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174章 其他的办法

彭峰之前与宁越相争请柬落败,这一次喊价开始,就如同一只受了伤的野狼,只要见着有人加价,就狠狠提价咬上一口。
“不会又是要报价吧,他羿家已经得了五张请柬,怎么这时候还要竞争?”
不少常客都是在心中盘算起来,如果价格都是这样高的话,他们未必不能等着几年后的下次拍卖,都是觉得金碧辉煌的大秘境虽好,可是要是赌上现实中大批的产业物资,还是有些不值得。
议论着顿时在酒宴各处响起。
“羿家!一万万两千万两!”
这怎么可能!
不少人都是暗自计算过彭峰手里掌握的财富,大致算出共有一万万两千两百万两左右,这时见着宁越报出这个价格,马上就是想到是在针对彭家。
彭峰这时在竞拍上风头正盛,闻言没好气的瞪了宁越一眼,喝道:“哪家的下人这样没有眼色,我彭家魂玉这样珍贵,岂是寻常人所能觊觎的!”
“他这是要hetushu•com做些什么?”
马三暗地里摇了摇头,却依旧眼观六路,将整个凤凰楼酒宴的情况都收入眼中。
“我看他求买那个什么魂玉变成,这是要去恶心彭家了,到时候只要他一点点的抬高价格,彭家肯定还是要应下的。”
他不由又是插口问道:“彭家公子可是考虑好了,那份魂玉确实不卖?”
马三眼神虽然看着拍卖,暗地里却一直关注着风蝉儿一边的动静,他原以为宁越会比较温和的去私下与彭峰交易,双方虽然有些撕破了脸面,可是一些交易未必不能私下进行。
可是一开始就没想到宁越会这样当着全场宾客,直白的去问彭峰要买魂玉,看到这里的时候,他不由看了一眼风蝉儿,见着这个主家的居然完全不管自家管事,就任由宁越在这里张扬直买。
“现在手中的一万万两千两百万两的财物,可是还有借债,要是一点不剩的话,和*图*书或许族中的商业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他现在手里虽然有着价值共一万万两千万两的物资财富,可是自然能少花一分就是一分,要是被宁越逼得把价格抬高,他还真是忍不住这口气,一定会攀比出价的。
宁越的话音一落,在场所有人的二中不啻于炸响了一声天雷,所有人的猜测都是落空,都是没有想到宁越会一鼓作气的将价格直接提到这种程度。
只是宁越接下来的举动,却是把他们都吓了一跳。
“真不知道是这个羿家是怎么回事,一个管事居然就敢口出狂言,说是任由彭峰报价,这样一激,彭家如何能愿意把魂玉卖给他们。”
宁越就像是没有听到彭峰讥嘲一眼,神色古井不波,点了点头:“那好,既然彭家公子做了决定,那我就只好试试其他的办法了。”
彭峰努力的用脑中剩下的理智认真分析,恨不得将宁越挫骨扬灰,可是他却是想不通宁越这是和*图*书在真的报价,还是在逼他将最后一点资本全部拿出来。
反正在他来看,只要没有羿家那种疯子,他们彭家一定是会能争取到一份请柬的。
他们并不像是彭峰一样,早早就知道大秘境的特别之处,自是选择放弃。
不少看着宁越和彭峰对话的势力,也是纷纷摇头,看得出双方这是交恶已深,不过他们都是喜欢看热闹,也是想看着彭峰拒绝以后,宁越会怎么去做。
“嘿!我真想看看真是这样的话,他们还有没有钱能拿得出来。”
彭峰顾不得再与宁越口角,收回注意,直接报了一个八千万两的高价,在座的竞拍者不少都是暗暗蹙眉,这一次拍卖会上请柬拍卖的价格,比所有人预计的都要高出不少。
宁越神色平静,心里却在暗笑出声,他也是听到了周围不少人的议论,甚至如愿的引来了马三的注视,可是有着大光明宗和他在乾州势力的两座靠山,他果真如同这些人所猜www.hetushu.com的金钱有限?
所有人都见着宁越被拒之后,看也不看一脸得色的彭峰,轻轻举起手掌。
他觉得羿家已经展示了足够的财力,如果出价合理的话,彭峰为了家族的利益,或许也会同意卖出魂玉。
“可是羿家不是刚花了一万万两千万两黄金的物资吗,要是彭家与他相互抬价,到时候让给羿家,那羿家岂不是就会傻了眼睛。”
彭峰以为宁越没了办法,出言威胁,不由阴狠的咧嘴笑道:“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办法。这里可是齐州领,我彭峰的话可是说一不二!”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宁越轻扬的手臂之上,在秘境特使点了几人的叫价之后,又是轮到了宁越。
“我看真是说不准,要是羿家的这个下人恶意竞价,还抢拍到了一个高价的话,他们还真得要了。”
就在宁越和彭峰出言相对的时候,场中五张请柬的报价已经到了六千万两,加价的价格也是开始变得慢了起来。
www•hetushu.com彭峰对这些话听得清楚,再看向宁越的眼神满是怨毒,对宁越简直恨得要死。
宁越看着彭峰喊了两声报价,将价格提升到了八千万两,其他的竞拍者也是开始有些畏首畏尾,大致是觉得这次价格高的有些离谱,都是有了一副不大想继续竞争下去的样子。
只有一些真正的世家大族,他们其实并不是十分在意大秘境的请柬,也只是略微分散出一些注意力,关注着这次拍卖中的局势变动。
大光明宗有着上万年传承的底蕴,他在乾州大型的商业也是磅礴发展,共有的财富已经不可数计。
不仅是彭峰,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惊讶宁越这番果决,宁越这样一来,完全将彭峰逼到了极处,必须尽快做出抉择,究竟是争还是不争。
彭峰的脸色已经变得漆黑一片,他怒视着宁越,一时间也除了对宁越恨之入骨,脑中也是混乱一片。
宁越心里无数念头闪过,看着台上的秘境特使终于点到了他,不由淡淡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