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镇守乾坤

第277章 冤魂迷雾

彭峰突然想到了什么,皱眉说道:“我们兄弟二人在这雀台被困许久,总是找不到出去的路,每每以为走出去了,结果又回到原地,这里似乎有一个迷阵,如果破不了的话,似乎离不开这里。”
众人都是一番感慨,特别是刚刚听说了神人界消息的彭家兄弟,觉得就连神人界的武者都被困死在了这里,只觉得生还的机会越发渺茫。
走到这里,几人算是走出了建筑遮掩,从控制室左近,可以越过船头,看到天空浓浓的黄昏迷雾,船身下浑浊的河缓慢流淌,向远处蜿蜒前行,一眼看不到尽头。
宁越点点头说道:“时间紧迫,我们尽快赶到控制室,碰到那些冤魂后,恐怕还要有一场恶战。”
宁越道了一声客气,就转头看向青面,现在几人之中,没有人比青面更加了解这艘宝船的结构路线了。
彭氏兄弟二人听到这船里居然有两个怪物,他们之前所遇的那些虫群只是冤魂衍生hetushu•com,不由脸色剧变。
令所有人都十分意外的是,木门发出了这样大声刺耳的声响,门内依旧没有一丝响动,死寂一片。
白洛洛立刻会意,召唤出了几只黑炎蝙蝠虚相,充当照明火把,命令它们率先飞进了主控室,照亮了部分空间,随后众人才一步一步的走进了控制室。
控制室的门不是之前见过的雕花木板,而是由数条黑色的木板拼在一起制作,用精钢加固,上面用金粉绘制了精美的花纹。大门分为两扇,紧紧的闭着,没有一丝缝隙,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情况。
青面闻言,沉声说道:“这自然是神人宝船,想来九霄天界是难见到的,可是这些金玉珠宝又有何用,我主人一心要修长生,结果还是陨落在了这里。”
宁越点了点头,走向门口,在门前落步之后,对其他人说道:“主控室里凶险莫测,一切只能等进去后见机行事了。”
彭峰hetushu.com走了一段距离,不由出声感叹:“光是这些宫殿的装饰恐怕就富可敌国了,不知道这船到底是什么来历。”
宁越催动神水晶,在彭氏兄弟一脸不解的表情中,快速将法阵吸收完毕。
青面也不客气,原地旋飞了一圈之后,认准一个方向,就引着众人一起走了过去。
“能不能成功,到时候就知道了。”青面的语气十分自信。
大约是太久没有被人打开,木门发出了几声一场刺耳的摩擦声响,几人都屏住了呼吸,警惕的看着门内,不知道有没有惊醒了里面的怪物。
他立刻行动起来,飞身到雀台的四周,仔细查探,果然被他发现有几个小型的魂力法阵,都是隐藏在雀台的栏杆之上。
走上雀望台顶端,宁越几人都是见到这里居然有着,一个宫殿样的大型船舱,走进船舱,众人满眼雕梁画栋,华美壮丽。
片刻之后,法阵被破,雀望台上的几个出入口都在法和*图*书阵消失的刹那模糊闪动了一下,随后都是变了方向,和原来大不相同,彭峰马上露出满脸钦佩,对宁越说道:“想不到羿管事不但医术高超,还精通破阵之法,要不是两位前来,恐怕我兄弟二人终究会被困死在这里了。”
彭峰听罢,看了一眼彭越。
青面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不再多说,带着众人绕过了无数走廊回道。
宁越闻言,马上想到了楼下的那个永远上不去的楼梯,脑中念头一动,就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白洛洛绕着控制室走了一圈,说道:“这控制室并不像是外观看起来这样小,不过只有正门一个入口,其他地方都是被密封了起来。”
宁越见众人准备好了,便伸手推开了控制室的大门。
这一路走的顺畅,宁越一行人没有遇到任何阻碍,比预想中顺利的来到了顶层另一端的控制室。
宁越听着彭越说完在宝船上的经历,便大致向彭氏兄弟二人讲了一下这艘船的和*图*书情况。
彭越一咬牙,又是抬起了他那只白骨附着的手臂,对宁越说道:“羿总管和二小姐出手相救,我们兄弟感激不尽,可是对这个梦魇秘境中的事情,族中老祖并没有任何记载,不过我这条手臂到了这里,却发现了老祖曾经标记的传送门所在的位置。”
青面和彭家兄弟都是没有异议,都是知道里面有着一些冤魂怪物,可是他们不得不冒险进去,这样才能争取到一线生机。
宁越显然没把这些金银珠宝放在眼里,只是加快了脚步,说道:“现在我们只有全力求生,才有机会活着出去,不要多想那么多了。”
“真的有帮助?”彭越也是有些惊讶,他虽然相信族中老祖留下的手段,可是在得知这个梦魇空间的特殊之后,他也是没有抱着多大的希望。
宁越趁机问道:“不知道两位彭公子是否还有什么有用的消息,现在我们都是绑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只有解决掉船上的两只妖兽,才有机会hetushu.com离开。要是没有的话,我们这就去控制室找到中枢水晶,在老怪物赶来之前击败冤魂,净化这艘宝船,再与梦魇兽一绝死战。”
每每一根古木造就的柱子上,就镶嵌着无数熠熠生辉的夜明珠,地面台阶均是由无数巨大的玉石板铺成,穹顶也是有着无数玉石,里面嵌着金色的珠子,散发着柔美的光线,美轮美奂。
青面飞浮在宁越身前,见到彭越手腕上的秘法白骨之后,声音一下子变得兴奋起来:“梦魇空间规则紊乱,虽然不知道这只手骨的指向是哪里,绝对跳脱出了这个空间规则的禁锢,有了这个指向辅助,我只要查出主控室里原有的节点坐标,就能测试出安全传送的方位。”
这个控制室与那些华丽的宫殿相比,低调简朴许多,只是由木板搭建的一个独立的船舱,长宽都约数十丈,孤立在雀望台甲板的一侧,显得十分突兀。
宁越从半开的门中望向内里,见着里面漆黑一片,不由冲白洛洛递了一个眼色。