天都做了些什么,宁越通过这个厨子将药材带了进去,偷偷混杂了李虚空老母的饮食之中,暗地里帮助老人家进行调理。
于二十八闻言,二话不说,直接抱拳,躬身施礼,回道:“大总管只管下命令就好,要是有能用到于二十八的地方,定然全力去办。”
宁越点了点头,压低声音说道:“这一次你派你回去麒麟城,最主要hetushu.com的就是接触一下兵马寺的宇文翼,虽然咱们之前与他有一些龃龉,可是现在局势不同,我们需要在朝廷中找一个重臣联系,关键的是时候,需要他能施上一些力量。”
宁越见南笙离开,不由用手指敲了几下座椅椅把,低声说道:“李虚空这等清官,要是明面贿赂,一定适得其反,所以只能做的隐蔽一些,等他发现之后,也好说只是想做好事,不准备让人知道,到时候无论李虚空怎样想,这个情分也是落到了实处,由不得他不记得。”
于二十八听到这里,不由站直身子,也是笑着回道:“大总管心好了,咱们自己这边的事情我定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无论事情有多困难,一定会想办法做成。”
按照宁越的要求,这个药方上的药材都是极为名贵,药效依着这些名医来看,也是绝对高人一等。
南笙和宁越在雁行宗就建立里主从关系,知道宁越这是做了一个不容反对的决定,所以闻言认真回想了一和-图-书下,才开口回道:“李虚空为官清廉,不少行商向他贿赂都是失败,可是他却有一个弱点,就是极为孝顺,他的老母身有痼疾,一直没有治好……”
于二十八听宁越叫他师兄,却称呼他父亲为于校尉,考虑到之前的几句话,这句话里的意思已经表露的清楚,那就是宁越和他的关系是按着从雁行宗开始,所经历的一切也都是自己人在动手打拼。
于二十八认真咀嚼了几下宁越的话,领会了宁越的意思,便回道:“二十八知道该怎么做了,这一次回去麒麟城,我会马上去兵马寺,看看怎样才能与宇文翼拉上关系。”
见着南笙应下,宁越又对于二十八说道:“除了宇文翼,其他一些可以收买的官宦也要多走动一下,给咱们说好话的人多一些,到时候做起事来也会更方便一些,具体要怎样做,你自己拿捏就好。”
宁越眼神顿时一亮,认真看向南笙,说道:“那就从这里下手,务必尽快找人治好李虚空母亲的痼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