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138章 便宜了你

徐进良虽然不想跟乾州驻军生出冲突,可是一旦冲突起来,他也是觉得不怕打起来,事情要是闹大起来,他们就代表着大夏皇族的面子,无论怎样,错都会是对方更多!
徐进良这下子算是知道了宁越的意思,脸色顿时难看至极,一时间只是冷笑着挤出一句:“不自量力!”
他没有直接对徐进良回话,只是平静的驾马进入骑兵的包围圈,一打手势,五千骑兵全部取出兵器,森寒指向皇宫内卫。
一旁的珞瑶姬一看,马上就知道宁越也是没了多少耐性,马上冲着身边的几个队长打了一个眼色,命令快速传递了下去,所有骑兵都是握紧了手中武器,就等着宁越这边动手的命令。
宁越不等徐进良再开口,马上咧嘴笑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更为凌厉的寒光,嘴里又是轻飘飘地说道:“虽然不知道别人是怎样想的,本总管看着这里的风景还算不错,所以想着今日就便宜了你,让你和-图-书死后就葬在这里吧,一条无用的疯狗,做一下花花草草的养料也算是不错。”
宁越听到徐进良的喊声,嘴角下意识的轻轻扬起,流出一丝讥嘲意味。
徐进良见状不由暗骂一声,马上吩咐属下原地结阵防御,身体飞上空中,冲着宁越和珞瑶姬的方向大喝了一声:“皇宫内卫办事,闲杂人等全部散开!”
宁越闻言,眉头微蹙,眼神微微眯了起来。
宁越又是轻笑一声,身形从马背上缓缓浮空而起,飞至与徐进良平行对立的位置之后,只是平平淡淡地说道:“本总管是不是不自量力,想来你死后应该会知道的。”
不仅是徐进良,阵前的皇宫内卫闻言,也是随之一愣,不少人都是面面相觑了一下,都是想不通宁越为什么会在剑拔弩张的时候询问这些。
宁越没有刻意的用多大的声调说这句话,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平淡至极的陈述着一件小事一http://m•hetushu.com样,可是这句话里的每一个字,都清楚的传入小石城左所有人的耳中。
徐进良这才知道眼前面对的是宁越,心里不由暗骂几声。
徐进良被宁越问的一愣,这段问话话太过突兀,他完全不知道宁越要说些什么。
宁越神色平淡的缓缓摇头,笑着回道:“本总管还真没看到这里有什么罪军余孽,就看着有一千多条疯狗乱吠,这次过来,就是要把这些狗赶走,省得吓到了本州的百姓可就不好了。”
宁越抬头,神色的就像是一湖渐冻的冰水,泛出一丝森寒。
想到这些,宁越缓缓放下预令的手臂,戏谑的看向徐进良,轻笑着回道:“你就是徐进良?”
徐进良从空中缓缓落下,在半空中望向宁越,开口说道:“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包围皇宫内卫,你这是想造反吗!”
徐进良一愣,没想到宁越会这样直呼他的姓名,不由皱眉:“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和图书敢直呼本总管的名讳!”
“哈哈!”宁越笑得更加大声了一些,淡淡看着徐进良,又是说道:“你是徐进良吧,像是造反这种事情,怎么能随随便便就用嘴说出来呢,莫不是你们这些皇宫内卫真有着什么疯狗病,看到谁都想咬上一口?”
双方的喊话顿时停滞了一下,面对宁越带来的这些骑兵,他们心里都是有些没底,不确定这批兵马赶来这里,究竟是要做些什么。
不过骑兵的行动马上打破了两人心中的猜忌,大批骑兵迅速散开,直接将皇宫内卫的阵势快速包围起来,这种明显的行动清楚的表明了他们的目标是谁。
“白星源!”
宁越也是发出一声厉喝,直接打断了徐进良的指责,用马鞭指了一下徐进良,厉声喝道:“一个副总管罢了,区区四品官职,见着本总管,你也不知道与本官见礼,看来你们还真是狗模狗样,不记得什么叫礼节了是吧。”
宁越端坐马上,也不在意徐进和*图*书良直呼他的姓名,只是戏谑说道:“怎么?你猜出本总管的身份,应该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吧。”
在宁越出现的时候在,无论是师阔海还是徐进良都是发现了这批乾州骑兵。
徐进良被宁越的一段话气得怒火中烧,破口喝道:“你大胆!我乃皇宫内卫副总管,你这等带兵的军汉,见着本总管,不知道下马行礼吗!看样我要参奏一本,让陛下知道你们乾州……”
徐进良又是一瞪眼睛,他看得出只消宁越再一个命令,这些乾州骑兵就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向着结阵的皇宫内卫进行攻击。
徐进良脑中闪过这些念头,态度立刻变得强硬了起来,冷哼一声,继续砸空中俯视着宁越,不紧不慢地说道:“原来是白总管,还真是久仰了,不知道你能不能先撤去了这些中看不中用的骑兵,让本总管先处理完雪鹫军这些叛逆呢?”
“你!”徐进良气得就要直接动手,可是脑中忽的闪过宁越话中的指责,眉头瞬和_图_书间皱起,目光狠厉的看着宁越,说道:“你是白星源?”
他自是不会与宁越行礼的,早先宁越杀掉了他一个得力臂助,这口气到现在还没有泄掉,更别说宁越这番前来,明显是向着雪鹫军,要是他现在软了下来,那么这事就会一下出了他的掌控。
宁越眉头微动,有些惊讶的看向徐进良,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知道徐进良干脆没有认出他是谁。
宁越突然对徐进良问道:“徐总管是吧,你也来了我乾州有一段时间了,你看看这小石城附近的景色可好?”
顿时间,小石城山坡上下都是变得鸦雀无声,场中的气氛瞬间将至了冰点之下。
徐进良被气得额头青筋暴起,他还真没见到过敢这样当面不给他面子的官员,顿时厉喝一声,大声说道:“别看这里是乾州,本总管想要做些什么看谁敢管!在麒麟城里,就算是兵马寺的宇文翼见着本总管,也得客客气气的,你一个小小的中郎将算是什么!”
“你才大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