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158章 凤凰楼

宁越不无所谓的笑了一下,也是低声对车帘内说道:“马三只是我们尝试接触的一个人物罢了,要想进入大天魔宗,就必须搞定了他。”
宁越几人的马车附近,有几个马车驶过,依序通向了其他几个入口,可是还有一些来客的马车见着其他路口也有些阻塞,不由停在了宁越几人的不远处,一起看起了热闹。
宁越的马车走进凤凰楼湖边门楼,就见着内里有不少客人下了马车,都仆役恭敬的请进了凤凰楼中,每一个客人都有专人引路,走的水榭亭廊的路径却是不同。
“管那么多做什么,连咱们齐州领的领主都管不了马三爷的事,反正能够参加宴会的人都没有身份简单的。”
两人各说了一句话,眼见着就要行到凤凰楼前,不由都是停下了话头,整个凤凰楼的建筑群更加清晰的落在他们的眼中。
宁越不由微微蹙眉,在心中暗忖:“看来来客根据身份不同,走的路径也是不一样,只是这样的话http://m.hetushu.com,也不知道马三这一次究竟是要做些什么,这么多的贵族商贾过来,看样子或许并不是要针对羿家商队。”
“今日好像是马三爷开宴,也不知道请的是哪一方的大豪。”
车上老人呵呵笑了一声,也是开口说道:“往年马三爷巨型拍卖大会,都是从各处搜罗到不少奇珍异宝,热闹非凡,后来允许咱们这些商家加入之后,场面变得更加壮大,现在各处都在相传这一次的拍卖会上,一共征得了万余件的宝贝,其中还有几件堪称九霄天界的奇宝,我这次来东山城,也是为了见识一下的。”
宁越拍从这群人身边的街路上走过,将这些人口中细碎的谈论声都收入了耳中,对眼前的情况又是有了一些新的了解。
宁越看着湖面上高高扬起的火光,不由得将张大的眼睛微微眯起。
“快别做梦了,凤凰楼开一次需要十万两金子,你吃的起吗?”
马三实力颇m.hetushu.com大,在东山城中几乎就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所以在初见凤凰楼露出一丝惊讶之后,宁越和风蝉儿等人都是没有再把凤凰楼的精彩样式放在眼中。
其中几个商人似乎相互间有些熟悉,不由在各自的车上放声的聊了起来。
一个车里的商人数岁颇大,露头之后,其余几个车上的人都与之尊敬拱手招呼。
凤凰楼外的道路四通八达,不少马车都是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宁越的马车走近之后,就见着在凤凰楼正门外围,有着一群黑衫家丁在负责迎客,可是就在他们车前不远处,一个先到的马车居然被拦了下来,正被这些家丁向外驱赶。
风蝉儿在车中眺望着火光冲天的凤凰楼,在车帘里对宁越说道:“十万两黄金,麒麟城的商户贵族有着这样一比钱财的人不算少数,可是只为了一顿酒宴就花了十万两黄金,大天魔宗的这个马三弄不好比想象中的更加难缠。”
风蝉儿没有回话,不过看和_图_书着平静的神色,也是没有异议。
不得不说,这样燃烧的火焰在傍晚渐黑的夜色里显得异常显眼,每一个在湖边附近的人,都会看到湖面上那只炽烈燃烧的凤凰。
又有人马上接口说道:“这人还是见识太少,不知道马三爷隔了三年,这又是要举办几年一次的拍卖大会了吗,各地的豪商贵族都为了一个名额前来,他一个小小的粮商,又怎么能算的上数。”
一个马车最为宽大的车厢里探出一个胖乎乎身子,这人笑呵呵的冲着其他几个认识的人打起了招呼,指点着前面被拦的马车说道:“我记得前面那人好像是一个粮商来着,家里也算有着百十个粮仓,薄有钱财,要是平常,这次凤凰楼宴也能凑个边角,可惜这一次马三爷广邀世家豪富,他可就算不上数了。”
只是临近之后,一群人都是见到湖面上又是多了许多细致的亭台水榭,光是竹楼外侧,又有着十数道水榭走廊环绕湖边,灯彩艳丽。
风蝉儿和图书在车帘中看了宁越一眼,看样子也是有了相同的念头,要是马三不是这针对他们设宴的话,计划中很多事情都难以进行下去。
最开始开口的胖子闻言,不由对老者笑着说道:“听说谭翁这一次也有宝贝入选,真是可喜可贺,到时候在那金碧辉煌巨型的拍卖大会,一定会有谭翁的位置的。”
宁越神色恢复平静,继续和马车并行,向着凤凰楼连着湖边的入口行去,远远看去,凤凰楼入口处张灯结彩,已经有着不少精致华丽的马车停在一旁。
宁越趁着马车没有进入迎宾范围,对风蝉儿说道:“事在人为,要是马三根本不在意昨天咱们杀了他一批马贼大队的话,也不会特意发帖请我们过来,一会儿先弄清这次宴会究竟是为什么举办,再想办法。”
凤凰楼建筑上的火焰是真的,可是仔细望去,就能感应到每一座建筑里,都有一股雄浑的魂力涌动,形成一个护罩,将熊熊火光阻拦在外。
“唉……一顿餐宴,凤凰楼自燃自灭www.hetushu.com,所有的建筑一起烧毁,每半月重修建筑,只能用上一次,还真是奢华至极。”
宁越暂停下马车,看着突然生出的闹剧,听了几句,就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这一次马三在凤凰楼宴请各地商户,一些没有得到请柬的商人也想找机会加入进去,宴请的宾客里一定非富即贵,要是能拉上关系,对他们的事业都会有极大的裨益。
要是遇到硬闯的人更是不客气,一下子就能聚起来几十个黑衫家丁,都是凝聚了虚相的武者,连人带马车一起丢进远处的湖里,令闹事的人狼狈不堪。
不少在湖边远远看着凤凰楼人们看着凤凰楼那边的热闹,一些人长吁短叹的感慨起来。
“也不知道这辈子有没有机会去凤凰楼吃上一顿饭,要是能进去的话,真是死了都别无他求了啊。”
可是马三的家丁严格行事,只要没有请柬的来客一缕拦下,无论是什么身份都不给面子。
谭姓老者似乎被戳中了得意之处,不由的郎笑出声,几个商人谈的眉飞色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