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143章 商队出事

由于宁越没有刻意的控制他对皇宫内卫动手的事情,所以这些势力在得知之后都是异常兴奋,都是觉得宁越这样不留脸面的击杀了一个皇宫内卫的副总管,已经是与皇宫内卫撕破了脸皮,所以早晚都会受到皇宫内卫的反击。
司马奎的声音有些低沉,声音直接在几人的耳边响起:“那些自己找死的人死了就算了,你们也算是用心办事的,本总管教你们一个乖,乾州现在可不是一般的州郡,兴盛发达指日可待,像是你们说道的白星源,可不是什么一般人……”
可是他们左等右等,都是没有等到皇宫内卫的报复,反而见着在乾州办事的皇宫内卫都是变得老实了起来,这个发现顿时令他们心里都是狠狠一震。
司马奎静静坐在靠椅上,神色平静的看完手里的奏章,随手丢在一旁,仿佛这时才看到地下跪了不知道多久的内卫下属,沉声发话。
地面上跪着的皇宫内卫们马上开和*图*书口求道:“大总管明鉴!那些乾州驻兵完全没有将咱们放在眼里,还望大总管替徐副总管以及死去的兄弟们报仇啊!”
又过了一段时间,皇宫内卫又是从周围各个州郡都是补充上来了一些人手,可是做起事来,完全没有了众人熟知的嚣张气焰。
“是啊,那个白星源胆大包天,只是一个小小的中郎将,就敢出兵对咱们皇宫内卫动手,还说是只要咱们皇宫内卫敢在乾州办事,就必须守他们的规矩。”
早在宁越对皇宫内卫动手之前,不少势力一直都在观望着乾州这边的局面,特别是商业兴盛之后,更多的势力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这块宝地。
大总管不是应该下令,去将这个大胆的乾州大总管缉拿回来吗?
地下跪着的几个皇宫内卫听到司马奎的话音,身子都是下意识的剧烈抖动了一下。
乾州就这样进入了一段经济快速发展的阶段,数月的时间,和-图-书宁越平日里只是简单的处理一下政务,心思全都沉浸在了修炼之中。
这几人最后都在司马奎发话允许之后,纷纷磕头离开,一些信息,快马加鞭的送回了乾州领中。
不过在皇宫内卫中,司马奎的话就是代表着最高旨意,这几个皇宫内卫不管心里有着什么想法,最后都是深深藏在了心里,都是知道现在绝对不能去得罪乾州的白星源。
皇宫内卫的办事大殿,几个从乾州赶回来的皇宫内卫都是跪伏在地,恭敬垂头看着地面,不敢抬头去看躺靠在靠椅上的那人。
师阔海一直在观望着皇宫内卫一方的反应,却发现在几日之后,原本还在一些地方冒头的皇宫内卫,居然一下子都偃旗息鼓,变得极为老实了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师阔海才不得不承认,宁越比他想象的更加强大,就连皇宫内卫都不敢随意对他发难。
终于一人鼓足了勇气,说道:“禀大总管,属下http://www•hetushu.com不敢撒谎,我们在乾州的这半年时间,一直在搜寻白星武的踪迹,徐副总管也是在兢兢业业的办事,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后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一天宁越正在次元战场指点乾元宗精英弟子,发现南笙通过白洛洛着急联络上他,就将南笙传送了进来。
“你们说的可都是实话?”
一个皇宫内卫壮着胆子回道:“禀大总管,那人叫做白星源,前阵子刚得了兵马寺四品中郎将的封号,现在是虚衔是乾州大总管,是乾州州牧李虚空的属下。”
司马奎冷哼一声,眼神扫过跪在地上的几个皇宫内卫,说道:“那些地方上的人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对咱们皇宫内卫动手,看来本总管多少年不派人出去办事,他们都是忘了咱们的威风了。”
司马奎冷哼着说了一句话之后,密室中又是沉默了好一阵子,他的视线才又落在跪在地上的几个皇宫内卫的身上。
皇宫内卫和图书在乾州被白星源剿灭的事情,并没有被刻意压下。
结果南笙一进来,就对宁越皱眉说道:“师弟,一支通向商云国的商队出了问题,商队被劫,直到现在还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
跪在地上的皇宫内卫听出司马奎话中语气的转折,一时间都是老实跪着,他们都是没想到大总管提到了白星源的名字,居然一下子变成了这种态度。
怎么看样子有些顾忌?
还有一部分皇宫内卫得知徐进良被宁越一击击杀,自知不是宁越的对手,思前想后,也是离开乾州,俱是赶回了麒麟城向着上峰状告宁越。
跪在地上的几个皇宫内卫也都是一阵沉默,没想到披星戴月的赶回麒麟城,却得到了这样一个回应。
“等等!”司马奎突然扬手,打断了地上几个内卫的话,微微俯身,认真问道:“你们刚才说乾州那个中郎将叫做什么?”
几个皇宫内卫一时间都是不敢再随便发话。
司马奎闻言,神色间隐隐升起http://m•hetushu•com的一丝怒意居然渐渐消失不见,沉默的静坐了良久,才突地冷哼一声,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白星源,我看你们徐进良和你们这些人也真是自己找死,惹到谁不好,居然惹到了他。”
自此之后,宁越在乾州的政令没人敢再有异议,乾州的行商不管身后有什么势力支持,都是变得老老实实,不敢在乾州生出什么事端。
消息散开之后,一些没有参与小石城战事的皇宫内卫得了消息,都是惶惶不可终日,不少胆小的内卫都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乾州。
地面上的皇宫内卫们闻言都是将身子跪伏的更低了一些,都是有些不知道大总管为什么突然问了这样一句。
只是这段平静终究还是有被打破的时候。
李虚空得知了这事之后,在一众心腹面前也是笑笑了事,宁越暗地里治好了他母亲的顽疾,这份人情他一直记在心里,所以只要宁越不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没有危害到乾州兴盛,他自是没有心思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