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222章 打击

楼兰郡主被宁越用话挑衅,贝齿紧咬,却是不敢出口应下。
他已经说了要解决宁越,自然也是将魂力催发到了极致,身上扬起一道巨大蛟蛇的虚相,将身体托浮空中,居高临下的冲向宁越,手中的长剑骤然一分,与蛟蛇虚相的毒牙重合在了一起。随后蛇身一卷,试图避开宁越的雷光兽飞剑,一口向着宁越咬去,中年武者看出宁越只有五阶虚相的魂力凝练程度,所以觉得宁越之前的飞剑齐发必定消耗了大量魂力,现在他这样全力出手,显然就是为了一击杀掉宁越,好展露自身实力。
这个中年武者飞来的时候跟在楼兰郡主的身侧,是两个七阶虚相高手中的一个,他在楼兰郡主身旁站定,大声说道:“郡主休要恼怒,这种人小人得志,偷袭咱们的手,待我先去去收拾了他,再看他们齐州领这一届的来人谁还敢对你不敬,只要他们敢走出行馆,我就让他们血溅五步。”
和-图-书前想后,楼兰郡主只是抬眼深深的看了宁越,和被他护在身后的两女一眼,沉声对身旁她所招来的众人说道:“我们先回去休整,明天还有秘境测试。”
沿路的人群间宁越又是出招,雷光电闪的飞剑直线飞行,居然完全不管他们这些围观的人,马上惊叫着散乱跑开,反应速度慢上一节的人瞬间就被雷光电成焦灰,令场中血腥的气息变得更加浓郁了起来。
宁越的话音一落,整个场中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闻,仿若鬼域一般冷寂无声。
楼兰郡主和她身旁的中年武者一惊,都是没想到宁越二话不说就动手放出飞剑,楼兰郡主下意识的闪避开去,中年武者却只能撤出身侧长剑,咬牙迎了上去。
宁越已经出剑连杀了数人,他们真是怕了,谁也不愿用自己的小命去赌一些什么,楼兰郡主身边的七阶虚相的武者都不是宁越的对手,他们上去肯定和-图-书就是送死。
楼兰郡主几次欲想开口,却下意识的将话都收了回去,只是略微回想,她就知道自己绝不是宁越的对手,要是真是打上一场,她也不认为宁越会对她留手。
宁越自是懒得与这人斗嘴,看着他出言应战,身上雷光兽飞剑骤然升空,卷挟着万千雷霆,由身前直射楼兰郡主身旁的中年武者。
楼兰郡主只觉得脑中一片混乱,在宁越再度发话之后,完全想不出任何回应的方式。实在是因为宁越表现的太过凶残,让她不敢应战。
“怎样?”宁越杀了七阶虚相的中年武者,换上了一副淡淡的笑意,环顾对面楼兰郡主招来的众人,突然开口:“还有人想试试本管事的剑吗?”
仔细回想今天宁越所出的三记剑招,每一记都有人丧命飞剑之下,她自问以自身的实力,要想杀掉前几人也不困难,可是最后死掉的那个七阶虚相的中年武者却是她找来的帮手,她要m•hetushu•com是想胜过这个人,决计要数百招之外,根本不可能达到宁越这种一击必杀的强度。
没人敢直视宁越的双目,宁越三次动手,每一次飞剑出手就会有人丧命,没人就这样丢了性命。
“身上这样多的破绽,还真是不知死活。”
虽然楼兰郡主不想承认,可是她确实是被宁越杀破了胆,这样没有脸面的撤走,实在也是没有办法。
中年武者避开雷光兽飞剑之后,眼看着自己的双剑飞速向着宁越接近,双剑就要刺中宁越的身体,心里正在狂喜不已,可是马上就感受到自己身召唤出的蛟蛇虚相骤然崩碎,全力蓄积的魂力随之轰然崩散。
楼兰郡主在剑道宁越雷光兽飞剑折转的那一刻,心里就顿生不妙的感觉,后来宁越的飞剑帮她证明了这股直觉,中年武者根本赶不上宁越的飞剑速度,甚至来不及做出防御动作,就被宁越一剑斩杀,轰成渣滓。
楼兰郡主不由凝神看向宁越hetushu.com,就是这样一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人,接连扫了她的脸面,气得她身子都是禁不住一阵气抖。
宁越负手而立,看着被雷光兽飞剑轰碎的中年武者的身体,催动剑光又是在空中盘旋一圈,将这人崩碎的血肉彻电成飞灰,才在空中一闪,消失不见。
他连忙回头,却发现在电光火石之间,一道雷电闪光直射他的身体,完全等没给他机会用双剑防御,径直轰进了他的胸口,随后整个人的眼前一片漆黑,全然失去了所有意识。
宁越看看着这人放出虚相,蛇身翻卷,直射向他,脸上顿时生出一股冷笑。
宁越右眉一挑,雷光兽飞剑在空中骤然折转,正好落在蛟蛇虚相尾部,一下飞袭了上去,就像是真的化作一道电弧,直接轰破虚相蛇尾,随后势如破竹的螺旋向上,用雷光将整只虚相都依寸崩解,爆出无数电弧,将晴朗天空也是映射的雷光刺眼。
可是现在场中数百人的视线都随着宁越一和*图*书起看向她,都在等着她的回答,要是她现在不出头应下的话,那么这些年她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几个州郡联盟,一定会因此产生裂痕,早晚会分崩离析。
场中顿时又是整齐的响起一道倒抽冷气的声音,被楼兰郡主招来的各州郡的武者都是远远避开了四十三号行馆的正门,闪避去了道路的两边。
就在楼兰郡主迟疑不定的时候,跟着她一起飞来的一个武者走上来。
宁越看着围着四十三号行馆的人群渐渐散开,嘴角微微一扬,知道这一下是彻底打击到了楼兰郡的影响力。
她也没想到会遇到这样一个大麻烦,原本设局找回脸面的,结果适得其反,被宁越展露的强大战力狠狠震慑。
她说完这句话,看也不看宁越那边的反应,转身就走,其余人看着她这样撤走,也都是毫不犹豫的快步离开,都是怕了宁越。
楼兰郡主这时候只觉得身体的颤抖变得更为严重,令她骤然感觉到心里居然生出了一丝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