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153章 出发

风蝉儿也是看到宁越惊讶的模样,不由掩嘴轻笑起来,拉着白洛洛就去了商队为两个小姐准备的马车。
整个车队的武者都是乾坤宗的精英弟子,对宁越的忠心程度无以复加,看着自家年轻的宗主,都是双眼放光,每一个人都有些狂热的认可自己现在的身份,因为宁越给他们带来的太多的希望。
二百余人的车队终于在宁越的一声令下,缓缓开拔,宁越按着风蝉儿给他的地图,直接向着山外的山路走去。
进入齐州领后的第一天夜晚,宁越带着商队在野外驻营,左近虽然都有着一大一小两座城市,可是距离目标地点都需要绕路,为了节省时间,商队没有赶去城市休息。
宁越在马背上点了点头,眼神和煦的从身前乾坤宗弟子的身上缓缓扫过,说道:“这一次任务完成的话,你们每人可去宗门秘境修炼半年的时间。”
身为乾坤宗弟子,他们都是知道宁越次元战场的特殊性www.hetushu.com,无论谁有机缘进入,出来的时候都会有所突破,更别说还有机会得到宁越的亲自指点,只是这一点,就对所有乾坤宗的弟子有着致命的诱惑。
一行乾坤宗弟子闻言,眼底顿时都是绽放出一阵炽热的光彩,声音回答的更加整齐了一些。
宁越又是将手里的木材扔进篝火堆,眼睛看着一团团跳动的火焰,说道:“你说了那个马三是整个齐州最大的马贼,要是我们灭了他手下的几支马贼,他会不会恼羞成怒?”
宁越闻言点头,思忖一阵之后,在火光掩映下,传来最先带来的百人骑队的队长,低声吩咐了几句。
风蝉儿听出来宁越话里有话,索性直白问道:“你想要做些什么?”
与乾州不同,齐州领只是商云国的一个诸侯国,除了每年的赋税贡品之外,商云国几乎不干预齐州领任何政事,所以被派来齐州领的领主几近不为而治,任由和*图*书境内不少强横势力恣意而行,完全不加管束。
“是!谨遵宗主令!”
不过他觉得这事还是要私下在跟白洛洛说一下比较好,现在时间紧迫,还是正事重要。
“车队除了大小姐,二小姐,还有本总管之外,一共还有二百三十六人,你们每个人都是我乾坤宗最为精英的弟子,可是这一次商队出行,你们每一个人的身份都要记号,你们都是羿家的家丁!”
二百三十六个乾坤宗弟子,都是极为整齐的大声回应,将一旁大光明宗的精英护卫都是被震动了一下,就连风蝉儿也是在车里掀开了车帘一角,仔细打量了一下喊话的宁越和中队乾坤宗弟子。
所以宁越在进了齐州领境内之后,马上令商队全副武装,展露出了商队强横的实力,让不少山匪大盗看到这边的兵强马壮,无人敢惹。
宁越不得不承认,风蝉儿在平常的时候,还真是一个令人惊艳的美女,暂时将白洛洛的事甩http://m.hetushu•com出头去,他身为羿蝉儿一家的大总管,直接挥鞭驾马,走到车队之前。
宁越只是说了这样两句,就满意收口,他并不需要刻意的说的太多,只要调动起这些年轻人的积极性就好,此行要去齐州领的中央地带,更多事情都需要随机应变,他需要这些人每时每刻都有着足够的注意力。
宁越十分惊讶白洛洛会与风蝉儿的关系这样之好。在乾州的时候,南笙和珞瑶姬都是他的心腹,与白洛洛相交也是许久,可是从没见白洛洛跟他们这样亲近。
宁越令人将数十辆大车围着露营营帐相互连接,组成一个简单的车阵,在夜里篝火耀红了小半边天空之后,他令人把风蝉儿请了出来。
风蝉儿神色淡淡,看不出情绪波动,只是就宁越的话回声说道:“他明面上是齐州领现在最富有的商人,要是只是做买卖的时候,他应该不会翻脸,可是私底下就说不定了。”
两人一碰面,宁越和_图_书就见着白洛洛还是跟在风蝉儿身边,心里不由苦笑意一声,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被绑架的人还能跟绑匪成了朋友。
宁越伸手给篝火里又添了一块干柴,不等风蝉儿坐下,就开口说道:“明天我们就会赶到东山城,你确定那边人会对我们的货物感兴趣?”
宁越也是仔细带队,根据南笙早早传给他的信息,认真的对应起齐州领相对十分混乱的状况。
齐州领境内,商路并没有像是乾州一样畅通,从边关入境,风蝉儿就如同之前说好的一样,将商队的大小事项全都交给宁越处理。
营地之中,一时间只剩下篝火堆的木头被烧的劈啪作响,时不时的迎来一些飞蛾扑上,耀起一团团集聚闪烁的火光。
“就只是这样?”宁越手里摆弄着一块木材,沉声问道:“或许我们做一些其他的事情,会令他更快注意到我们吧。”
风蝉儿缓缓坐下,闻言抬头看向宁越,说道:“我们查出来的那个大天魔宗的负hetushu.com责人叫马三,大致有着六阶虚相左右的实力境界,他手下的几批人就是齐州领里最大的马贼,他绝对在我们进来齐州领以后,就知道了我们的商队。”
宁越点了点头,冲着风蝉儿挑眉说道:“既然这样,你有没有兴趣跟我去灭掉一波马贼,这波马贼很有可能就是马三的人,自从咱们进了齐州领,就被它们缀在了后面,我觉得要是能杀了他们的话,马三一定会对咱们更感兴趣的。”
宁越在车队正前方驻马而立,眼神从车队中精选出的乾坤宗的弟子身上扫过,心里简直满意至极,这些人就是他乾坤宗的核心弟子,将来都会成为他有利的臂助。
“我没兴趣。”风蝉儿不瞥了宁越一眼,一口回绝,不过想了想又是说道:“不过你想要这样做的话,我也没有什么意见,总之不要干扰到我们的计划就好。”
没多时,驻营里就有百余骑兵驶出营地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马蹄声渐行渐远,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