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137章 永生难忘的教训

宁越驾马飞驰,赶到大石城的时候,就已经能远远的望见小石城一边暂歇的战斗。
宁越很快就得到了南笙送来的信息,看了之后,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密信一把握在手中,魂力一动,就将密信挫碎扬飞。
南笙在一旁看着,不由开口说道;“雪鹫军的事情,我们如果不管的话,正好可以借着皇宫内卫解决一下,宇文翼把雪鹫军送来,看不出到底是怎样想的,总之要是我们去帮雪鹫军的话,可就不只是拿来雪鹫军封号使用的事情了。”
宁越神色平淡回望南笙,说道:“去叫珞瑶姬在入川城精兵里挑出五千人,我亲自过去一趟,这一次一定要给那些皇宫内卫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南笙身为宁越的心腹,平日里负责处理各地明里暗里的信息汇总,身边的士兵更是乾坤宗中的精锐,对乾坤宗都是极为忠心。
宁越轻轻点头,单手一扬,身后的五千整的精骑都是随之而动,就像是一道钢铁洪hetushu.com流,分作两道,就像是展开的双翅,一左一右的飞驰向小石城的方向,直接将皇宫内卫的千余人全部包围了起来!
由于南荒山供应的青铜马坐骑已经装备到了宁越全军,所以在入川城与大石城间为行商铺好的宽阔路上行驶的时候,宁越一行人快马扬鞭,只消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就赶到了处在大石城与入川城路程中段的小石城的方位。
“是啊,这样可怎么办是好,咱们是不怕这些皇宫内卫,可是事情闹大了以后,就什么也说不准了。”
“那?”南笙看向宁越,看出宁越心里已经有了定计的样子。
师阔海听着一众属下纷纷发话,神色间淡淡的没有什么反应,仿佛古井不波,可是心里却是复杂的要命。
要是原本燕惊龙还是太子的时候,皇宫内卫还拿他们没有办法,可是现在他们只是一群被放出天牢的罪军,虽然不怕与徐进良一行皇宫内卫对峙下去和-图-书,可是这件事情早晚会引起各方势力的注意,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被乾州官员放弃。
宁越闻言又是轻笑了一声,转头对南笙说道:“这件事不用去找罗延石,让他继续好好的练兵就好,雪鹫军就要在乾州成军,宁缺毋滥,一定要精选出来乾州最精锐的士兵,真正的将雪鹫军的名号承继下来。”
宁越目光淡淡的扫过皇宫内卫千余人组成的阵势,眼神更是一下就攫住了站在魂力法阵最前的那个身影。
乾坤宗日益壮大,在罗延石一次次的集训之后,现在整个入川城内外的驻兵都是自愿加入乾坤宗的士兵,对宁越的崇拜程度极高,特别是得到乾坤宗秘法传承的武者,都是将宁越当做了改变他们人生命运的存在。
见着有人率先开口,其余人也是纷纷开口。
南笙临走的时候开口吩咐了一声,顿时无人驻守的院落里响起了几声应诺的声音,马上从小院几处阴影中走出几个面无表情的护卫,一和_图_书人走进屋子整理信件,其余人则将小屋看守起来。
珞瑶姬一直跟在宁越的身边,见状马上说道:“那人就是徐进良,皇宫内卫的副总管,南笙那边来的消息,是他先跟雪鹫军引起的冲突,然后不依不饶的从大石城追到了这边。”
在将白星武送去无终岭之后,宁越回来就开始闭关,如果发生什么需要他决议处理的事情,都需要送进次元战场进行处理。
南笙见宁越做出决定,也不再多话,直接出去进行安排,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珞瑶姬就整集好了五千精兵,与宁越一同出发,直奔雪鹫军所在的小石城。
“皇宫内卫一向嚣张惯了,麒麟城没人敢惹,到了乾州这种边荒州郡,我看就算是李虚空和白星源也都是不会跟他们作对的。”
南笙点了点头,马上接着说道:“那我现在去找来罗延石,让他带兵赶去小石城,好好教训那些皇宫内卫一顿好了。”
南笙眉头微动,出声问道:“那我们要去和-图-书帮一下雪鹫军,可是这样弄不好会跟皇宫内卫生出一些冲突的。”
一个身材比师阔海还要高壮的队长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都尉,要是这些皇宫内卫跟那个白星源是一伙儿的话,乾州驻军可是不会过来帮着我们的。”
雪鹫军的几个将士站在墙头,在得到师阔海的命令之后,几人面面相觑了一眼,随后相互点了点头,都是走近师阔海的身边。
“没错,咱们来了这么长时间,乾州这边根本没准备把我们收进驻军序列,像是这些皇宫内卫,乾州驻军或许都不敢对他们动手吧。”
他何尝不知道惹到皇宫内卫就是一身麻烦。
南笙先是找到了在掌门大殿外驻守的白洛洛,有着白洛洛和宁越间通过次元战场的联系,才能联系到宁越,将南笙传送进宁越的次元战场。
南笙走出院落之后,直接走向了宁越的掌门大殿。
宁越笑着一挥手,对南笙说道:“这件事我们必须要帮,那些皇宫内卫在乾州待的有些太久了,和图书把不少地方都弄的乌烟瘴气,正好可以借机把他们彻底清理出去。”
不过在小石城的城墙上,垒成宽厚城墙的巨石上出现了不少焦黑的颜色,看样子七尾炎火狼的攻击,还是对小石城的防备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就在师阔海这边纠结起来的时候,千里之外的入川城中,南笙得到大石城一边的飞鸟传信,看过之后,姣好面容上的淡然顿时一滞,眉头微微蹙起,拿起信封就向着屋外走去。
一头气焰高昂的七尾炎火狼虚相在小石城外不断嘶吼,可是面对着城墙上一直巨大的雪鹫虚相和城防器械,它看起来也是没有办法攻破城墙的防御。
宁越沉吟了一下,缓缓摇头,松开了已经变成飞灰的密信,说道:“这件事不能那样去看,师阔海的雪鹫军不管之前有着什么名目的罪名,现在已经是归于我乾州驻军,是我的手下,在这乾州地界上,岂能是被人欺辱的?”
“来人,先将今日的信息分类放好,我去见过宗主之后再回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