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212章 得自马三的消息

“至于想要成为正式弟子,在这之后还需要进行一些考验,不过这不是强迫的,如果不愿意加入金沙宗,就可以在入门测试后选择拒绝,可以得到一份其他的奖励,至于奖励是什么,因人而异。”
船坞码头上又是响起了一阵惊呼声音,就连七号特使也没时间去管四十三号特使,任由他冲过身边。
两人都是知道宁越的战力高强,却没想到会在关键时刻突然爆发,在两人想来,这应该是白洛洛出手的原因。
就在他身前的船身护罩上,破开了是数道剑气冲破的敞口,他脚下的甲板上就有着三道,呈现出一个三角形将他包围在内。
竹翁这时似乎发现了战局转变,还有白洛洛身上的异状,不由停下了金沙船,任由船身外的魂力护罩快速恢复,眼神却是和马三对视了一眼,最后都是落在了宁越身上。
风蝉儿为的就是加入大天魔宗去找白星武,这样跟马三拉近距离的机会怎http://www.hetushu.com么也不会错过,连忙客气回道:“后面那艘大船上来就发力偷袭,要不是马三爷只身无畏,先去抗了一下,我们也是反应不过来的,就是不知道后船的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何对我们这样敌视啊。”
竹翁之所以停下金沙飞船,也是觉得有宁越控制场面,还是不要破坏了白洛洛临阵感悟为好,一旦感悟成功,也必定会增强齐州领这边的实力。
风蝉儿马上敏锐的察觉到马三有些话没有说出口,就像是他没有加入金沙宗,究竟得到了什么奖励。可是这种话不好问出口,直接被她压了下去。
秘境考验?
正当围观者们看不清眼前的局势的时候,靠近金刚铃虚相的巨型藤蔓猛一阵剧烈的颤动,所有人就见着成百上千道剑气急速闪烁,楼兰郡主催生凝成的巨大藤蔓就被斩成数段,不等魂力消散,就向着空中散落出去。
楼兰郡和_图_书主轻捂着心口,目光透过渐渐变稳的船身,狠狠的瞪向宁越。
风蝉儿像是复述一样,接连说出两个疑问,眼睛看向马三,等待着他来解答。
马三果然不负风蝉儿的期待,望着后船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有一个消息要到住入金沙宗行馆的时候,再告诉你们才是符合规矩,不过现在已经到了金沙秘境,想来也不用这样顾虑了,羿姑娘可知,每一个得了金沙请柬的人,都可以尝试一次秘境考验吗?”
整个场中的惊异之声这时才更为剧烈的爆散出来,藤蔓虚相青中带紫,被宁越飞剑轰散之后,遮蔽了大面天空,码头上绝大部分的围观者都是难以看透。
马三见风蝉儿不知,便接着说道:“其实这金沙宗每隔几年开放一次,除了物资紧缺,还有一点就是招收弟子,只有通过秘境测验的人才能有获选资格。”
“说到秘境,老夫也是进去过一次,要想获得成功,就需和_图_书要在里面找到魔纹果实,一旦成功,就算是通过了金沙宗的入门测试,根据每一人的资质,传授一部基本功法。”
他知道这些飞剑完全有机会把他杀掉,他现在没有死掉,却要受到不知道多少看不起的目光。
风蝉儿其实早就听到了船上的议论,可是想着从马三嘴里,弄不好会听到更有用的消息。
马三也是适时岔开话题,对众人说道:“后面的大船是楼兰郡的人,在几次测试里,跟咱们齐州领十分不对付,所以要是大家在测试中遇到,还是尽量避开的好。”
“秘境考验?金沙宗弟子?”
蓦然间,楼兰郡主突然发出了一声愤懑的尖叫,青紫色的雾气中魂力接连爆响,一阵狂风将散落的魂力全部吹散。
大概是宁越和白洛洛的这番举动帮马三稳住了形势,又或马三觉得要说的信息不太重要,他没有什么犹豫,直接解说了起来。
四十三号特使这才发现船上除了白洛洛之和-图-书外,宁越和彭越两人也是被人释放了侦测术,都是显露出了被魔纹果核激活潜力的状态,这个意外之喜简直令他欣喜若狂,齐州领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出过这样多的觉醒者了,更别说像是宁越和白洛洛这样强大的觉醒者,就连楼兰郡主都拿他们没有办法。
不仅是浏览郡主,一直在控船追击的瘦猴儿的眼神也是发狠,不过操控着大型金沙船的手臂却是一阵微颤,将大金沙船停了下来。
宁越的飞剑目标明确,快速掠过楼兰郡主的藤蔓虚相,每一条弯曲盘缠的藤蔓在被剑光碰触只后,都是整齐断裂。
空中又是多出了一数十丈粗细的巨型藤蔓,周身都是长满了紫色耀眼的尖刺,直冲到金刚铃的魂力漩涡外侧,却是一动不动,数十只火焰妖兽虚相仿佛感受到了威胁,都是全部围在金刚铃虚相之前,冲着空中的巨型藤蔓一阵嘶吼。
风蝉儿听得一头雾水,围在两人身边的众人中,也只有彭峰和hetushu.com彭越两人身形微颤,明显是听过这些内容。
竹翁船上的一众乘客这时候虽然惊魂未定,可是也都算是齐州领左近势力的精英,马上就将眼下战局的情况分析清楚,一个个都是靠近马三和风蝉儿身后,看着船尾羿家二小姐和羿管事行动。
随着三十到剑光闪过,漫天的藤蔓居然砰地一声,都是爆碎成了一团团难以凝实的魂力,如同骤然下了一场大雾,满场弥散开去。
这就如同当着船坞码头不知道多少个引渡区的武者,一个巴掌就扇了回来,直打的她脸皮涨疼。
马三没有去打搅宁越和白洛洛,笑着对风蝉儿拱了拱手,笑道:“这次多亏了羿家出手,不然咱们齐州领的人弄不好还真要被楼兰领偷袭得手了,老夫也真是惭愧,居然这样大意。”
她现在只觉得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怨愤,齐州领居然出了这样一个她所不了解的高手,让她原以为妖藤虚相就可以摆布的敌人,现在却反过来狠狠摆了她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