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146章 接触

他看出这个绑架了白洛洛的势力颇大,可是左想右想,却一时间想不出在乾州左近,会有哪个势力有着这样多的高阶武者。
只是还没等宁越安排好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人找上门来,说是有消息要与宁越直说。
年轻武者的回答十分简单:“我说过,我只是来引路的,我家主人只想见到你一个人,无论你有什么意见,都需要去与我主人商量。”
他依着南笙带回去的信息,在两国边境迂回前行,隐匿身份,带着一行精直接赶到了一座边荒小镇。
面对着乾坤宗精骑动手,年轻武者只是抬眼看着宁越,完全没有开口的意思。
宁越没有多加考虑,直接带着数百精骑进了小镇,结果发现这个边荒镇落远比他们想象的要大上不小,街头满是商铺和街边吆喝的小贩。
对方明显不见兔子不撒鹰,完全不在意舍弃这个传讯的年轻武者,他如果不跟着这人走的话,到时候无论他怎样处置这人,白洛和-图-书洛还是处在危险之中。
这人一见到宁越,便十分冷淡地说道:“我家主人说是你如果按时到了镇上,就让我引路,带你去见你的妹妹。”
宁越与传讯的年轻武者对视,脑中心思百转,最后还是无奈起身。
“你们究竟要多少赎金,不如直接说出来,我只要我的妹妹能够安全回来。”
年轻武者见着宁越这样果断,神色依旧冷清的只吐出了一个‘请’字,随后转身就走。
宁越直接挥手打住了精骑护卫的话,说道:“你们百人全部在这里驻扎,我自己去跟他离开,不许有人跟上。”
镇子上一共有着三间客栈,宁越依着南笙的提醒,选中了最大的一间客栈,数百骑兵居然都能住的进去,马匹都是有相关人手去进行照顾。
一直跟随在宁越近侧的精骑护卫见状不由上前,说道:“大总管,这人要让你单独跟去,实在太过危险……”
精骑护卫们神色间都是一副不和图书情愿的模样,可是一时间所有人的怒气也只能蓄在眼神中,狠狠的瞪向传讯的年轻武者。
宁越出现之后,一声令下,就带着这群武装到牙齿的精锐骑兵,陪同他从乾坤宗门飞驰而出,一起向着西北方向的齐州领赶去。
珞瑶姬和罗延石很快安排好了一切,等到宁越再次从次元战场走出来的时候,乾元宗宗门一百精骑已经集结完毕。
乾坤宗骑兵自然不敢大意对待,直接跟客栈要了两个相连的独门小院,无论是自身的吃食还是马匹照顾,都落在自己人的手中。
这不由令他心中一阵嘀咕。
无论如何,宁越还是准备以白洛洛的安全为重。
宁越自然跟了上去,他现在的心思都落在白洛洛身上,心里虽然知道离开这一百乾坤宗的精骑护卫的保护,自己孤身一人去面对劫匪,必定会十分危险,可是他也是别无选择。
宁越一直看着求见他的武者,大概只有二十余岁,可是却像是没www.hetushu•com有看到脖颈间的森寒刀锋一样,神色依旧是那副冷傲的模样。
这些商贩见着他身后带着的精骑,居然没有分毫畏惧的神色,不少还大着胆子上来向他们兜售货物。
不一日的功夫,宁越就进了齐州领的境内。
宁越眉头一动,就在他走出树林的时候,就发现山寨中有着不少目光投递了过来,这样远距离的感知,最少也要有着三阶四阶虚相的实力。
宁越很快尾随着年轻武者走出小镇,沿着正路行走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转向进入了一处山坳。
“不是,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我家主人想要见你。”
年轻武者看向宁越,神色间依旧看不出多余的情绪,冷淡极致地说道:“白洛洛现在无事,我家主人如同上宾一样对待,不过你要是现在不与我一起去见我主人的话,我不确定之后会是怎样。”
乾州境内,宁越一路畅通无阻,沿路驻兵都是得到了上峰命令,帮助宁越一行人掩藏和-图-书行迹,直到宁越赶出乾州,除了他的心腹,完全无人知道他现在已经不在乾州。
宁越眼神直直看着年轻武者,直言说到。
精骑护卫的心中宁越最重,刀锋森寒,几乎瞬间就在求见武者的脖颈上划出一道血痕。
宁越看出年轻武者神色间无所谓的模样,不由心烦挥手,令动手的精骑护卫退去一边。
乾坤宗精骑护卫在看到武者的第一眼,就心生火气,见着他这样对宁越说话,直接有人拔刀上前,横架在了武者的脖颈上面。
求见的武者穿了一身合体的武者装束,只从外表看,像是一个富家公子更多与绑架白洛洛的劫匪,身材高壮,看得出有着二阶虚相的实力境界。
突地,宁越的眉头一蹙:“莫不是这些人是从无终岭出来的!如果真是的话,还真是灯下黑,居然一直以来都认为大天魔宗躲在无终岭里不会出来,要真是他们的话,有着这样多的高阶武者反而正常!”
两人就这样走出院落,除了宁http://www.hetushu.com越住院中的乾坤宗精骑护卫,他们很快就淹没在小镇涌动的商贩和人潮之中。
“你在威胁我?”
年轻武者仿佛就如同他所说的一样,就是在直白的陈述着一个事实,不管周围乾坤宗精骑护卫怎样怒视着他,他的声调从一开始就没有分毫改变。
宁越没想到劫匪会这样大张旗鼓的走上门来,冷静下来之后,直接令人将外面求见的武者带进来。
两人继续上山,在走进山坳不久,就穿过了一片森林,宁越隐隐见着山间的苍松翠柏之间有着一个人为的山寨。
宁越的声音也是不由的丝丝泛冷,这些劫持了白洛洛的人已经触碰到了他的逆鳞,他现在简直恨不得一拳轰爆了眼前的传讯武者,可是白洛洛究竟还在这人一方势力的手中,他还是忍住了心头的愤怒。
“快说!你们劫持的人在哪,不说的话这就杀了你!”
宁越努力令心绪平静下来,认真问道:“白洛洛现在究竟怎样了?你家主人要单独见我,究竟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