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133章 冲突

徐进良面对着师阔海隐隐震怒爆发的气势,身形端坐在马背上,身后浮现出一条高扬着七条火焰长尾的巨狼虚相,与师阔海的雪鹫虚相在半空中对持起来,气势上完全不输分毫。
可是天算不如人算,他自从来到了干州,所遇之事皆是不顺,不仅追丢了白星武的行迹,随后更是宁越废掉一个得力臂助,大大丢脸。
徐进良的神色不惊反喜,看着身后跟着的千余皇宫内卫和对面只有六百余的雪鹫军,他驾马直接冲到了小石城山丘的斜坡下,与站在半坡上的师阔海一行人立马对峙了起来。
当初他们听从燕惊龙的命令出兵篡位,也不过是以服从命令为军人天职,所以他看向徐进良的眼神已经如同冰峰般森寒凛冽。
于是他只好带着千余属下在干州继续搜捕白星武,半年多的时间,却一直抓不到人回去麒麟城复命。
徐进良没想到师阔海不答反问,眉头先是一蹙,可是马上反应过来师阔海话中的信息。
http://m.hetushu.com徐进良身为大夏皇宫内卫副总管,平日里在麒麟城混得风生水起,本来以为抓捕白星武来到新兴的干州,算是得了一个肥差。
徐进良在手下队长被废之后,与宁越一边完全没有了任何交集,对于宁越收编了雪鹫军的事情一点也不知情。
师阔海语气森冷的说道,身上的魂力在他的身后隐隐成型,一只鹰鹫头颅,猎豹般身体的雪鹫虚相在他的身后缓缓成型,二十余丈的晶白色的锋锐翅羽缓缓张开,锋锐的鹫眼直接将徐进良的身形锁定起来。
“徐进良,你还真是好大的口气!”
徐进良一听,心头马上就是一动,他在太子篡位后,曾经协办了缉拿造反起事的人员,雪鹫军身为太子亲军,毫无意外的被放在了缉拿对向的首位。
他正愁着没有办法回报宁越一番,亲信队长便成废人的那一口气,还一直憋在心里发不出来。
师阔海原本就冷着的脸色瞬间变得僵硬hetushu.com起来,他身陷天牢,却十分不喜欢别人称他们为罪军。
冷笑过后,徐进良对师阔海声色俱厉的出声喝道:“师阔海!我看是篡逆党羽的余孽把你们这些罪军从天牢里救出来的吧,可惜你们跑到了干州,却遇到了我,今天你们这些大逆不道的罪军是跑不掉了!”
徐进良见属下都是不知道这些消息,不由冷笑一声,心里马上冒出了一个一石二鸟的算计。
所以这时候在干州缉拿白星武无果,却遇到雪鹫军余孽,这个发现简直就是久旱喜雨,给他们送来了一个可以抓到手里的功绩,有了这份功绩,他们半年苦索白星武无果的事情,也算是可以缓和一下。
徐进良得了消息之后,自然是不准备放过这些就要到手的功绩,带着属下一路追来。
在这之后,他更是得不到州牧李虚空的支持,根本没有理由去报这一箭之仇。
可是现在碰见了没了燕惊龙撑腰的师阔海,是不是正好可以拿雪鹫罪http://m•hetushu.com军的事情生出一些事端,把火烧到那个可恶的干州大总管的身上呢!
于是他在赶到小石城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小时城外列队迎上的雪鹫军众人。
师阔海脑中快速回闪过雪鹫军曾经的辉煌,可是还是不得不回到现实中来,在山坡上俯视着徐进良,朗声说道:“徐进良,我雪鹫军现在已经归于干州中郎将白星源麾下,负责镇守这小石城,你无故伤了我麾下兵卒,是不是要给个说法啊?”
徐进良驻马之后,抬起马鞭指着刚刚落步的师阔海,笑声喝问:“师阔海,你不在麒麟城天牢里好好待着,却跑来干州藏匿,真是贼心不死,可是天网恢恢,还是让本总管给抓到了!说说,是你们这些人自我捆缚着上来投向,还是要本总管动手拿了你们呢?”
徐进良扫到师阔海的神色,也是又讥笑了一声,对身后众人出声喝道:“来人啊,把抓到的那个出逃罪军给带上来,当着这些嘴硬的家伙们审讯一下,www.hetushu.com看看这群没了雪鹫坐骑的罪军还能怎样!”
这一天,徐进良带着众多属下在大石城附近搜索行事,得到一个探子回报,说是在大石城发现了雪鹫军余孽。
于是徐进良立刻下令,对大石城遇到的雪鹫军余孽进行抓捕。
徐进良开口就讥嘲地说道:“师阔海,你还以为现在领着的是当初那个皇室精锐的雪鹫军吗?真是好笑,没有了雪鹫坐骑,你们也不过是寻常的精骑罢了!”
徐进良在心里冷笑一声,再转头看向师阔海的雪鹫军的时候,眼神就像是看着一锅煮熟了的肉块,他随时都能上去抓一把吃在嘴里。
他眼角的余光扫过几个心腹,结果一群人都是摇头,表示不知道这个消息。
皇宫内卫将这人推到马队最前,一把推倒在地,令师阔海一方的雪鹫军都是忍不住纷乱出声,看样子这人就是他们被皇宫内卫所抓的同僚。
更别说他们手里只要有着雪鹫在,大夏所有军队也没有他们一支的迅疾速度,战场上他们都是来去自http://m•hetushu.com如……
雪鹫军将士被徐进良目中无人的狂言诳语激得怒气上涌,几个将士直接指着徐进良大骂了几声。
师阔海也是有些气愤,他之前被皇宫内卫捕获,都是因为事败之后无心再战,不然以他麾下雪鹫军这只大夏顶级战力,要想生擒他们,最少要发动四大宿卫中的一支八骑才有机会。
可是就在筹措人手进行抓捕的时候,雪鹫军的人看出了他们的目的,几个人都是强行冲击突围,驾马逃离了大石城。
“雪鹫军是什么时候被调来干州这边的?”
“哼!”师阔海又是冷哼一声,眼神却是在徐进良身后的骑队中寻找着什么。
马上就皇宫内卫动手,将马队中一个五花大绑的军汉推了出来,双腿一瘸一拐,看样子是受了伤。
其实这也不怪他们不知道,宇文翼通过兵马寺从天牢提人,是经过了燕重光肯首,办理这些事情的速度极快,以至于抢先在宁越四品中郎将的册封之前就把人遣送到了干州,现在也只有宁越的嫡系知道雪鹫军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