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243章 被折双臂的彭峰

彭峰见宁越在观察他的伤势,不由轻轻摆头,直言拜托宁越去照顾彭越。
经过这样一晚,宁越和白洛洛都是精神奕奕,马三见到,脸上的笑意也是变得更浓了一些。
马三也是冲着风蝉儿一拱手,说道:“这件事情确实要管一下,不然任由他人欺负咱们齐州领的人不管,进去测试秘境之后,弄不好是一个参赛的人,都会对咱们动手,必须打消了他们这种念头,羿管事的头脑清晰,看来这一次测试一定能取得一个好成绩的。”
宁越径直向场中走去,与风蝉儿三人只留下这样一句话,马三的目光正看向他们三人,见状十分满意。
“小姐,彭家少爷的手臂断了,我先去给他治疗一下,毕竟都是咱们齐州领的人,在这里被人欺负了也不好。”
宁越很快就跟着马三赶到大路尽头,就见着在一个偌大的类似角斗场的广广场中,一群人正围在一起,彭峰已经倒在了地上hetushu•com,两条手臂不知道受到了什么伤害,软软的垂在身侧。
宁越三人跟着马三走过一路行馆所在,有不少州郡的武者也是在相近时刻出发,几个州郡的武者都是会用目光打量几眼,可是在测试之前,都是很好的忍住了一些冲动,没有发生什么冲突。
这一下,远远围着彭峰兄弟的人们也都是发现了宁越,齐齐转头,上下打量了起来,结果见着宁越内敛后的气息之后五阶虚相的实力境界,目光瞬间都是变得不屑起来。
齐州领的一群人一见宁越四人加速,一时间都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犹豫了起来,并没有完全跟上,只是略微加了一些行走速度,没有让宁越几人离开他们的视线。
“嗯,我来了。”
宁越没有多想,只是跟着马三,看着金沙秘境一些奇异景色,沿着河边找到马三所提到的四十三号桥,过桥之后,沿着一条独http://www.hetushu.com立大路,向着主岛的深处走去。
宁越在过桥之前,见着数个州郡的参赛者从队伍身边走过,清楚的发觉到空气中的火药气味,还好双方都在尽力避免争斗,所以才这样顺利的登上了主岛内部。
宁越三人都是赞同点头,也不在去管身后一段距离上尾随的齐州领的众人,加速向着喊声响起的地方赶去。
齐州领武者们的意见也不是完全统一,在宁越几人出门之前,就有人为了避开他们,更早的出了门,剩下的这些,都是一些怀抱希望,觉得还有机会和宁越几人合作的武者。
齐州领的这些人现在面对马三和宁越几人的情绪非常复杂。
昨天他们完全放弃了几人,任由他们独自面对前来生事的楼兰郡主,没想到只凭着宁越一人,就秋风扫落叶一样的赶走了那群威胁,现在他们都是有些犹豫,是否要再去挽回一下。
马三闻言和风蝉儿对视一和图书眼,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洛洛姑娘说的没错,应该是彭家兄弟遇到了麻烦,老夫觉得这种事情不得不管,还是过去看一眼吧。”
想到这里,宁越扫了一眼人群外更多看着热闹的人群,轻笑了一声。
宁越一眼扫过彭峰的双臂,看出两条手臂差不多都是断掉了,要是不及时处理的话,弄不好一辈子都会留下残疾。
“羿……羿管事!”
风蝉儿不准备参赛,所以专心应对着同样不会参赛的马三,开口回道:“既然大家合作,马三爷的事也就是咱们羿家的事,这群人对咱们齐州领的人动手,就是不给马三爷的面子,羿管事去处理一下也好。”
可是有时候的事情就是这样,宁越越是觉得在秘境测试之前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就越会在这个时候找到你的身上。
四十九个行馆都是建在蜿蜒的金色河水之旁,一路行去,宁越发现在河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座金色浮桥,马三告知和_图_书众人每个州郡都要登上符合排位的那一座,才能够成功过河。
可是他们在宁越他们走出行馆之前,都是没有敢上前去打招呼,最后不少人面面相觑,都是一狠心,紧跟在宁越几人的身后,尾行了上去。
宁越和白洛洛在大光明帝舰中待了一整晚,两人抓住机会,都是向风蝉儿一一提问,都是心有所得,直到第二天风蝉儿通过大光明帝舰发现了马三前来,三人才传送了回去。
宁越的眉头微微挑动,下意思的看向身边的三人,马三和风蝉儿都是转头对视,白洛洛更是张口说道:“这个叫声听起来有些耳熟,像是彭家兄弟里的哥哥的声音。”
就在马三介绍马上就要赶到秘境测试的入口的时候,宁越耳朵一动,就听到前方传来一阵喧闹的叫嚷。
“你还好吧?”
宁越应了彭峰一声,径直从人群中走过,就像是没有看到周围各色目光,走到彭峰身旁后,小心的将彭峰扶了起来,没有去触碰那hetushu.com两条断掉的手臂。
等到宁越走到彭家兄弟身边的时候,两兄弟都是发现了宁越。
彭峰惊喜的瞪大眼睛,看着从人群中淡定走过的宁越,不由惊呼一声。
还有几个武者,已经决定彻底放弃秘境测试,几个人要么见众人出门之后就回了住所,要么就是早上根本没有出现。
“我还好,还请羿管事去看一下我那弟弟,要是没有我拖累的话,他是不会受伤的。”
彭越也在场中,看情形比彭峰要好上一些,可是他护在彭峰身前,脸色明显惨白一片,嘴角还有血迹流下,状态实际也好不了多少。
他摇头的动作虽然很小,可是却不知道刺激到了哪个痛处,脸色一下变得更加惨白,冷汗瞬间流到了脸上,可是目光却坚定的望向彭越,一脸关切。
宁越看着看咬牙忍痛的彭峰,不由皱眉问道。
几人都是知道今天要做什么,只是简单打了招呼,就在马三的引领下出了行馆,并没有去管其余齐州领来人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