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166章 竞拍

“桂兰坊齐州领分店五年份的产出货物,价值八十万两黄金。”
宁越听到这里,发现场中暂时出现了一个微微的停顿,他看着场中狂热的情形,已经越发的觉得这份拍卖大会的请柬十分珍贵,可是他还是没有想到一张请柬就已经叫到了八十万两黄金。
先前竞拍的年轻人的脸色一僵,没想到在他的价格之上,又是被人拔高了二十万两黄金,他神色间瞬间一滞,不过马上举手:“桂兰坊齐州领分店八年份的产出货物,价值一百二十八万两黄金。”
“说的对,先拿到请帖就一了百了!”
马三这一次也是转头看向竞拍者,胖脸上挂着和善的笑意,那边似乎也是感应到了马三目光,喊价的中年人向着马三点头致意,马三也是笑了笑,把头转了回来。
说话中,秘境特使的手掌一挥,秘菜与请柬就直接飞到了中年男人的桌上。
秘法特使的声音传响整个凤凰楼主楼,空中透m.hetushu.com明的棚顶上的火焰,也是随着这个声音燃烧得更加剧烈起来,映照着晚宴中的各路来客,每一个人脸上的神色都是变得忽明忽暗。
随着特使的声音响起,大厅里变得有些安静,宁越见着不少人相互对视,却都是没有去争取第一张请柬的报价。
“第二张请柬开始拍卖,底价一百五十万两金币!”
“五十只紫斑豹妖兽坐骑!值五十万两金子!”
秘境特使站在台上,听到一百五十万两黄金的报价后,眼神环顾整个场中,见没人再接着报价,便开口说道:“一百五十万两黄金报价第一次。”
“土皇城,出全年出产粮草,共值十八万两黄金。”
“谢过特使!苏北马上就会将货物送到!”
宁越马上看向竹翁和刚刚坐下的马三,发现两人的神色没有什么变动,可是周围一些人却都低声议论了起来。
“百贼船队,共十船金缕帛锦,http://www.hetushu.com共值二十万两黄金。”
“价值一百万两黄金!十头雪鹫坐骑!”
宁越环顾四周,心里突地明镜了当下的状况,这些人现在都在观望,包括马三和竹翁都是一样。
宁越马上看向叫出八十万两黄金价格的竞拍者,是一个高高扬起脖颈的年轻人,身上穿着一件修身长袍,喊出价格之后,露出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似乎拍卖会因他生出一个小小的停顿,令他十分满意。
随着秘境特使最后一声唤价响起,主楼大厅中这一刻静得惊人,只有秘境特使的声音继续响起:“一百五十万两黄金第三次,成交!货物三日之内交予马三。”
他与风蝉儿合作,很大的基础就是风蝉儿答应他能找到足够的雪鹫坐骑给他,现在这个叫苏北的人有着雪鹫的货源,或许可以买到足够的雪鹫坐骑,令雪鹫军快速成军。
随着秘境特使宣布拍卖开始,整个凤凰楼主楼中的宾m.hetushu.com客们都像是上了战场一眼,情绪瞬间都是变得无比狂热。
“今年一上来的底价就比上一次翻了两倍,这是怎么回事?而且上一次只有七张请柬,这一次却有三十三张,价格应该降下去一些才是啊。”
“兰周郡出十万两黄金,外加五百副精钢战甲,共值十五万两黄金!”
瞬时间,秘境特使的话就像是给这些人的狂人浇上了一层火油,火焰瞬间燃烧了起来。
当然,宁越觉得像是马三或是竹翁这类人,或许早就已经有了内定的请柬也说不定。
这一次参与竞价的人的座位距离宁越几人只隔着一个圆桌,所以宁越不由暗地里深深的看了这人一眼,风蝉儿和白洛洛也是好奇的看了过去,她们现在也是有些难以接受这些人对请柬的疯狂。
“一百五十万两黄金报价第二次……”秘境特使的声音再次响起,可是场中还是没有报价声响起。
现在他可是有了雪鹫军的称号,随时都可以和-图-书重建雪鹫军,可是如果没有了雪鹫坐骑的骑兵怎能算得上真正的雪鹫军。
秘境特使做完了第一单拍卖,手掌又是一动,又是一盘秘菜和金色请柬飞浮上空,引得在座众人的目光都是随之飘动。
秘境特使将身前飞浮的秘菜和请柬挥手飞到身侧,朗声说道:“第一道秘菜,以十万两黄金的底价开始起拍。”
宁越还没等将这些人的谈话消化,就发现更多人一起加入了竞价之中,直接将请帖的价格拔高了上去。
只是还没等他的笑意多滞留一刻,宁越就见着更多原本没有发话的人坐直了身子,之前几个骤然拔升的竞拍价,就像是在海里扔下了一包血肉,马上引来一大群疯狂的鲨鱼。
“反正今年的拍卖看起来有点不对劲,不如不要等那些散户拼抢了,我们直接入场好了,先拿到请柬再说。”
宁越直到这时,才发现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价格就一下子到了一百五十万两黄金。
“百花谷,高级m.hetushu.com药材三十种,中级药材六十七种,低级药材十车,共值二十五万两黄金。”
中年男子起身道谢,又是向着马三的方向拱手致意,这才又坐了下去,将金色请柬小心翼翼的收入怀中,那盘秘菜则给了他带来的一个年轻人,让他当场吃掉。
马三刚才看了一眼的那个中年人轻笑一声,毫不犹豫的继续报价:“十五头雪鹫坐骑,一百五十万两黄金。”
桂兰坊的青年听到这个报价,神色间的自信一下子溃散不见,对方轻松提起的高价已经不是他能企及的了,他的手里再没有要上更高价格的底牌。
宁越深深的看了这个自称苏北的中年男人一眼,相对于他竞拍到第一道秘菜和请柬来说,他对这人竞价时候提到的雪鹫坐骑更感兴趣。
八十万两黄金是一个什么概念,乾州在没有开展商路之前,乾国条令下的赋税收取全年,也就只有十万两黄金左右,这些人为了拍下秘菜和请柬,相当于直接用掉了原本乾国八年的赋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